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招投标领域的“灰色江湖”:风语筑董事长被刑拘 上半年公司中标金额下降4.7%

2019年11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赛男  

深夜惊雷。11月12日晚,风语筑(603466.SH)突发公告称,因涉嫌串通投标罪,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于11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深夜惊雷。11月12日晚,风语筑(603466.SH)突发公告称,因涉嫌串通投标罪,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晖于11月1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与此前新城控股董事长被刑拘后的动作类似,风语筑迅速反应,当天召开董事会,推选公司董事、李晖的妻子辛浩鹰代为履行董事长、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职责。

毫无悬念,11月13日,风语筑开盘即一字跌停,报14.81元。

11月13日上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尝试联系风语筑证券部门询问具体情形,电话无人接听。随后拨打董秘茹建敏的电话被挂断,中午时分,茹建敏短信回复记者称:“公司正在了解和核实相关情况,如有进一步信息一定会及时公告。”

公开信息显示,风语筑主营业务包括数字文化展示体验系统的策划、设计、实施和维护服务,主要承接的是博物馆、展览馆等项目,销售模式是通过参加招投标方式承接业务并提供服务。此番李晖因涉嫌串通投标罪被刑拘,在业内人士看来,意外之余,又似有必然,招投标领域确实存在不少灰色地带。

在手订单总额下降

李晖被抓,毫无征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被抓当天(12日)上午,李晖的微信朋友圈还在更新,到了晚间,就传来在北京被刑拘的消息。

当晚,风语筑迅速推选出李晖的妻子辛浩鹰代为履行相关职责,同时表示,公司具有完善的组织结构和规范的治理体系,各项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公开资料显示,风语筑是一家数字文化展示体验系统整体解决方案的提供商,通俗来说,就是运用5G+VR、AR、AI等技术,为城市馆、博物馆、科技馆等提供数字文化展示体验系统的策划和实施。

风语筑主要通过参加招投标方式承接业务并提供服务,项目“中标”是风语筑展开业务最为重要的前提。所以在其销售模式中,第一步就是业务团队通过各级地方政府发改委建设项目信息网站、招标网等公开信息渠道获得市场信息,确定投标后,各部门共同完成投标文件。

风语筑的这种销售模式决定其服务对象以政府机构和大型国有企业为主。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政府部门、大型企业等单位投资建设的城市馆、园区馆等展示体验系统的策划、设计及实施服务。

从业绩上看,近两年风语筑的营收、利润增速有明显放缓。2018年,风语筑实现营收17.1亿元,同比增长13.95%,此前四年,该增速均保持在20%以上;2018年实现净利润2.11亿元,同比增长26.96%,而2016年、2017年,净利润增速分别高达47.57%和71.26%。

东兴证券研报在点评风语筑2018年报时指出,“公司服务对象以政府机构和大型企业为主,2018年国内经济下行,政府部门和大型企业对展示行业投资减少,从而影响公司业务增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资料发现,同行业可比公司如华凯创意(300592.SZ)2018年营收和净利同样出现下滑,甚至双双出现负增长。

2019年以来,风语筑业绩有所回暖,三个报告期营收增速分别为8.06%、12.06%、14.07%;净利增速分别是7.96%、12.37%、20.16%。同期,华凯创意业绩也出现回暖迹象。

不过,从中标合同来看,形势仍称不上十分乐观。今年上半年,风语筑已中标未签合同订单共45个,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13个,但总金额为9.7亿元,同比下降4.7%。已签合同订单204个,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50个,总金额为37.2亿元,同比下降2.4%。

总的来看,风语筑在手订单数量增加,总金额却同比下降了2.9%,这表明公司单个项目金额较低。不过,其利好在于,由于建设周期相对较短,在手订单能够较快体现到收入端。

招投标“灰色江湖”

回到当事人李晖本身,他是风语筑的创始人,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系,于2003年创立公司。2017年10月,风语筑登陆上交所主板,李晖、辛浩鹰夫妇为公司创始人、实控人。

三季报显示,李晖、辛浩鹰分别持有公司27.76%、33.62%的股份。前十大股东中,自然人股东占到7席,较半年报增加两席,机构投资者减持迹象明显。上海鼎晖达焱创业投资、上海宏鹰股权投资分别持有182.66万股、100万股,前者是资本大佬“鼎晖系”的一员。此外,北上资金还持有公司股票28.4万股,三季报跌出公司十大股东之列。

而有关于李晖被抓的案由——串通投标罪,11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咨询了一位江苏地区的建筑行业业内人士,试图了解到其中的“灰色江湖”。

“串联投标在实际操作中确实存在,一个项目公开招标时投标者需要达到一定数量,有些公司为了中标,联合其余几家投标人相互串联投标报价,或者其中几家的实控人实际上是同一人。还有一种是投标人和招标人串联投标。风语筑出现被刑拘的情况,很可能是被其他竞标企业举报了。”该业内人士说。

上海申同律师事务所江飞律师分析,“一般这种行为模式很可能是他和招标方相关人士串通,构成了串通投标罪。所以这次警方行动,很可能会牵扯多人。和其他投标方串联的可能性相对较低,因为如果是大项目,一家公司要控制其他公司难度较大。”

值得注意的是,李晖此次是被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刑拘,江飞分析,接警方是北京顺义区的,北京项目出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2018年年报显示,风语筑来自华北地区的营收占比不足5%。

11月13日下午,风语筑副总经理张树玉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李晖目前主要是配合调查,涉及的是2017年的单个项目,这个项目最后也没做。

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发现,2017年风语筑曾中标北京顺义区城市生活展示体验馆设计施工一体化项目。

此外,记者查询了相关法律解释发现,按照串通投标罪量刑标准,自然人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至于是否涉及到单位犯罪,江飞表示,“这个要看决策过程,如果投标串联是通过了单位集体决策那应该就属于单位犯罪,反之则不构成。”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