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双十一”金融机构服务众生相: 争夺消费信贷庞大市场蛋糕

2019年11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值得注意的是,双十一前后格外忙碌的,不仅仅是信用卡机构,还有众多转型助贷业务的消费金融机构。在他们看来,双十一带来的巨额电商交易量,是他们获取客源做大业务规模的良机。

“总算可以喘口气了。”一家信用卡机构IT部门负责人向记者感慨说。

此前一周,他几乎天天加班到半夜,组织各个部门协同作战,对主要系统进行升级与刷卡交易量峰值压力测试演练,确保双十一当天支付体验便捷与支付交易安全。

在他看来,这俨然成为他的“家常便饭”——只要双十一临近,他都要根据以往双十一的刷卡交易量与交易峰值进行更高强度的压力测试,保证双十一当天不出现任何差错。

值得注意的是,双十一前后格外忙碌的,不仅仅是信用卡机构,还有众多转型助贷业务的消费金融机构。在他们看来,双十一带来的巨额电商交易量,是他们获取客源做大业务规模的良机。

“因此我们与银行、信托公司、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签订了临时合作协议,由后者额外提供3-5亿元资金用于双十一当天的消费信贷投放。”一位助贷机构负责人向记者指出,令他没想到的是,此举却遭遇风控部门的反对,原因是按照他们与电商等消费场景合作方签订的联合放贷或导流协议,双十一期间后者提供的流量(借款人消费信贷申请),平台审批通过率不得低于80%。这意味着整个风控流程反而“受制于人”,容易触发新的坏账风险,因此风控部门要求双十一当天消费信贷所产生的坏账,不应纳入他们的业绩考核范畴。

他直言,因此他们也与风控部门沟通了很久,总算说服他们通过调整优化风控参数尽可能降低坏账风险。

“毕竟,在现金贷、教育培训贷、美容贷等场景相继遭遇滑铁卢的压力下,双十一大促所产生的大量优质消费金融信贷资产,不容我们错失。”他直言。

支付便捷安全大比拼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备战双十一,众多信用卡机构都纷纷摩拳擦掌。

以招行信用卡为例,他们早早成立了百人保障备战小组,人员构成涵盖前、中、后台十余个部门,在双十一前夕进行多项系统升级和测试演练,确保双十一当天刷卡支付体验便捷与刷卡交易安全。

一家股份制银行信用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说,在经历多年双十一后,很多信用卡机构对双十一期间的系统升级与测试演练早已熟门熟路——通常他们会根据前一年双十一刷卡交易量、交易峰值来临时间、交易峰值量等数据,结合今年电商促销力度等因素进行精准预判,再协同各个部门做好系统升级与测试演练。

“不过,今年双十一刷卡交易额还是让我们吓了一跳。”一位招行信用卡人士向记者透露,今年双十一前3分钟,刷卡交易额便突破10亿元,1小时内突破50亿元,截至当天9点17分,刷卡交易额已迈过百亿大关,较去年提前了约22分钟。所幸系统升级与测试演练相当周密,当天支付通过率达到99%。

“双十一当天令我们比较头疼的,反而是不少用户临时要求调高授信额度,但这类操作需要一个流程,可能会影响到他们抢单支付成败,影响用户支付体验。”上述招行信用卡人士向记者直言,因此他们采取双管齐下的策略,一方面对重点商户提高单笔支付限额,满足用户大额采购付款需求,另一方面引导大量个人用户到掌上生活APP快速申请临时额度。

多位信用卡机构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他们也采取了类似措施,但在今年双十一期间,用户针对调高临时额度处理缓慢,部分商户大额采购无法执行的投诉依然时有发生。

“目前我们内部正在收集今年双十一期间所出现的各类用户投诉,作为明年双十一开展系统升级与服务改进的重要方向。”上述股份制银行信用卡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助贷机构的获客争夺战

相比信用卡机构侧重持续提升支付安全性与便捷性,众多助贷机构则将双十一视为获取大量优质客户与扩大业务规模的绝佳契机。

“在双十一前,我们原先与多家中小银行谈妥,由后者临时增加助贷资金扩大消费信贷投放量,以便我们更大范畴获客与提升业务量,但没想到近日多个地方金融监管部门出台文件要求当地银行严控资金流向助贷机构,这些银行只好临时撤资。”一家助贷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所幸他们通过人脉关系,很快找到两家信托公司签订了新的助贷合作协议,解决了资金问题。

但他坦言,风控分歧随之接踵而至。原因是他们与多家电商平台等消费场景所签订的联合放贷或导流助贷协议约定,在双十一期间,只要后者提供的流量(用户消费新店借贷需求),助贷平台的放贷通过率不得低于80%,否则后者将流量转向其他助贷平台。

这导致他所在的助贷机构内部运营与风控部门矛盾激化,前者一再强调双十一是做大业务规模与大量获客的最佳契机,后者则直言风控受制于人,坏账隐患不小。

经过多番沟通协同,最终两个部门只能“各让一步”,即在确保放贷通过率不低于80%的情况下,风控部门可以自主选择放贷群体,无需去看电商平台等消费场景的“脸色”。不过,他们还是遇到一个严峻的挑战,就是很多用户在双十一期间的消费信贷申请额远远超过平时,平台风控体系往往因借款额过大且存在还款风险为由拒绝通过。

“因此在双十一前,我们技术部门与风控部门重新研发了一套专门用于双十一消费信贷的风控体系,包括对不少优质借款人提前抬高授信额度。”他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为了争夺双十一消费信贷庞大市场蛋糕,不少助贷机构面对上述经营矛盾,同样找到多种变通方式,比如部分助贷机构研发了精准需求识别技术,当电商等消费场景方释放流量时,他们可以根据自身数据分析模型与用户画像,在二十毫秒甚至更短时间内,以较高集合竞价获取向流量(符合自身放贷条件)投放消费信贷资讯的权利;此外一些助贷机构则干脆将风控流程前置,只要判断“流量”符合自身放贷要求,直接抢在竞争对手之前提供“秒批型”消费信贷产品。

“这导致头部平台在双十一期间吃饱,但我们可能饿死。”一家中小型助贷机构负责人向记者无奈表示,原先他们联络了三家中小银行与一家信托机构,为双十一储备了约3亿放贷资金,但目前他们只释放了约1.5亿元。因此这些合作金融机构认为“你连双十一那么好的业务扩展机会都没能抓住,打算以监管趋严为由压缩助贷业务规模”。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