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280亿银行股IPO引入绿鞋机制 超六成银行股“破净”发出市场见底信号?

2019年11月3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辛继召  

浙商银行回归A股净募资124亿元后,邮储银行也将回归A股,净募资预计将达280亿元。

浙商银行回归A股净募资124亿元后,邮储银行也将回归A股,净募资预计将达280亿元。

但浙商IPO首日一度“破发”、2/3上市银行股“破净”,也让市场对银行上市颇为担忧。

2019年下半年以来,A股新股生态发生了一些变化。今年173只新股有11只已破发,科创板8月开板以来有6只破发;此外,全市场3734家上市公司,剔除35家净资产为负的股票,373家上市公司破净,银行板块是破净“大户”。

11月28日晚,邮储银行披露,网上发行有效申购户数为888.20万户,较近期其他新股的申购户数出现大幅下降。此前浙商银行、中科海讯有效申购户数分别为1097万户、1179万户。回拨机制启动后,网上中签率为1.2591%,为2016年信用申购制度实施以来新高。此前中签率最高的为浙商银行的0.688%。

邮储银行提出,该行A股上市将设置“绿鞋”机制。新股发行后30天之内,如果股价出现低于发行价的情况,将有43亿元绿鞋资金入场稳定价格。

“巨无霸”上市会改变资本市场格局。作为六大国有银行之一,邮储银行总资产规模10万亿元,仅次于四大行;港股总市值4116亿港元,排在五大行和招行之后。

一方面,市场普遍认为,绿鞋机制、股价稳定承诺、高比例战略配售对于IPO发行具有稳定作用。另一方面,受访人士认为,除历史原因、经济周期波动外,大规模破净也被视为是市场见底的信号之一。

浙商IPO首日一度“破发”、三分之二上市银行股“破净”,让市场对银行上市颇为担忧。-宋文辉图

邮储IPO引入绿鞋机制

浙商银行(601916.SH、2016.HK)A股IPO次日“破发”后,市场对邮储银行(601658.SH、1658.HK)IPO一度颇为担心。

11月27日,邮储银行举行首次公开发行A股网上投资交流会。对于近期市场颇为关注的IPO股价问题,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邮储银行董事长张金良表示,邮储银行A股上市设置了“绿鞋”机制。

证监会2018年修订的《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第15条规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上的,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可以在发行方案中采用超额配售选择权”。“超额配售选择权”简称为“绿鞋”机制。

此次邮储拟发行51.72亿股,约占发行后总股本6%。若绿鞋全额行使,总股数将扩大至约59.48亿股,约占发行后总股本6.84%。

“在A股历史上,仅有工行、农行、光大等三单在发行过程中为了应对市场波动,引入‘绿鞋’,绿鞋行使期内股价均表现良好,平均股价涨幅超过10%。”张金良在投资交流会上说,该行还引入战略配售机制、设置不同锁定期、做出稳定股价承诺等措施,为后市稳定提供支撑。

中金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朝晖说,引入绿鞋稳定二级市场价格,这是近期发行的银行股所没有的。中邮证券副总经理于晓军说,该行新股发行后30天之内,如果股价出现低于发行价的情况,将有43亿元绿鞋资金入场稳定价格。

之所以引入绿鞋机制,与当前银行股价压力有关。

截至11月29日,邮储银行H股报收5.08港元,当日下跌1.17%,市盈率和市净率分别为7.2倍、0.73倍;邮储银行H股今年以来上涨29%。

刚刚完成A股上市的浙商银行,IPO首日一度跌破发行价4.94元,到11月29日周五收盘,浙商银行A股、H股分别报收于4.70元、4.32港元,对应市净率分别为0.91倍、0.87倍,A/H股溢价为1.21。

一位港股分析师表示,A/H股价差较大,是近期重庆农商银行、浙商银行等次新股破发的压力源之一。国企IPO上市不能以低于每股净资产的价格发行新股,否则涉嫌国有资产流失。若在“破净”状态下上市,大型上市股需承销商稳定股价。

银行股破净追因

实际上,在银行股普遍“破净”的情况下,银行利润却创下今年的新高。

“银行盈利能力稳定,绝对净利润仍然非常可观,每股收益稳定。”11月28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说,“破净”的原因,一是,历史上银行股定价比较低,银行股本、市值太大,在由散户主导的投资风格下比较“吃亏”;二是,当前经济面临一定的下行压力,对市场走势有一定影响,资本市场仍处于探底阶段。

A股共有34家上市银行。11月28日收盘,24家银行股破净,占比超2/3。市净率最低的是华夏银行的0.57倍;交行、民生、北京、中行、中信的市净率也低于0.7倍。

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银行全部破净,上市股份制银行中,仅招行、平安未破净。市净率最高的是宁波银行、招商银行,分别为1.8倍、1.6倍。

“银行的内生增长其实在变好,核心的利润、不良、拨备等指标都在好转。”一位华南券商分析师表示,银行股破净原因很大程度不在自身而在外部。从监管数据看,银行业利润整体下滑,但是上市银行利润整体在好转。

其认为,这反映出,一是市场预期仍偏悲观;二是部分大型银行承担小微、救助中小银行等职能,市场也担忧其资产质量表现。同时,银行“马太效应”逐渐显现,大型银行、头部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的盈利能力、风控水平开始脱颖而出。

破净——也使得上市银行不断采取稳定股价的措施,由大股东或高管回购或增持股份。

2019年以来,已有至少8家银行公布实施稳定股价的措施。杭州、成都、贵阳银行已实施完成;苏农、无锡、上海、江阴银行的稳定股价措施仍在正在实施中。长沙银行稳定股价措施已终止实施。

此外,上证50指数的50只成份股中,有11只银行股。截至11月29日,有18只成份股破净,其中9只是银行股,此外是钢铁、建筑和中国神华等能源个股。

对于银行而言,监管通过MLF利率引导LPR利率下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银行负债成本短期内难以下行,会给净息差带来一定压力,经济下行压力也引发资产质量下降忧虑。其余破净个股主要是地产、钢铁和煤炭,与业产能过剩、行业调控方向等相关。

“每一次‘黎明前的黑暗’都是破净高发期,也是市场见底的信号之一。”董登新说,破净的不止是银行股,也包括房地产、矿业、建材等也多,这既与行业周期有关,也与经济周期阶段性有关。

他认为,自2015年以来,熊市周期已经持续5年“走到极致”,目前已接近周期尾部。此外,明年会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年,民生指数也会有明显上升。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