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中日经济技术合作进入“后ODA时代” 第三方市场合作成新方向

2019年12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在结束对华40年的政府开发援助(ODA)之后,日本决定把中国当作平等的伙伴,在更加广阔的第三方市场上开展经济技术合作。

在结束对华40年的政府开发援助(ODA)之后,日本决定把中国当作平等的伙伴,在更加广阔的第三方市场上开展经济技术合作。

12月11日,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在北京举行回顾中日经济技术合作40周年研讨会,为两国在后ODA时代的合作寻找新方向。

日本驻华大使横井裕在致辞时透露,明年春天中国国家领导人预计将访问日本。“在对华ODA所打造的坚实基础上,日中合作将进入新的阶段,希望两国可以共同构建新时代。”他说,“中日两国作为世界上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为实现世界的和平未来而努力,在全球面临的诸多课题上共同开启行动,这才是两国在新时代中应有的姿态。”

日本的ODA有双边合作和多边合作两种形式。在双边合作中,主要援助方式包括技术合作、无偿资金援助以及有偿资金援助(日元贷款)三种,由日本政府做出提供ODA的决定,由JICA作为实施单位开展具体业务。

截至2018年年底,日本为中国提供日元贷款约33165亿日元,无偿资金援助约1398亿日元(JICA负责部分),技术合作约1853亿日元,总额超过36461万亿日元(约合2852亿元人民币)。既有诸如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北京地铁(1号线、13号线)、北京给排水项目、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重庆轻轨、武汉长江第二大桥等使用日元贷款的大型城市建设项目,也有通过无偿资金援助与技术合作实施的一批民生项目,如北京中日友好医院。

“在中国接受的ODA中,来自日本的ODA占了近50%,这既是双方经济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中日友好的有力见证。”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蔡亮指出,日本对华ODA遍布各地,范围涉及基础设施建设、环保、医疗、卫生、文化、教育及人才培训等多个领域,为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国科技部国际合作司调研员姜小平也对中日经济技术合作在过去40年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做出的贡献给予肯定,并表示,虽然JICA实施的ODA技术合作已经结束了,但JICA的基础框架很完备和庞大,特别是JICA在日本国内有一个很大的网络,希望这个网络在今后能继续为中日合作提供助力。

JICA东亚与中亚部部长藤谷浩至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日本提供援助的这种形式虽然结束了,今后中日两国还可以对等的关系共同携手在共通问题上进行各种合作,因此JICA作为中日之间的沟通桥梁希望继续发挥积极作用。目前,中国正积极致力于对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援助,未来双方可以就此开展对话。

日本对华ODA的40年

1979年12月,日本首相大平在访华期间表示,日本将尽力为中国总额达15亿美元的港口、铁路、水电站等六大建设项目提供协助,将于当年提供500亿日元政府贷款,同时有意为中国政府新提出的北京市现代化医院(后命名为中日友好医院)建设项目积极提供协助。由此,日本对华ODA大幕正式拉开。

很多资深日本外交官都亲身经历过对华ODA项目。横井裕在日本外务省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翻译日本对华ODA项目的企划书。“我当时其实只学了三个月的中文,但幸好汉字跟日文差不多,才把这三页的文件翻译好。”此后,在被派到日本驻华使馆工作期间,他见证了中日友好医院、中日青年友好交流中心等项目的落成典礼。“可以说,在我的外交官生涯中,我跟对华ODA共同走过了一段岁月。”

如今担任日本驻马拉维大使的柳泽香枝曾更密切地参与到日本对华ODA工作。1980年,他进入JICA工作时,正是日本对华ODA正式启动的一年。由于在大学专修中文,他一入职就负责中国进修生的赴日培训工作。回忆当年情景,柳泽香枝说,当时的中国进修生怀揣着让中国尽快摆脱贫困的激情,在5个月的培训中争分夺秒地学习,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1982年,JICA事务所在北京成立。从1983年开始,柳泽香枝作为第一批职员在所长八岛继男的手下工作。“那时,利用日元贷款开展了大规模的开发调查项目、铁路和医疗领域的百人赴日培训活动,对中日友好医院进行了160亿日元的无偿资金合作,同时开展了大规模、多领域、多形式的合作。”柳泽香枝说。

在20世纪80年代,一大批中日友好项目喷涌而出,两国在ODA框架下开展的项目包括中日友好医院建设、青年志愿者项目、中日青年友谊计划框架下的访日青年邀请项目(1987年)、中日青年交流中心、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白求恩医科大学中日联谊医院、长春市中日友好水厂建设等。这些项目后来成为中日友好的纪念碑。

与此同时,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还通过ODA项目对中国基建提供了支援,如通过扩建秦皇岛港及京秦(北京-秦皇岛)铁路、修建大秦(大同-秦皇岛)铁路,使河北省秦皇岛港成为中国最大的煤炭装运港;通过海外投融资推动大连工业园区的建设。2008年,中国电气化铁路总里程增至25007公里,其中,通过ODA项目实现电气化的铁路占15.3%。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开始造成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城市与农村之间的经济发展差距以及环境问题。日本开始将对华ODA合作领域转向消除贫困与地区发展差距、环保、农业开发与粮食供给、制度化市场经济构建。其中,日元贷款将合作地区重点转向了内陆地区,在领域上,除传统的经济基础设施项目外,还将重点放在了环保、粮食、扶贫等领域。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经济发展迅速,日本经济持续通缩。日本国内要求调整对华经济合作政策的呼声高涨。日本开始收窄对华ODA项目领域。日元贷款不再用于开展沿海地区基建项目,而调整为内陆地区为主的环境治理及人才培养等。无偿资金援助方面,除人才培养领域外,均缩小规模。在2005年4月的中日外交部长会谈中,两国确定2007年之后不再开展新的日元贷款项目。

从“徒弟”到“伙伴”

2018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时表示,日本将不再开展新的对华ODA项目,希望今后两国能够在开发领域开展对话与人才交流以及有关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合作,从而携手推动地区乃至世界的稳定与繁荣,共筑新时代。对此,习近平主席回应称,中方高度评价日本对华ODA做出的积极贡献,并表示中方愿意积极开展此类合作。由此,日本对华ODA项目在2018年后将不再审批新项目,正在开展的多年度项目也将于2021年全部结束。

40年弹指一挥间,随着自身经济实力的壮大,中国也从受援国摇身一变成为了援助国。在2015年和2018年的两次中非峰会上,中方都提出了涉及金额达600亿美元的中非合作行动计划,为非洲经济发展提供资金等支持。如今在马拉维首都利隆圭工作的柳泽香枝就说,“当地人都说,通过中国资金建设的现代化议会大厦、国际会议中心和足球场等设施让首都的面貌焕然一新。”

今年5月,中日两国政府代表在北京召开了开发合作政策部长级磋商,就彼此的开发合作政策及体制、监督与评估方法、与他国或国际组织间的合作经验等展开交流,并就今后的合作事宜交换了意见。12月7日,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场活动上指出,未来两国将在第三方市场上开启中日合作新时代。

日本对华ODA工作可以为中国的对外援助提供哪些参考经验?“我的理解的是,中国有自己5年规划,并沿着这个方向发展;而以日本对华ODA为首的外国援助,则提供了中国当时还比较缺乏的资源——人才、技术和资金。”柳泽香枝认为,五年规划让中国自己主导了本国的经济发展,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

“在开发援助界,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应该让受益国坐在驾驶席上’,但现实情况是,坐在驾驶席上的国家很少。如果受援国不能坐在驾驶席上,国家就无法得到真正的发展。”柳泽香枝说,“希望中国在世界各国开展援助工作的时候,也能致力于让受援国坐在驾驶席上。”

早稻田大学理工学术院教授北野尚宏认为,在过去40年中,日本把自身的发展经验带到了中国,为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如借鉴日本的“工业带”模式,对青岛港进行扩建,并建设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而如今,发展起来的中国又把自己的发展经验介绍到非洲,如帮助埃塞俄比亚建设工业园。

北野尚宏认为,未来中日必然将在第三方市场上相遇,日本早已进入到很多发展中国家,而中国随着自身实力的增强也必然会向海外市场扩展。在这个过程中,双方可能会竞争,但也可能有合作、协调。希望双方在以往的ODA合作基础上,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强强联手,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解决难题。

JICA理事植岛卓巳在12月7日说,中日经济技术合作的40年,不仅仅是资金方面的合作,也是人与人的交流发挥重要作用的合作,希望子孙后代能够珍惜前人为两国友好关系做出的努力,在未来40年进一步深化日中之间的合作。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