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亚洲最大单体垃圾场变身城市绿心,武汉回归生态打造软实力

2019年11月1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慧  

十年前,“满城挖”让武汉受到国际媒体关注,填湖运动也一度让武汉处于舆论风口。近几年,武汉这座粗糙的中部工业城市,开始越来越多地在软实力上下功夫,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垃圾场改造的生态园博园。

从清末的防洪堤坝,到上世纪90年代的生活垃圾场,再到眼下的生态园林,武汉园博园这块土地,经历了城市发展的不同阶段,见证了城市的快速扩张和生态回归。

武汉作为国内新一线城市的代表,过去十多年是大规模扩张和地铁、商品房大肆建设的时期。十年前,“满城挖”让武汉受到国际媒体关注,填湖运动也一度让武汉处于舆论风口。

近几年,武汉这座粗糙的中部工业城市,开始越来越多地在软实力上下功夫,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垃圾场改造的生态园博园。

武汉园博园一位项目设计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年的几十亿元如果投资到工业园上,或为城市带来可观的GDP,政府花巨资来做这个生态项目是很有远见的。近几年,这个项目改善了周边环境,也奠定了武汉多个绿色生态项目的水准线基础,还意外获得了多个国际性大奖。

2018年,第四届广州国际城市创新奖评选结果出炉。武汉市以“城市废弃垃圾场的‘重生’——生态修复弥合社会鸿沟的创新尝试”项目成为获奖的5座城市之一。该项目的创新之处,便是将垃圾填埋场改造成迷人的休闲生态园。

垃圾场上的城市绿心

“这是我们保留的一处垃圾场遗址,当年到处臭烘烘的。” 武汉市园林建筑规划设计院总工办副主任平涛告诉记者,他全程参与了整个园博园生态修复项目。

平涛说,当时工人们快要把墙体拆完时,被设计师们制止了,他们希望能留下一处遗址供参观。红墙旧址,就像城市扩张时期留下的一处伤疤,和周边绿地景观园林形成反差。

深秋的武汉园博园,层林尽染,各式园子争奇斗艳,精神头十足的中老年阿姨们,画着浓妆,穿着各种花色的旗袍,在园子里踱着小步拍写真。很多年轻人穿汉服来留影,山水秀丽、民族特色明显的园子,为汉服、旗袍爱好者提供了绝佳的拍摄场地。

园博园位于汉口西北部张公堤附近,清末张之洞任湖广总督时,为治理水患确保汉口安全拨款所建,故称张公堤。

1998年为解决汉口地区的垃圾出路,在张公堤外兴建金口垃圾场,填埋库区面积24.26公顷,日处理垃圾2000余吨。随着武汉城市的快速发展和扩张,2005年这座被称为亚洲最大的单体垃圾场不堪重负,提前退役。

2012年5月,武汉申办园博会时提出,采用生态修复技术在垃圾山上建园博园。垃圾山曾让附近约10万居民困扰,蚊蝇遍地,夏天不敢开窗。项目处在典型的“三不管”区域,常年遗存拆迁纠纷、地权纠纷、配套缺失、治安难题等。土地权属涉及江汉、硚口、东西湖三个区20多个单位,包括近20万平方米需要拆除违建构筑物。

周边人群构成也较杂,因垃圾场污染,张公堤阻碍影响,房价偏低,居民也大多属低收入人群。这部分多为廉租房、还建房片区,也有知名开发商建设的楼盘,很多人当时冲着门前金银湖环境优美购买养老房,结果从交房日起就为金口垃圾场关停及修复维权不止。

园博园建成后,较为彻底解决了长期困扰当地居民的“垃圾之毒”。修复后,项目所涉及武汉江汉、硚口、东西湖三区的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新增1.2平方米,约占三区此前人均公园绿地面积的20%。其中硚口区人均公园绿地面积新增3.1平方米,占硚口区此前人均公园绿地面积的58%。

正带着朋友在附近散步的耿女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己就在这里长大,早年是脏乱差,建园博园后环境整体得到改善,周边的商业配套和绿化好了很多。

该项目不仅仅是建生态园林,也是建造国内最大生态织补桥(220米宽),桥上为廊式花园,桥下通车。以此织补南北割裂武汉市六大绿楔之一的府河绿楔,且将这一远郊绿楔引入中心城区,对整个武汉市的生态意义重大。

让武汉市园林建筑规划设计院副院长、园博园总设计师杨念东出乎意料的是,此次修复项目不仅获得园林设计多个专业领域的奖项,还获得多个国际化的综合性奖项。目前,项目获得了2015年联合国气候大会C40奖、2016年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以及广州国际城市创新奖等。

后园博园时代的运营难题

园博园来自中国国际园林博览会(简称园博会)活动,该活动创办于1997年,是由国家住建部和地方政府共同举办的园林花卉行业高层次盛会。目前已办过十二届,分别在大连、南京、上海、广州、深圳、厦门、济南、重庆、北京、武汉、郑州、南宁等城市举办。

耗资巨大和后期运营困难,是所有园博园面临的问题。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园林博览会领导小组办公室曾表示,园博园的建设投资额为40余亿元。

有受访者称,后期运营还需要源源不断的成本,如何运营好后园博园时代的园子,也是考验当地政府和运营公司的一大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园博园的用地是绿化用地属性,而非一般主题乐园的建设用地,绿化用地的商业开发是受控制的。园博园本身是一个生态的公益性定位,但是园子也不能完全依靠财政补贴。

厦门园博园经营管理公司的一位负责人曾撰文称,从景观的角度来说,园博园多为人造,门票不便宜,特色和亮点不明显。另外,园博园景区具有景区的公益性、资源的稀缺性、景观的一般性、收入的偏向性、管护的高成本性等特点。

武汉汉园发公司总经理孟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从运营来看,武汉园博园是国内园博园运营得最好的,具体体现在参观的游客人流量和园子的维护方面。

孟勇是园林规划设计科班出身,在他看来,园子刚建好时还不是园林最好的形态,随着时间的推移,园林会逐渐呈现更好的效果,当然这需要有专业的维护。

据介绍,武汉园博园每年的收支是平衡的,而且可以微薄盈利,目前武汉园博园还输出专业团队去国内其他园博园做运营。其具体营收包括票务收入、婚庆收入、儿童自然教育等,主要是围绕美好生活和园林做文章,在符合用地规定的基础上做运营。

对于周边房地产开发收益,一位园林系统人士表示,这个园子建成时,周边住宅小区已经比较成熟了,他们并没有走地产企业建园周边囤地搞房地产的路线,园子建好后,周边小区房价溢价是给当地居民带来的直接好处。

孟勇透露,今年进园博园的游客人次在增加,未来武汉园博园还会在门票上进一步惠民,吸引更多游客入园。目前票务收入在园子的收入中占比不到三分之一,未来票务会更惠民,园区会办更多的活动,比如汉服节、音乐节等,活动场地费也是园区的收入之一。

11月初,在武汉园博园举办的2019武汉VAC电音节,聚集了5万多名观众,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一周后,园博园又迎来了第七届中华礼乐大会,再次吸引大批次的国内外年轻人聚集。

从生产到生活,城市回归生态

园博园博览会从2012年开始申办,当时也是武汉正在推进工业倍增和城建的重要时期。

杨念东回忆,园博园建设难度、投资难度很大,当时确实很需要政府下决心。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说,园博园把武汉城市发展过程中的“灰带”抹掉了。武汉也不仅仅是建了园博园,而是通过这个点带动很多项目的生态建设,推动城市的生态回归。

武汉一位规划专家表示,早些年武汉被诟病“满城挖”,现在城市到了在存量的基础上提高品质的阶段,武汉在打造精致城市,也到了该精致化的阶段。武汉不缺乏环境资源,也不缺乏人才资源,关键是看政府是否有远见去推动。

杨念东还表示,申办园博园的2012年,也正是国内对雾霾及垃圾场改造的话题关注度最高的时候,跟环境生态相关的项目受到了全民关注。在社会舆论和政府的推动下,这个项目得以推进。

杨念东表示,以刚闭幕的军运会为例,为了准备军运会,武汉在城市景观和绿化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希望有园博会等博览会带动整个城市的生态和服务等软实力的提升。

武汉年轻人小贺在前两年卖掉了首套房,换了一套在园博园西门附近的改善型住房。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主要看好园博园周边的环境,有湖泊也有园林,还很安静。他最喜欢的是,这里有中国首座以流域文明为主题的博物馆长江文明馆,还有华中最大的自然博物馆,也非常受小朋友喜欢。

根据生态环境部2018年12月公布的《2018年全国大、中城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年报》,2017年,202个大、中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为2.02亿吨,较2016年均有所提高。2013-2017年,我国城市生活垃圾产生量的复合增长率为5.75%。

武汉西北三环的垃圾场生态修复了,城市新的垃圾场将何去何从?

一位环保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垃圾场会一直存在,城市垃圾场一般都是焚烧和填埋,目前垃圾分类算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会从源头上对垃圾存量最大资源化。

据武汉方面介绍,园博园修复项目实施推广以后,诸多城市和机构团体前来交流取经。武汉生态修复模式,已陆续输送到河北秦皇岛和衡水、河南郑州、湖北黄石等地的类似工程,以及各类生态项目。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