首页 > 商业 > 正文

BP下游业务CEO凃帆: 全球炼化迎整合期 BP持续加码电气化

2019年10月2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綦宇  

近日,BP下游业务CEO凃帆来到中国,接受了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他表示,澳大利亚已经开始了这样的整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任何企业想在这个行业竞争,都必须努力提高竞争力。”他说。

“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期待全球炼化行业产能逐步实现理性化,企业必须拥有更高竞争力的资产。行业的整合,将会发生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包括中国。”

近日,BP下游业务CEO凃帆来到中国,接受了包括本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他表示,澳大利亚已经开始了这样的整合,“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任何企业想在这个行业竞争,都必须努力提高竞争力。”他说。

就在上周,BP宣布与浙江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浙江石化”)正式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将在华东地区以50:50的投资比例,携手建设并运营年产一百万吨的醋酸工厂。

新工厂将位于浙江石化在舟山的炼化与石化生产一体化系统园区内,这也将是BP在全球最大的醋酸生产设施。“双方在这次合作中,都可以发挥各自的优势。”他说,“未来这个厂房设施也将是世界上最先进,或者是中国最先进的设施。”

除了宣布新的投资之外,BP于2018年宣布加码中国的加油零售终端,在5年内新建1000家加油站,但截至目前收效甚微。“目前遇到最主要的问题,是土地的许可。”他说,“加大中国的零售网络依然是我们业务的重要部分,需要在各个省份加快速度,扩大我们的服务。”

全球炼化业务整合

近两年,中国整体的炼化能力得到史无前例的扩张。

依据中石油经研院发布的《2018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随着地方民营大型炼化项目相继投产,2019年全国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将净增3200万吨/年,全国炼油总能力将达到8.63亿吨/年;过剩产能将升至约1.2亿吨/年,同比增长约三分之一。

2019年炼油新增能力主要来自中科炼化、浙江石化及山东地方炼厂。其中,中科炼化新增产能1000万吨/年,浙江石化(一期)为2000万吨/年。山东地方炼厂中的神驰化工新增产能500万吨/年,鑫岳燃化和鑫泰石化分别新增350万吨/年。

相比之下,今年的淘汰产能仅为1000万吨/年,远远小于新增产能。“毫无疑问,确实存在着产能过剩的情况。”凃帆表示,“炼化业务是一个全球性的业务,需要放在全球视角上看待这个问题。”

他认为,在IMO2020新政落地之后,全球海运将会迎来控制硫排放的一系列监管,低硫燃油将会取代高硫燃油,成为未来市场的主流产品。“所以,在今后两年,我认为全球炼化的利润率还会保持增长。”他说。

同时,炼油行业将会迎来整合,向着更加理性化发展。“这种合理化的趋势,有可能会发生在中国,竞争力不强的企业会被淘汰。”他说,“包括欧洲、亚洲,特别是日本和韩国等在内,所有企业必须要在未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

而对于BP来说,除了保持传统炼化企业的多产品线和规模效应之外,更需要关注的是原料的优势性。“大家必须以更加可靠的方式来运行,在商业方面才会做得更加好,同时以更加长远的方式进行竞争,才会更具竞争力。”他说。

电气化转型提速

作为一家拥有超过百年历史的国际能源企业,面对全球越来越排斥化石能源的情况,BP也需要持续进行电气化的转型。

“毫无疑问,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中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凃帆说,“到2040年,世界上的能源需求增长20%将会来自于中国。”

今年8月1日,BP与滴滴出行(“滴滴”)宣布,双方将成立合资公司,在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建设新能源车充电基础设施。新成立的合资公司将在全国范围内建设新能源车充电站网络。

合资公司将通过建设独立、可靠、高品质的新能源车充电站,为滴滴用户及广大车主提供服务。未来双方还计划将合资公司业务拓展至忠诚度计划、便利服务以及其他车辆服务等领域。

首个充电站配有10座60-120KW的快速充电桩,已经落地广东省广州市投产。该充电站将成为合资公司成立后首个转入合资公司的充电站。后续,合资公司将迅速拓展建设和运营更多的充电网络。据悉,目前已经有两座充电站在役。

凃帆表示,为了快速扩大充电网络的规模,不能将充电站仅作为BP旗下加油站的配套设施,还需要一些枢纽和一些中心。目前,BP已经可以实现350千瓦的充电速度,但受制于政策法规等因素,相应技术并未应用在上述充电站内。

此外,因电动汽车尚未彻底普及等各方面原因,依据中国统计,目前中国在役充电桩的平均利用率仅为个位数。“可以透露的是,我们的充电站利用率在这两个试点站比整个行业平均数值要高得多,而且也比我们商业假设的水平要高。”凃帆说,“而对于BP来说,只做到行业平均的回报,是不足以在这个行业立足的。”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