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共话资本市场开放新机遇:8位公私募投资大咖展望2020全球资本市场风口

2019年12月18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12月5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粤港澳大湾区总部和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主办,21世纪经济报道承办的“创新与开放的中国资本市场——2019南方财经国际论坛”在广州举行。

12月5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粤港澳大湾区总部和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主办,21世纪经济报道承办的“创新与开放的中国资本市场——2019南方财经国际论坛”在广州举行。

在下午的“资本市场开放新机遇”平行分论坛上,毕盛投资管理总裁助理谢晓荔、华拓资本执行董事总经理朱为绎、国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FOF投资部总监周珞晏、融通基金国际业务部投资总监刘富荣、工银瑞信基金FOF投资部副总监黄惠宇、招商基金国际业务多资产配置负责人王超、富国基金固定收益投资总监助理武磊、滨海金控投资研究院院长黄韬8位嘉宾参加了题为“全球资本市场风口与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的圆桌对话环节,就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变化、2019年的投资经验以及2020年的资产配置策略等议题进行讨论和分享。

外资注入新活力

今年以来,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成为一个关键话题。面对外资涌入,国内资本市场渐渐展现出不同的发展趋势。

“海外资金参与中国的投资比例越来越高,一方面,宏观全球来看,全球都是资产荒的状态。中国的A股定位反而是比较便宜的,外资从全球定价认为我们非常有吸引力;第二,以前外国投资者把我们当做新兴资产的配置,现在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本着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的原理,他们一定要投资中国市场。接下来随着金融开放市场的力度加大,未来会有更多的外资进入到中国,会进一步推动机构化的进程。”谢晓荔表示。

周珞晏则从FOF投资角度指出,“随着市场开放的加剧,聚焦海外的基金标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纳入到我们的FOF基金里面。FOF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于养老的第三支柱,考虑到养老,几乎把所有的资产投资在国内的市场债券里面,但必然会带来比较大的波动,其实在FOF组合里面,纳入全球的资产,对完成第三支柱的第三目标也是非常重要的动力。”

“从业务的角度来说,我们深刻感觉到中国的资本市场和经济的对外开放的力度,非常超预期。第一,从过去A股长期的历史表现来看,A股是高波动的市场,在今年整个外资的参与比例越来越提升的背景下,机构化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整个A股的波动率出现明显的下降;第二,中国市场和海外存在非常明显差异的一点就是,在国际成熟的市场下,会存在长期动量效应,过去一到三个月表现很好的公司,在未来也会表现得很好,相反的A股市场有短期的反转效应,但在过去的一年里面,A股市场也出现很明显的变化;第三,A股市场好公司变得越来越受到市场的追捧和欢迎,过去大家关注的特性是成长性,但今年大家更多看重的是公司的营业能力,是不是真的能够创造价值。今年我们能够看到有很多核心资产,每个季度报出来的数字,有一点低于预期,但是股价的表现相对非常温和。A股市场在外资参与比例不断提升下发生非常好的变化,这种趋势延续下来,A股市场也会走出大牛市。”王超认为。

总结经验期待2020

事实上,资本市场在过去一年出现了很多变化,而对各位投资大咖来说,这些变化也收获了更多的经验,同时针对2020年的资产配置策略,也有着不同的视角。

“今年比较深刻的体会,从资产配置的角度来说,就是资产种类越多越好,资产之间的相关性越低,对资产的收益比提升有帮助。今年总体来说,不论是美国、欧洲呈现的都是宏观波动率下降的态势,在这样的态势下面,出现的更多自下而上的机会,今年我们在自下而上选择这一块有缺失的。展望明年,资产配置的种类今后也可以慢慢丰富起来,相比股权来说,目前我们可配置的资产非常有限。第二,在成熟的发达市场,通胀挂钩债券,而国内还不能配套这样的资产,我们希望未来有这样的资产。”黄惠宇表示。

刘富荣则从海外资产配置视角谈到了美股和港股的配置机会,“关于美国资产,我们认为美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美国政治风险越来越高。而我们跟市场看法不同的是我们认为美联储降息空间有限,因为美联储在历史上的大选年总会保持政治中立,所以利好美国资产的因素都可能已经体现了,因此我们认为应适度减持美国增长股、高动量股及高波动率股,并且增加对价值股的配置。在股票方面我们认为应该关注港股受益于内地政策红利的行业,寻找高增长、高质量的龙头企业包括科技、医疗与消费行业,规避增长空间及想象力有限的成熟企业。”

针对如何把握A股的确定性机会,黄韬表示,“要看重企业的底子如何,应该重视企业自身的自由现金流和经营的核心业务壁垒,另外企业的估值层面,允许稍微贵一点,比如茅台,但背后是业绩的高确定性,所以可以容纳更高的估值。”

在其看来,“大部分的利润其实是靠熊市赚到的,牛市其实是退出的机会,反而不是拿来投资用的。所有的产品都有定价依据,举例来说,投资的大部分定价都是以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为基本的定价逻辑,如果说国债的收益率都有5%,股票的收益率至少不能低于国债。如果国债是5%的收益,意味着20年能回本,可以认为国债的市盈率是20倍,股票的话,理论上如果国债的利率最高都不能超过20倍,但是A股来说基本上没有低于20倍的,反过来如果说10年期的国债的利率假设降到3.3%,那么相对应A股的估值,可以承受30倍。如果聚焦于行业的话,一般来说选择一些产品不和成本挂钩的行业或公司,再去挑选具体的企业,从赔率的角度来说,更容易选出一些比较好的标的。”

而作为外资独资的私募机构,谢晓荔则从外方视角分析国内A股市场认为,“2020年是风险与机会并存的一年,对2020年中国的A股市场仍旧看好消费和科技。虽然大家已经频繁提及,觉得很多的核心股票估值已经非常高,犹豫买还是不买。如果要看它持续3到5年的增长,第一,是不是一个好行业。第二,从企业家角度是不是一个好的生意。我们看这个公司未来增长的逻辑有没有变,比如3到5年增长逻辑没有变,我们觉得没有大的问题,因为估值毕竟是暂时的。第三,行业壁垒高不高,如果行业壁垒高,证明是一个好公司。”

另外,今年资本市场还有一个较大的变化,就是科创板的推出。

针对科创板,朱为绎指出,“我们从开始就知道科创板公司破发肯定好,越破发越好,破发就让它破,市场会自动调整,所以不怕。科创板的注册制就是我们市场上存量改革的一步,有了存量的改革,很多的改革都可以推动,为什么A股推不下去,就是因为退市,所以我们就搞增量改革,存量慢慢来,慢慢通过增量的改革倒逼存量改革。明年我们可以配置一些科创板的指数基金,另外最近推出的新三板新政策,新三板也是我们下一步的好资产。”

最后,武磊从固收领域分析指出,“建议大家关注可转债市场,可转债一方面具有股性,一方面具有债性,以前的可转债市场比较小,今年可转债市场的增量和存量接近2000亿,已经是有一定体量的市场。这个市场目前的发行主体非常多样化,有非常好的上市公司发的可转债,也有资质不是那么好的上市公司发的可转债,建议大家关注这个市场。”

针对可转债市场,黄韬亦指出,“这是一个机遇,通过可转债的投资而不做错配,直接做一个长周期,比如说5-6年的基金,这种形势下的话,其实很容易做到保本,在保本的前提下去争取超额收益。”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