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1-2月规上工业增速回落至5.3% 未来有望企稳回升

2019年03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冯钰林  

国家统计局3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3%,创下近年来月度数据的新低。

国家统计局3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5.3%,创下近年来月度数据的新低。分析指出,由于今年春节在2月初,节前节后放假的影响均体现在1-2月份,剔除这一因素影响,工业增长6.1%。

三大门类中,采矿业增速出现了3.3个百分点的回落,但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却保持着7.5%、9.3%的增长。分析指出,近几个月PPI尤其是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的连续大幅回落带来这种背离。

在去年出现负增长的基础上,今年1-2月,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再度下降5.3%,汽车产量更是下降了15.1%。尽管新能源汽车产量保持着53.3%的快速增长,但由于体量有限,这种新旧转换注定是个长期过程。

今年的工业面临着更复杂的外部环境,但两会期间,中国在制造业减税降费领域也释放了更多政策利好,工业有望在动态平衡中逐步企稳。

春节因素影响

今年1-2月份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由去年12月的5.7%回落至5.3%,创下了多年来的新低。

在3月14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司长、新闻发言人毛盛勇指出,尽管增速回落,但剔除春节因素,1-2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1%,增速较上年12月份加快0.4个百分点。

他指出,春节前4至5天,节后15至20天会对生产活动带来一定影响。今年春节在2月5日,节前4天也是在2月份,2月5日之后的15至20天也集中在2月份,所以对工业生产来讲,整个春节的影响都集中反映在2月份了。

“而去年春节是2月16日,春节前期效应反映在了2月份,后面的15至20天有一部分延迟反映在3月份。这就是为什么工业增长速度要进行春节因素剔除的原因。”

在工信部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所工程师张亚丽看来,前2月工业增速略低于预期。3月14日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工业增速的回落一方面是因为上一年基数较高,2018年1-2月的工业增速为7.2%,创下了当年的高点;另一方面则是,三大门类中,采矿业增速出现了明显下降。

分三大门类看,1-2月份,制造业增长5.6%,加快0.1个百分点;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6.8%,回落2.8个百分点;而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了0.3%,增速较2018年12月份回落3.3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采矿业下游行业的增速并不低: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了7.5%,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了9.3%;与此对应的是钢材产量17146万吨,同比增长10.7%;十种有色金属903万吨,增长6.2%。

张亚丽指出,进入采暖季后,采矿业生产会受到环保整治的影响,上游采矿业受限的背景下,中国可能会通过增加进口来满足下游原材料的供应。

而在中国社科院工经所工业运行研究室副研究员张航燕看来,造成上述背离的主要原因在于原材料价格的下降。

3月14日,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两年上游原材料行业价格高企,抬高了基数,近几个月PPI尤其是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指数连续大幅回落,“所以,尽管1-2月钢铁等产品产量仍然大幅增长,但采矿业增加值却出现了增速回落”。

张航燕指出,过去几年间随着过剩产能的出清,采矿业等上游行业的利润明显改善;今年稳投资有望进一步发力,因而下游需求也未见疲态,未来采矿业有望保持较高增长。

工业新动能快速增长

继2018年中国汽车产量同比出现3.8%的负增长之后,今年开年的汽车产量增速再度加速下滑。今年1-2月,汽车制造业全行业增加值下降了5.3%,前2月汽车产量为372万辆,同比下降15.1%。

毛盛勇指出,中国汽车制造业最近几个月生产、销售都出现了回落。实际上全球主要国家的汽车生产、销售都出现了回落,这是一种全球同频共振式的回落。

“尽管汽车生产往下走,但汽车增加值的增长速度并不是同幅度下降的,汽车的产量可能下降得多一点,但增加值下降不一定那么多。为什么?就是因为结构在变化。” 毛盛勇表示。

他指出,近年来汽车的消费和生产在不断升级,这种结构变化使得汽车的产量虽有一定程度下降,但增加值下滑的幅度远没有产量下降幅度那么大。

新能源汽车是汽车生产中的唯一的亮点。1-2月新能源汽车产量13.8万辆,增长53.3%。

张航燕与张亚丽均认为,在“双积分”等多重政策红利中,新能源汽车产销尽管增速很快,但体量仍太小,不足以提振整体汽车行业。去年汽车行业产量高达2796.8万辆,而新能源汽车只有129.6万辆。

国家统计局工业司高级统计师江源指出,工业新动能保持着快速增长:1-2月份,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4%,高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1个百分点。具有较高技术含量和较高附加值的工业新产品产量保持快速增长。其中,3D打印设备、石墨烯、城市轨道车辆、太阳能电池等产品产量增长较快,同比分别增长199.6%、166.7%、57.1%和13.5%。

不过,正如新能源汽车之于汽车行业而言,由于前者体量太小,这种新旧动能转换注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私营企业增长加快

展望未来,张亚丽认为,今年的中国工业面临着不确定的隐忧和确定的利好。

前者是指,国际环境波谲云诡,贸易摩擦悬而未解。1-2月,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17255亿元,同比名义增长4.2%,仍然在低位徘徊。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工业生产下降了0.3%,显示其对未来所面临的外部不确定性心存疑虑,不排除部分企业将工厂转移到其他地区。

而后者则体现为,中国政府针对制造业释放了一系列政策红利。比如今年将制造业增值税从16%降低到13%,这将会极大地提振制造业信心。

此外,江源指出,1-2月私营企业增长有所加快。1-2月份,私营企业增长8.3%,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高3.0个百分点,较上年12月加快0.5个百分点。

在张亚丽看来,去年三季度以来,中国针对民营企业所面临的困境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随着这些措施的落地,工业领域的民营经济正在好转。

展望未来,张航燕认为,今年中国工业经济的主基调是“变中求稳”,国内处在结构调整的过程之中,外部环境又发生了很多变化;不过由于制造业领域减税降费力度超出预期,工业领域的预期正在回稳,这有望体现在后几个月的数据上。

张亚丽预计,在内部确定性抵消外部不确定性的动态平衡中,未来的中国工业有望逐步企稳回升,追求更高质量的发展。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