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盘点万亿GDP俱乐部“后备军” 哪些城市可能升级新一线?

2019年02月1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定军  

每当有城市发布数据,宣布晋升为万亿GDP量级时,外界往往充满对其成为新一线城市的期待。

一大波城市要成为新一线城市吗?

每当有城市发布数据,宣布晋升为万亿GDP量级时,外界往往充满对其成为新一线城市的期待。

“只有经济总量大,不能算是一线城市。”2月14日,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谈到一些城市的经济总量变化时说。

数据显示,2018年宁波和郑州经济总量首次突破1万亿元。佛山紧随其后,2019年突破1万亿元没有问题。

而更多的城市正在冲刺进入万亿GDP俱乐部的行列。比如2018年泉州、西安、南通、东莞的经济总量都在8000亿元以上,济南如果算上合并划入城区的莱芜,2018年经济总量为8862.21亿元。

按此看,这些城市很快在2020或2021年左右进入万亿经济总量的行列。此外,烟台和合肥的经济总量已经接近8000亿。

目前达到或接近万亿GDP总量的城市接近20个,单纯以经济总量的万亿元标准看,未来的新一线城市或许就在其中。

不过大部分专家认为,很多“万亿级”城市是单一的工业型城市,距离政治、文化、科技、教育、金融中心仍有差距,城市综合性功能不足,难以被称为新一线城市。而经济总量大、对外辐射能力强、综合功能完备的城市,有成为新一线城市的可能。

万亿GDP俱乐部扩围

据了解,2018年有16个超过万亿元经济总量的城市,新加入的城市是宁波和郑州。处于9000亿元水平的有佛山。2018年经济总量在8000亿元以上的就有5个,分别是泉州、西安、南通、东莞、济南(包含莱芜)。

因此,不出意外,在2019年佛山经济总量突破1万亿元后,2020年西安、济南最有可能接力进入万亿GDP城市的行列,泉州和南通等会加快进入晋级经济总量万亿元水平。

另外哈尔滨、合肥、烟台、福州的2018年经济总量在7000亿元的水平。其中福州、烟台、合肥的经济总量达到7800亿元左右,2021年前后,这些城市经济总量也会快速进入万亿经济总量的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省会城市经济增速可能会更快,因为聚集大量资源的省会城市,比单一的工业和外贸城市发展潜力大。

河海大学苏南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奇洪认为,从长期发展趋势看,一些省会城市的发展潜力不可小觑。比如南京的发展潜力比苏州要大,现在苏州的经济总量比南京超出一大截,但是南京科技等实力更强,全省也在全力打造省会城市群。

“很多省份都在强调提升省会城市首位度,提升省会城市经济在全省的比重。”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不只是因为很多省份采取各种政策促进省会城市经济总量快速提升,实际上省会城市快速发展也有其它机遇。

以济南为例,2018年济南进出口总额只有870.49亿元,同比增长13.73%,相比2018年青岛和烟台进出口总额分别达到5316.13亿元、3047.63亿元的水平,济南外贸数字显得偏低。

考虑到济南和烟台经济总量差不多(不考虑莱芜并入济南),济南经济总量也与青岛差距3000亿元左右,济南对外贸经济的依存度要大幅低于烟台和青岛,如果2019年以及此后几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浪潮持续的话,济南经济受外贸放缓的影响要小一些。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些专家认为,沿海发达城市在2018年经济放缓,与外需放慢有关,比如杭州、深圳、广州的经济增速分别降低到6%、7%左右的水平就是例子。但是内陆的武汉、西安、成都经济仍发展较快,与这些地区受外部经济冲击小有关。

新一线要有综合功能

不过,尽管像南通、泉州、佛山、东莞、无锡等城市经济总量逐步跨越和进入万亿GDP行列,但这些城市能否被定义为新一线城市,存在争议。

因为这些城市和苏州一样,主要是工业为主,在教育、科技、文化、交通等发展方面,相比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仍有相当差距。

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认为,像包头、鄂尔多斯原先经济总量是超过呼和浩特的,但是包头和鄂尔多斯经济总量即便达到1万亿,仍不能称为新一线城市。

因为包头和鄂尔多斯综合服务功能还不到位,这与苏州一样。苏州经济总量远高于南京,但是苏州的科教等功能无法和南京比较。“要做中心城市,需要大学、大型商业银行、科研机构等都在这个城市,像南通经济总量很快达到1万亿,但是综合功能不足,达不到新一线城市。”他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南通、泉州、东莞等地经济总量已经在8000多亿元,不出意外,经济总量很快要达到万亿元。但是这些城市没有一所211和985大学,而经济总量只有这三个城市一半的厦门,却有985大学。

西安的经济总量也只是8000多亿元,但是却有3所985大学、8所211大学,还有大量的国家级实验室和科研机构,同时西安拥有米字形高铁枢纽。因此,像南通等城市经济总量虽大,但还需要在交通、教育、科技、文化、医疗、国际交往、旅游等方面多下功夫。

也正是因为此,泉州、南通等等非省会的地级城市,尽管经济总量大,但是对外来人口的吸引力较弱,人口增长缓慢。

根据南通统计局的数据,南通常住人口已经13年负增长,是江苏省全省唯一人口自然增长率负增长的城市,近年来南通市人口一直处于净流出状态。

同样,烟台GDP也接近8000亿,但是多年来人口增长缓慢,2017年末烟台全市常住人口708.94万人,比上年末仅增加2.54万人。同样是2017年末,泉州全市常住人口865万人,比上年末增加7万人。

苏州2017年末全市常住人口1068.4万人,仅仅比上一年增加5.83万人,同期长沙、杭州等地常住人口增加几十万人。

很多工业城市经济总量大,为什么对人口的吸引力不强,原因在于收入低。

比如2017年江苏平均收入最高的是省会南京98106元,紧随其后的是苏州为87431元,从收入水平看,南京的吸引力更大。

南京2017年年末全市常住人口833.5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6.5万人,增长0.79%,人口增速和增加数量略胜苏州,这可能与南京服务业比重大,服务业工资更高有关。

南京师大商学院教授卜海认为,要成为新一线城市的话,需要有综合功能,国家中心城市可以是一个参考标准。

除了一线城市,目前我国已有天津、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西安被明确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

(编辑:耿雁冰)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