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尹中立专栏丨2019年A股退市制度 取得重要进展

2019年12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尹中立  

今年资本市场在基础制度建设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收获,除了新股发行的注册制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外,上市公司退市制度也获得实质性进展。

荣盛发展首席经济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所尹中立

今年资本市场在基础制度建设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收获,除了新股发行的注册制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之外,上市公司退市制度也获得实质性进展。截至今年已被强制退市或公告将被强制退市的A股公司已有12家。其中,因重大违法被退市的有3家(分别是长春长生、*ST康得、千山药机),触及面值退市的有6家公司(雏鹰退、华信退、印纪退、退市大控、神城A退、*ST华业),因财务问题而退市的有3家(众和退、华泽退、退市海润)。此外,还有9家公司被暂停上市。

退市制度在实施过程中一直阻力重重,自2001年集中退市了一批上市公司之后,最近十多年来被强制退市的上市公司寥寥无几,今年连续退市了十几家公司,开创了退市工作的新局面。

退市工作之所以取得新的进展,与“面值退市”制度的实施有关。在新修订的退市制度中增加了“股票价格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将被强制退市”的规定。笔者认为,这个规定符合中国市场之特色,有效降低了上市公司退市的阻力,为A股退市制度建设找到了突破口。

自2018年底的面值退市第一股——中弘股份之后,因股价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低于1元引发的“面值退市”案例在2019年多次出现。截至目前,今年已有6家公司触发面值退市。市场反应基本平静,没有出现过激行为。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时间里,还将有更多的股票因触及面值退市制度规定而被强制退市。

退市究竟难在何处?难在“壳价值”。因为A股市场的新股发行一直存在行政管制,出于稳定市场的考虑,动辄出现新股暂停发行,根据我统计,在截至2016年的23年时间里,新股发行被暂停了九次,暂停的时间累计达到6年多,相当于四分之一的时间新股是暂停发行的。当新股发行暂停,自然就出现了“买壳”与“卖壳”的交易,“壳价值”随之出现。截止到2019年11月底,一只股票的壳价值约10亿元至20亿元左右,如果将时间回溯到2014和2015年,上市公司壳价值为50亿元左右。如果将它们强行退市,意味着10亿乃至50亿元的财富突然消失了,上市公司的股东们当然是难以接受的,更重要的是,地方政府往往会以“维稳”为理由干预此事,使退市工作步履维艰。

面值退市制度实施之后化解了该难题,当股价下跌到一元以下,意味着这个公司的市值已经很小,另外,股价低于面值需要经过较长的时间,市值缩水的损失在股票充分换手过程中被众多的投资者所分摊,维稳的压力大大化解,因此,地方政府也不再为股票的退市而兴师动众,退市制度由此得以顺利实施。

需要强调的是,自有股市以来,我们对新股发行融资十分重视,对退市重视程度不够。从辩证法的角度看,一个市场的退市功能如果不能有效发挥作用就不可能有高效的融资功能,因为一个国家的金融资源是稀缺的,能够享受流动性溢价的资产规模是有限的,在特定的时间里股票市场能够承载的上市交易的公司数量是有限的,当垃圾公司无法及时退出市场,就意味着大量代表新生力量的公司无法及时进入市场,这个市场终将变成缺乏活力与韧性的市场。美国最近10年来的退市公司数量超过新股上市的公司数量,在保持上市公司数量基本稳定的前提下,市场进行快速的新陈代谢,这是美国股市活力之源泉,也是美国股市持续10年大牛市的秘诀所在。

2019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健全退出机制。我认为,只有找到退市制度的突破口才能很好地完成该历史使命,面值退市有望在此过程中发挥积极作用。

对于广大散户投资者而言,要顺应历史的潮流,调整自身的投资行为与投资理念,尽量回避垃圾股,不要迷恋“炒壳”、“养壳”,应该以价值投资为主。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批股票的价格接近面值,这些股票也将开始退市倒计时,这些都是高风险的股票。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