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科创板“终止审查”升至13家 主动撤回何以成为主流?

2019年10月2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维  

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公司的“撤材料”和与监管方面的沟通结论有关,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亦成为监管层从严把控科创板公司质量的一种非标准化方式。

在火热的科创板发行大潮中,也有一些冷水扑面而来。

10月21日晚,上交所官网表示,华夏天信智能物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夏天信”)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因此决定对公司首发申请终止审核,宣告了排队长达近5个月的华夏天信的科创板闯关计划也正式流产。

自7月8日木瓜移动终止审核以来,华夏天信已是科创板开放申报以来的第13家终止审查企业,加之恒安嘉新的不予注册和利元亨的终止注册,目前共有15家发行人在科创板搁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在13家终止审查企业中,仅有国科环宇、泰坦科技两家公司系科创板上市委的主动否决,其余11家均因主动撤回首发申请而终止,据知情人士透露,不少公司的“撤材料”和与监管方面的沟通结论有关,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亦成为监管层从严把控科创板公司质量的一种非标准化方式。

撤材料增至11家

早在5月31日,华夏天信的科创板上市申报就被上交所受理,但经历了10月11日的回复第二次反馈问询后,终于还是无可奈何地走向撤材料的命运。

公开资料显示,华夏天信位于山东青岛,主营业务包括智慧矿山操作系统平台,感知执行层的智能传动设备、智能控制终端、智能传感器、矿用特种机器人等产品,以及智能应用 APP 层的智慧安全、智慧生产等应用服务。

在华夏天信的审核过程中,该公司的业务科创属性程度以及华夏天信子公司大连高端仙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此前卷入的行贿案,均成为被市场关注的敏感问题。

事实上,科创属性程度问题已成为科创板中一个容易引发项目折戟的弱点。例如7月份出现的首家终止审核的木瓜移动就被质疑其实际业务为营销广告,并非大数据处理。

此外,夸大陈述、重要数据缺失等信息瑕疵也容易给科创板项目的闯关上会带来麻烦,例如撤材料的海天瑞声此前就因采购数据遭到交易所问询,其最终表示部分会计期间未保留业务数据。

此次华夏天信的撤材料,也让科创板的终止审核发行人增至13家。具体来看,其中计算机、软件信息、互联网类的折戟项目最多,合计共达7家,此外在设备制造、医药制造、研发试验领域也有若干发行人在闯关科创板中失利。

而从地域分布来看,北京企业几乎占了“终止审核大军”的半壁江山。记者统计发现,13家终止审核企业中,有6家是北京企业,此外除上海出现2家外,其余地区都仅只有1家企业出现终止审核。

这也和北京地区公司在科创板排队大军中拥有较高的比例有关。统计显示,在包括辅导期的排队科创板公司中,来自北京的公司已多达63家,占比高达23.13%,为贡献排队企业最多的地区。

在业内人士看来,如此密集的发行人申报,足以管窥当地的科创企业资源积累,但密集的申报也较难避免部分低质量项目抢滩。

“北京地区报的项目比较多,这和一些企业积极响应科创板政策,运用资本市场融资的意愿有关,但发行人也应当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理性选择时点申报,科创板对信息披露有着严格的要求,如果一些数据、技术、公司治理不成熟,是无法满足上市要求的。”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券商人士表示。

主动撤回内情

在13家终止审查发行人中,除国科环宇、泰坦科技两家公司外的11家公司均是发行人主动撤回了首发申请。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获悉,上述11家公司绝大多数并非纯粹意义上的“自愿撤回”,大多是经过与监管沟通后在压力下选择了主动放弃。

“有一些项目是在交易所问询之后,发现现有问题无法解决,因此决定撤回首发申请。”北京一家中小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当然在一些问题的适当性上,主要也是保荐机构与交易所在理解上有分歧。”

据一位接近交易所的投行人士透露,部分终止审查的发行人在“撤材料”前的确与监管部门进行过反复沟通和确认。

“个别项目可能存在一些问题的,预审工作人员等监管方面的人会和发行人进行沟通,沟通其一些问题存在硬伤,过会希望不大。”一位已因撤材料而终止审查的上市公司表示,“如果想上会也可以安排,但大概率还是会被否,所以这种情况通常发行人会知趣地撤回首发申请,这样对保荐机构的影响也相对更小。”

对于面对项目需要撤材料的投行人士来说,尽量劝说发行人遵从监管意志,也是其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有的发行人比较自信于满足科创板要求,并不理解这种沟通态度的指向性,有时还抱有侥幸心态觉得不如上会试一下,这种情况我们也要反复与发行人进行沟通,尽量能劝发行人撤材料。”一位参与过终止审查项目的投行人士表示。

在业内人士看来,“既不通过、也不否决”,而是在审核过程中迫使发行人撤材料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仍然在于监管层与保荐机构对于科创板公司风险的审慎性。

“由于科创板要顾及发行人的科技属性和科技创新能力,因此一些标准不易量化,还有一些公司在合规、同业竞争等方面存在争议,监管方面从审慎角度考虑会通过与发行人、保荐机构沟通进行‘劝退’。”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投行人士分析称。

“如果这些公司都要通过上市委的否决,一方面有些存在争议的问题不适合作为否决理由出现;另一方面也会提高科创板的否决率,影响后续发行人的积极性。”上述投行人士表示,“所以目前发行人撤回首发申请,是一种相对折中、温和的方式。”

(作者微信:lw8346860)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