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千年广州微改造:老城区用“绣花”功夫焕发新生

2019年10月2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在城市扩张空间有限的背景下,更多地将目光转向老城区的城市更新。

千年广州,如何焕发新生?

在中国城镇化进入下半场之后,城市的扩张不再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也就是说,城市的发展增量越来越少,只有更多地在存量上做文章。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在城市扩张空间有限的背景下,更多地将目光转向老城区的城市更新。老城区的改造,伴随着的是传统文化的复兴,作为岭南文化的中心,广州的传统文化与新科技结合,给这座老城市带来了新的活力。(李博)

广州的老城区留存了更多历史厚重感,不过,老城区很多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陈旧,亟待进行城市更新。-宋文辉摄

横七竖八的电线、斑驳脱落的墙面、一到下雨天就泥泞的路、狭窄而杂乱的巷子……

走在广州永庆坊的街道上,这里三年多前的样子,还不时浮现在一些老街坊的记忆中。现实中映入眼帘的,却是集文、商、旅于一体的现代化永庆坊社区,并已经成为广州著名的“网红打卡地”。

2018年10月2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广州考察,第一站就是位于恩宁路的永庆坊。习近平指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要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类似永庆坊,广州需要改造的老城区还有很多。在大拆大建之外,利用“绣花”功夫改造城市老城区,已经成为广州城市更新的重要选项。

“在城市规划和建设中,高度坚持城市修补与历史文化保护活化相结合的原则,‘修旧如旧’保护原有街巷肌理,在科学活化利用中促进保护,在保护改造中完善片区功能。”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副局长邓堪强在不久前广州市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广州老城区的新生

广州是千年历史文化名城,又是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改革开放以来,广州商旅云集,促进了城市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广州新发展起来的城区,随着时间的流逝,又逐步变老。从广州市中心繁华的北京路走出去不远,就能看到许多80年代的矮层结构老房子,斑驳的墙面诉说着曾经的历史。

林建(化名)曾经住在这里,女儿上大学之后,他就把在北京路附近的房子租了出去,搬到水荫路附近。“在这附近,有很多做生意的小商贩,人多又杂,房子的结构也不太好。”

但是,许多老城区居民仍然在老城区生活着。

“广州对老城区是放任它自由生长。”有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州的城市发展逻辑跟北京、上海、成都有很大的不同,北京和上海一直在对老城区进行“换血”,产业、建筑也都更新了。

相对而言,广州的老城区留存了更多历史厚重感;另一方面,老城区很多公共设施和基础设施陈旧,亟待进行城市更新。

广州中大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长李敏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州旧城里,很多设施比较残旧或缺乏,为了改善民生,提升城市的品质,城市更新是“必答题”。

2015年2月28日,广州市城市更新局挂牌成立,广州的城市更新开始加速。在大拆大建之外,“微改造”成为广州城市更新的重要方式之一。

李敏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广州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进行城市更新,但是那时候基本上是以拆建为主。经历了二三十年之后,发现这样拆下去的话,可能整个城市的风貌,包括一些历史的印记都没有了,所以广州开始控制大拆大建的做法。

“微改造,顾名思义就是不大拆大建,在原有的基础上不拆或者拆很少量的房子去做更新的工作,人口的基本的构成不变,主要的工作就是增加和完善各类公共服务和市政设

施。比如加装电梯、运动设施和绿化设施,以人居环境作为微改造的终极切入点。”

永庆坊改造,就是案例之一。改造始于2015年,遵循“修旧如旧,建新和谐;交通梳理,肌理抽疏;文保专修,资源活化”的原则,在房屋修葺上基本保持原有建筑的外轮廓不变,强化岭南建筑整体风貌特色,保留岭南传统民居的空间肌理特点。

2016年10月,永庆坊一期正式开放。开放之后,永庆坊以其浓郁的岭南风情,迅速成为游客喜爱的参观点。

2017年12月,恩宁路列入全市重点历史建筑试点项目,规划范围位于永庆坊以东、骑楼街以北,包括恩宁路骑楼街两侧建筑、恩宁涌南侧区域,面积6.6公顷,作为永庆坊二期实施区域。

近日,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相关人士在广州市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永庆坊二期从规划设计到建设实施,强调活态保护,突出“留人、留形、留神韵”,力求“见人、见物、见生活”。

活态保护的理念甚至得到世界城市治理者的关注。以永庆坊为代表的城市更新经验,被广州市政府推介向世界其他友好城市。2019年12月2日至6日,来自全球的三十多个城市的主政官员将到中山大学学习广州城市更新经验。这个主题为“城市更新与城市活力”的第三期城市创新领导力培训班,由广州国际城市创新奖办公室、广州国际城市创新研究会连同世界大都市协会亚太区办公室、城市与地方政府组织亚太区办公室、城地组织城市创新专业委员会、城地组织亚太区地方政府妇女委员会共同组织。

在全球城市管理者的学习规划中,永庆坊的“现场教学”是重要一课。

为城市发展寻找空间

9月17日,广州市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广州城市更新的情况。

今年以来,在旧村改造方面,广州已拆除违法建设超120万平方米,绿地率从5%提高到35%以上,建筑密度由65%以上降低到30%,建设村民安置房1540万平方米,配建公共服务设施(场所)1772个、建筑面积250万平方米。

在旧厂改造方面,广州加快实施金融城、广钢新城、广州市科教城等重点功能区和发展平台的成片连片储备和开发,关停搬迁产能落后企业310多家,引入创新型企业4600家,建成科技孵化器5个。

在老旧小区微改造方面,广州规整“三线”1008千米,整治雨污分流124千米,增设无障碍通道24千米,完善消防设施16108个,旧楼加装电梯共审批5733宗,已累计加装3495台。

今年1-8月,广州城市更新项目已完成固定资产投资498亿元,占年度计划545.8亿元的91.2%,同比增长45%,预计今年将会超额完成年度任务目标。

广州如此积极地推进城市更新,另一个原因是需要为城市发展寻找更多的土地资源。

“广州一直在讲东进南拓。但是城市不能无限制的扩张,总有一天会扩张到无法继续扩张的地步。比如,广州现在东扩已经到了增城,南拓到南沙,再往东就是惠州、东莞,向南就是伶仃洋了。”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此广州的城市经过一段时间的扩张之后,必须要进入盘整阶段。”

所谓盘整,就是要向存量要土地。根据《广州市2019年建设用地供应计划》,2019年全市计划供地总量为2038万平方米。但是,老城区越秀区仅有两宗宅地供应,总用地面积不过10698平方米。海珠则有2宗宅地、3宗商服用地,总用地面积58752平方米。

“对许多城市来说,市中心缺乏更多的用地,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增加很多平方公里的开发区。城市需要在存量发展的背景下,丰富城市的功能,寻找经济的新增长点,所以必须要对现有的用地进行花钱改造,进行更新。”李敏胜说,“同时,也需要提高土地的产出效率。”

孙不熟则表示,广州是一个千年商都,一个老牌的历史文化名城。无论是从经济发展的角度,还是从城市形象的角度,老城复兴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趋势。但是现在,广州整个城市不够整齐划一,到处是城中村、批发市场,影响到城市高端商务活动。“比如在整个越秀区,想找到一栋高档的写字楼都很困难,商务活动需要起码要有五星酒店,起码要有讲究的写字楼。”

他指出,前几年,广州主要是做旧厂改造,以前广州的工业区都是在沿江地块,现在广州把中心城区的老厂房全都搬走。“比如琶洲西区以前有珠江啤酒厂,把珠啤搬走了,才有一块地方来做互联网。”

此外,广州的城市更新还在“啃硬骨头”。

“旧厂是比较好改的,因为旧厂房拆迁成本比较低。比较难的是旧村改造,这几年开始,广州也在逐步推进了。”孙不熟说。

目前,微改造与拆建共同构成了广州重要的城市更新手段,这一千年商都的老城区不断焕发新生。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