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辅导前夕强行沾亲“物联”概念 秦川物联竞争空间优势待考

2019年12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维,左静仪  

根据上交所通知安排,秦川物联即将于12月13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首发上会审核,而这也将成为今年科创板启动审核以来上会的第112家公司。

作为一家智能燃气表供应商,申报科创板上市的秦川物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秦川物联)即将迎来大考。

根据上交所通知安排,秦川物联即将于12月13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首发上会审核,而这也将成为今年科创板启动审核以来上会的第112家公司。

21世纪经济记者发现,秦川物联主打的科创性质为智能燃气整体解决方案,即以物联网及软件系统等方式实现燃气供应及使用的安全、公平和智能。据其介绍,该公司在该领域的技术水平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但多位燃气业内人士看来,秦川物联与其他的燃气表公司相比,收入规模体量仍然较小,加之燃气行业存在自然垄断、燃气商话语权较重的特点,秦川物联能否依托其技术能力获得竞争优势仍然有待观察。

“物联”收入不足4成

据其招股书介绍,秦川物联是一家从事智能燃气表及综合管理软件产研销一体的技术公司,其主要方式是将计量、智控、数据通信等与燃气表进行融合,为燃气公司提供基于物联网技术的智能燃气解决方案。

作为一家燃气表供应商,秦川物联冲刺IPO的最大筹码莫过于其与“物联网”概念相关,而据记者发现,秦川物联如今的名称和业务正是在上市辅导前夕进行的更迭。

工商数据显示,2017年5月秦川物联在股改过程中,将多年使用的“秦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工商名称进行了更改,将原名称中的“科技”改为“物联网”,同时在经营业务中增加了“物联网服务”一项。

而仅仅四个月的9月13日,秦川物联就在华安证券的辅导下完成了在四川证监局的备案。

也正是在进入辅导前夕,秦川物联吸纳了包括“成都市香城兴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创投股东的入围。

“从工商更名,到吸纳创投,再到进入辅导期都是在不到半年时间内火速完成的,这一系列动作显然就是为了给公司上市做准备。”上海一家投行人士表示。

虽然秦川物联在公司名称上冠以“物联”,但2019年上半年,秦川物联来自物联网智能燃气表的收入仍然仅占其营业收入的37.65%,而其高达53.84%的收入仍然来自IC卡智能燃气表。

虽然如此,不过其来自“物联网智能燃气表”的收入占比的确在不断提高,其2017年、2018年该比例分别为8.68%和27.3%。

一位燃气行业人士介绍,燃气表大致经历了三个发展阶段,一是传统的机械式燃气表,缺点是需要进行人工“抄表”,二是智能燃气表,也是现阶段多数燃气公司所采用的方式,具体包括IC卡、CPU卡、射频卡等多种模式,三是物联网燃气表,也是未来燃气行业的转型方向。

据上述行业人士透露,当下一些地区强制要求更换新一代物联网燃气表,以及老式燃气表的淘汰或报废,将为更换物联网燃气表带来机会。

“目前一些地区强制要求更换物联网燃气表,所以也会形成一些更迭率。”北京地区一家燃气公司人士也表示,“同时还有一些欠发达地区可能会直接从原始的燃气表更换为物联网燃气表”。

白热化竞争犹存

在物联网燃气表领域,秦川物联也将面临较为严峻的竞争形势。

首先在体量上,秦川物联和其他竞争对手相比仍然相对有限。招股书数据显示,秦川物联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归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仅为1.01亿元和0.17亿元,若以同类公司金卡智能比较,其两项数据分别仅为后者同期的12.66%和9.29%。

“因为燃气行业是一个相对的自然垄断行业,服务质量、技术的更新换代的积极性并不是那么强,但对于上游供应商来说,燃气公司是一个稳定、不会出现太大经营风险的客户,所以燃气公司的地位也比较强势。”华北地区一家燃气公司人士透露,“这也造成了一些燃气公司客户形成较多应收账款的情形,一般如此的市场环境中,资源往往会向龙头公司聚拢。”

这种行业特点也让秦川物联积累了较大的应收账款比例。

招股书显示,2018年底和2019年上半年末,秦川物联应收账款规模分别达1.55亿元和1.78亿元,占同期营收比例为76.29%和174.96%,周转天数则为241.72天和299.17天,显著高于可比公司均值的187.26天和225.86天;而在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两个指标上,秦川物联也仅为同行业可比公司的40%左右。

此外,物联网燃气表是否具有足够的商用迭代需求,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秦川物联就表示,燃气行业对于物联网燃气表的更迭需要存在“一个过程”。

“由于物联网智能燃气表因新增NB模组及通信服务费用,且随其功能的升级而对主控芯片、电路板等关键零部件性能或指标要求提高,使产品整体成本上升,售价较高。”秦川物联表示,“由于物联网智能燃气表市场处于导入期、售价较高,燃气运营商有一个接受过程。加之燃气表替代周期较长,不同燃气运营商从产品导入到批量采购将是一个逐步替代的过程。”

“基于物联网的智能燃气表的技术含量是有的,但这一垂直领域是否有较大的商用基础,以及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仍然有待观察。”北京一家券商能源行业分析师则表示。

但秦川物联仍然认为,“未来IC卡智能燃气表销量将逐步下滑,与物联网智能燃气表之间存在一定的此消彼长的替代关系。”

“未来燃气公司组建替换成为新一代燃气表,那么这类业务的市场空间确实是客观存在的。”一位接近百川燃气人士坦言,“但是供给品类单一,仅涉及燃气领域,因此其技术壁垒相对有限,所需处理数据的复杂性也相对较低,因此有可能会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