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浙江杭州、温州两地居民杠杆率缘何居全国第一、第三?

2019年12月0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浙江居民为什么这么愿意借钱?居民杠杆率的计算方式为,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余额/GDP。

央行近日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目前国内居民杠杆率超60%,已对消费产生一定的挤压作用。

从区域划分看,各省份住户部门债务分布不均衡。2018年,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全国水平的省份(直辖市)有:浙江(83.7%)、上海(83.3%)、北京(72.4%)、广东(70.6%)、甘肃(70.1%)、重庆(68.6%)、福建 (65.8%)和江西(63.1%)。

其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浙江和最低的山西之间相差50个百分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近日发布的《NIFD季报宏观杠杆率》称,在其统计的34个城市中,居民杠杆率高于80%的城市有5个,依次分别为杭州(103.2%)、厦门(96.3%)、温州(91.1%)、海口(83.8%)、深圳(82.3%)。

排名前五的城市中,有两个在浙江。

浙江居民为什么这么愿意借钱?居民杠杆率的计算方式为,居民杠杆率=住户贷款余额/GDP。因为个人住房贷款的余额占到整个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一半以上,因此居民杠杆率与房地产具有高度的相关性。

央行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9)》显示,2018年末,我国住户部门贷款余额47.9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5.8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3.9%。而央行《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显示,9月末住户贷款余额为53.6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9.05万亿元,占住户部门债务余额的比例为54.2%。

浙江住户部门债务风险较高

从区域划分看,各省份住户部门债务分布不均衡。

2018年,住户部门杠杆率超过全国水平的省份(直辖市)有:浙江(83.7%)、上海(83.3%)、 北京(72.4%)、广东(70.6%)、甘肃(70.1%)、重庆(68.6%)、福建 (65.8%)和江西(63.1%),其中,杠杆率水平最高的浙江和最低的山西之间相差50个百分点。

浙江居民为什么这么愿意借钱?

从信贷结构来看,一位四大行的浙江省行人士12月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两年浙江四大行的新增贷款增速非常快,除了政府基建类传统项目之外,另外一个突出的投向是个人贷款。“今年我们的个贷增量占到了半壁江山,以往都是法人贷为主,今年1-11月个贷增量占比到了40%,个贷增速反而比法人快。”

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这两年消费升级明显,普通个人消费贷款产品很多,包括信用卡分期和消费贷款;二是浙江的专业细分市场比较多,个体经济比较发达,个人经营性贷款也增长很快。三是近几年来杭州楼市走出了一波上涨行情,导致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增长也比较明显。

一位杭州企业家12月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杭州杠杆率全国第一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近年杭州城市发展迅猛,居民投资意愿强烈,投资必然伴随着杠杆。其次是杭州吸引外来人才流入量大,年轻人居多,年轻人通常为首次置业,可用最低首付也推高了杠杆率。

最新的数据显示,杭州市区今年前11个月土地成交金额已达2415.5亿,已打破历史纪录。已超过2018年全年总成交金额,创历史新高。这是自2017年以来,杭州市区土地出让金连续三年突破2100亿。

一位股份行浙江区域负责人则称,浙江这两年总体信贷增长都非常快。其中有三个原因,一是此前的基数低,2017年很多银行都是负增长。二是受资管新政影响,表外和表表外投放回表,这一块规模也很可观。

数据显示,2018年浙江省全年新增贷款15500.6亿元,同比多增 7071.8亿元。2017年浙江省全年新增贷款8428.8亿元,同比多增3090.6亿元。

2018年,浙江新增贷款1.55万亿元,江苏新增贷款1.36万亿。而同期,浙江GDP5.62万亿,只相当于江苏同期GDP9.26万亿的60%。这种现象,被浙江相关部门领导批评为银行业发放的贷款要么违规流入了股市、房市,要么在国有企业、大型企业空转,还有就是或被用于省外投资。

防范住户部门高杠杆风险招数

事实上,2018年是去杠杆之年。不仅从宏观的企业,再到微观的个人,都在去杠杆。

央行报告显示,2018年末,我国宏观杠杆率总水平为249.4%,比 2017年末下降了1.5个百分点,宏观杠杆率高速增长势头得到初步遏制。

2018年末个人住房贷款余额25.8万亿元,同比增长17.8%,增速同比下降 4.4个百分点,较2016年高位更是回落近19个百分点。

在这种背景下,央行认为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住户部门债务风险并不突出。因为与其他高杠杆率国家相比,我国对住房抵押贷款的最低首付比要求更为严格,月偿债比率和最长还款期限与国际实践基本一致,住户部门风险抵御能力较强。

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

2018年,我国住户部门贷款的不良率,尤其是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继续保持较低水平。截至2018年末,个人不良贷款余额7103亿元,不良率为1.5%, 低于银行贷款整体不良率0.5个百分点。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不良率为0.3%,与上年持平。

但央行也强调,下一步应多措并举应对部分地区住户部门债务增速过快和部分低收入家庭债务负担过重问题。

一是继续严格遵循“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政策定位,完善“因城施策”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抑制投机性购房。二是督促机构坚持对消费行为真实性的审查、提高对消费信贷产品的风险管理能力。三是持续开展风险提示和宣传教育,引导树立正确的财务观念,避免低收入家庭过度负债。四是加快建立全覆盖的个人征信体系,为金融机构和金融管理部门决策提供可靠的数据基础。五是结合居民资产和收入情况,开展分区域、分层次的居民债务风险监测分析,全面反映住户部门债务水平。

过高的居民杠杆率虽可短期对经济增长产生促进作用,但长期来看,将对消费与投资产生挤出效应,对经济增长的速度与质量都会有所抑制。多位在杭州企业家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最值得警惕的是,城市杠杆率过高,不仅有债务风险,最担心会传导至影响实体经济解困。

但数据显示,浙江的个人贷款也在回落。

以居民杠杆率排名第三的温州为例,2019年上半年,温州全市人民币贷款增加727.2亿元,同比多增131.2亿元。从结构来看,对公贷款投放多于个人。6月末,温州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余额5030.7亿元,比年初增加459.6亿元,占新增贷款的63.5%,超过了住户贷款262.8亿元的增量水平。

这背后的原因就是住房信贷政策持续收紧,监管部门窗口指导督促商业银行落实贷款查房要求,个人住房贷款新增占比持续回落。

截至今年6月末,温州全市个人住房贷款余额1946.3亿元,比年初新增106.3亿元,新增占比14.7%,比去年末下降3个百分点。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