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沄柏资本:跨国协同与产投联动

2019年11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沄柏资本创立于2016年,目前基金管理规模约200亿元人民币,LP包括来自海内外的机构、企业和个人。

“我们的投资主要围绕两条线展开:一是,跨国协同,投资于海外的先进产业,再实现与国内的协同;二是,产投联动,对国内的新兴产业进行投资和产业赋能。”近日在2019世界中国工商领袖高峰论坛上,沄柏资本创始人鲍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据了解,“世界中国工商领袖论坛”已举办两届,由世界中国工商总会、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联合主办,正在成为中国工商界对外交流的重要活动之一。鲍毅受论坛组委会主席、中国国际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局主席吴国迪的邀请,作为圆桌对话代表发言。

沄柏资本创立于2016年,目前基金管理规模约200亿元人民币,LP包括来自海内外的机构、企业和个人。成立三年来,沄柏资本以控股或多数股权投资的方式做跨国业务,投资了德国的工业4.0和汽车相关企业、瑞士的高端制造企业、东南亚的医疗服务企业等,然后再把它们与中国的市场和产业链进行结合。

同时,沄柏资本通过战略参股的方式,对国内的新能源汽车及产业链、人工智能、物联网、芯片、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进行投资和产业全方位赋能,投资了威马汽车、旷视科技等项目。

协同发展而非自身利益最大化

在创办沄柏资本前,鲍毅做了十几年的投行业务,曾是摩根士丹利中国证券业务首席执行官。一直到2016年,鲍毅联手国际产投界的合作伙伴创办了沄柏资本。

“一方面,我觉得人生到了一定阶段,想转型去自己做一个资本平台。另一方面,中国前几年处于资本泛滥的状态、热钱涌动,但仍然缺乏有责任感、国际视野和产业投资能力的资本,而我们团队恰好有这方面的优势。”鲍毅说。

投行背景赋予了沄柏团队把握大趋势的能力,对企业进行综合判断的能力,以及整合各方资源、对接资本市场的能力。同时,沄柏资本有二三十个产业合伙人,遍布在中国、欧洲、美国,对细分产业有着清晰认知。

利用自身的国际化资源优势,沄柏资本搭建起了国际先进企业与中国市场间的桥梁。例如,沄柏资本投资了瑞士巴特莱索道公司,这家公司的缆车技术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投资后,沄柏资本将其引入中国,与北方车辆集团联合成立了北方巴特莱,有效填补国内在高端缆车技术方面的空白。

“我们有欧洲当地的伙伴参与这个投资过程,同时,我们不完全被看作是中国资本去收购瑞士公司。”鲍毅说。沄柏资本是国际化的团队,在海外做并购投资时,经常会有当地的伙伴参与其中,用的资金也不是纯中国的资本。

在并购成功后,沄柏资本不会只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是希望协同式发展,追求多方的共赢。比如沄柏资本对德国的MontraTec进行了全资收购,它是一家在工业4.0领域做全自动化生产线的企业,客户包括世界知名汽车生产企业及一级供应商。

如果是其它中国企业或者资本方做这件事,很可能会空降中国高管,逼着MontraTec到中国落地降低成本,然后进入中国市场。这样做可能会影响企业的品牌,甚至导致原有管理层出走,原有世界级大客户流失。

而沄柏资本并不会操之过急,团队先花两年时间帮助MontraTec稳固欧洲当地市场,然后把它带向亚洲其他成熟国家的市场,继而在今年才开始让它进入中国。

“我们是有耐心的,不会让它因为中国市场而舍弃本土市场、全球市场。同时,我更希望由本地人来管理本地公司。只有这样,它们才会更接受来自中国的资本,也会更愿意跟中国企业合作。”鲍毅说。

造车新势力倒闭是必然现象

对国内新兴产业的布局,同样是沄柏资本关注的重点。比如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沄柏资本是威马汽车的主要股东之一,并帮其引进了高盛背景的人才。同时,沄柏资本也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延伸布局,投资了做三元锂电池、甲醇燃料电池等方面的企业。

在鲍毅看来,新能源汽车是一场势在必行的革命。但目前由于补贴退坡等因素,不少新能源汽车销量大减,甚至走向倒闭。

“今年造车新势力的倒闭是必然现象,在美国这么大的市场,也就出了一家特斯拉。中国有一百多家新能源企业,怎么可能都存活下来?”鲍毅反问说。

汽车是全世界工艺最复杂、营销最复杂的产品之一,新能源汽车更是科技最复杂的产品之一,玩家参与的门槛很高。倒闭潮之后,才能让社会资源、市场资源、经济资源,更有效地匹配到值得投资的企业中。

“我们对威马汽车还是有信心的,相信它能走到最后。”鲍毅说。他认为,首先,威马的团队配置更加均衡。造车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一个团队的配合。威马的核心成员中有科学家,也有生产、财务、营销方面的人才,是共事多年、配合默契的团队。

第二,威马的定位准确,做造得起、用得爽的车。第三,威马具有先发优势,是造车新势力首发中的一家企业,在市场中已经形成一定的知名度。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