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人类与智能世界如何共处

2019年11月3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力  

2019年三季度以来,多家第三方大数据公司业务负责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套路贷”平台提供系统、数据和催收,不但是当下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的集中爆发,也是智能时代引发人文危机的一个缩影。

2019年三季度以来,多家第三方大数据公司业务负责人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为“套路贷”平台提供系统、数据和催收,不但是当下个人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的集中爆发,也是智能时代引发人文危机的一个缩影。

一方面,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技术的指数增长把人类带入了激动人心的繁荣时代;另一方面,机器人、人工智能、生物工程和遗传学不受约束地对人类生活甚至人类本身渗透和融合,将最终导致系统性忽视人类存在的基本原则。未来学家戈尔德·莱昂哈德在《人机冲突——人类与智能世界如何共处》中,将人类的这种处境形容为:“我们正处在天堂与地狱的混合体中,这被称之为天狱(HellVen)。”

在他看来,人机冲突的基本逻辑在于:信息技术遵从的“摩尔定律”这种指数发展的速度已经扩展到很多领域,但人类道德、文化、社会体系却并没有相应的指数化增长。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更是高于摩尔定律,这种反差和冲突将越来越大。

如此,不但技术已经发展到从强化自然到替代自然的程度,人类的大脑算法也正在被各种智能化的理性计算替代,甚至人类已经成为这些技术产品控制的对象。当地球上既有的伦理文明、价值观无法跟得上技术的脚步,人类的基本尊严就会受到空前的挑战。

“人机冲突”最大的动力来自巨大的商业利益驱动。莱昂哈德指出,利用技术的指数发展特征连接大众,提供廉价而容易上瘾的移动设备,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生意。在这方面,由于能够创造每年上万亿美元的生意,数据确实已经成为新的石油,从大数据和网络社会中挖掘资源的公司,正在迅速成为新一代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迫不及待地要为大众提供新鸦片。用莱昂哈德的话,就是“如果搜集数据的能力被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放大一千倍,你一定可以听到他们数钞票的声音。”

“人有病,天知否?”在这种技术变革与商业利益共同带来的伦理困境中,莱昂哈德认为人类成为了数字精神分裂、数字肥胖、数字综合征的受害者。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工程、认知运算在内的所有指数型技术,尤其是人类基因一旦进入到数字肥胖这种状态,再想减肥,回归到之前的生活模式就很难。我们会变得越来越像机器,以便更好地适应机械化的世界,比如大量的点赞、评论和加好友很容易让人们沉迷到无法自拔。人们承受了太多毫无意义的人际关系,线下生活反而成为一种新的奢侈。

人类总是拒绝不了效率的诱惑,莱昂哈德警示道:我们终将被一个巨大的机器操作系统支配,这个操作系统不断地自我学习,并把输出反馈给我们,指导它不再需要我们贡献的输入。届时,我们的价值将低于我们创造和训练的技术。

《人机冲突》一书提出了“保护自然生理状态的权利”“可以效率低下的权利”“断网的权利”等5项新人权,也提出了15项不应该做的事情,还有9项原则。但是,如何保障这些权利和原则?如何激励人们能够认识到这些权利和原则?却仍然是乌托邦式的一厢情愿。

从经济学的角度看,由于强大的负外部性,伦理问题已经成为智能时代最严重的一个“公地悲剧”。

面对人类空前的人文危机,首当其冲的是需要组建适应智能时代的伦理委员会等组织,比如,中国已于2019年7月正式组建了国家科技伦理委员会。但是,笔者认为,更关键的在于需要让道德融入人类智能化的发展过程,与指数化增长的技术同步进化。

莱昂哈德在书中也提出了,必须考虑所有指数型技术(包括人工智能、生物工程、认知运算,尤其是人类基因编辑)应具备的伦理准则——这既指发明者或创建者精心或无意嵌入机器中的准则,也包括机器可能随时间推移自主学习和进化形成的准则。

但这仍然远远不够。诚如贝索斯所言,我们需要注重不变的地方。人性亘古不变,伦理作为人类长期进化来的一种管理人性的机制,如何在人机冲突中演进以解决这些重大问题,恐怕还得回到对人性的探究和伦理学本身。所以,与其说是智能时代的人文危机,倒不如说是伦理学承载着新的关于人类命运的使命。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