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卢布宽幅震荡 中企汇率风控谁在套保,谁在裸奔?

2019年04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中信银行国际业务部贸易融资处资深专家王金金曾表示:这两年美元升值的预期较强,企业不但要应对汇率风险,还要应对利率风险。

“中国企业赴俄罗斯开展业务,现在主要有两个难点,一是汇率波动较大,企业缺乏套保的手段;第二则是对当地法律法规不熟悉。”日前俄速通CEO于航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幅波动的卢布汇率加大了对俄贸易的风险,去年卢布兑美元,仅4月一个月的时间,贬值就接近10%。一年下来,贬值幅度20%左右,如此难以把握的节奏,让个别企业对俄贸易甚至出现“腰斩”。

中俄贸易之间的挑战在与俄罗斯的汇率波动等因素。(新华社)

对俄贸易增速快基数小

于航所在的企业专注服务中俄跨境电商,他亲历了中国对俄罗斯发展的电商爆发式增长。

他认为,中俄跨境电商目前呈现两大特征,正在从跨境交易向电商本土化和数字贸易方向演进,2013年到2018年,五年间,中俄的跨境电商发展迅猛,中俄间的跨境包裹数量从3600万件上升至3.38 亿。其次,中俄贸易正在经历从“中国商品出口”向“中国品牌出海”的衍进过程,中国制造要从小商品批发城走进大商场,寻求海外市场品牌认知度,建立海外市场黏性客户群体等等。从中国出口到俄罗斯主要产品是电子产品、服装、玩具和其他消费品,而从俄罗斯进口的商品则主要集中在面粉、糖果、食用油等。

不过于航认为,中俄跨境贸易虽然上升幅度较大,但是整体规模依然较小。中俄贸易之间的挑战在与俄罗斯的汇率波动等因素。俄罗斯近年来汇率一直呈现宽幅波动中,对于大型企业来说还好,有一定的套保手段,而中小企业则多数处于“裸奔”状态,汇兑的波动,可能瞬间将利润侵蚀。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们出口俄罗斯牛仔服装的量已经大幅缩水,现在基本上一年也就是十万美元的出货量,相比2017年少了不止一半,主要是汇率波动较大,风险比较难以把控。2018年,卢布贬值的幅度较大,特别是4月,卢布兑美元下跌近10%,卢布下跌导致出口到当地产品价格被动升高,影响销量。此外,卢布贬值也影响到一些当地进口企业的效益,个别企业出现经营困难,拖欠货款的情况,因此我们对于大额出口也较为谨慎。”4月16日,广州新塘一家牛仔服饰生产商陈明(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4月16日,一家小家电企业负责人也告诉记者,由于去年卢布整体呈现下跌趋势,有采购商提出延期收货,且没有具体的延期期限,自然付款期也被推迟。“幸亏买了保险,保险公司帮忙去协商,最终拖了1个多月还是提货付款了,但是其中的煎熬并不是简单几句话可以形容。”

原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公使衔经济商务参赞张地曾多年在俄罗斯工作,对于中国企业入俄,以及俄罗斯企业出海中国的情况熟稔。

张地认为:目前中俄两国经贸关系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两国中小企业合作上,中国企业在走出去之前,增加对俄罗斯的了解,加大互信,并且加强产品质量监督。中俄两国都是市场经济国家,两国鼓励相互投资,因此,两国的政府机构都应力争创造更好的条件、增加优惠政策让中俄经贸合作更加顺畅。比如中俄政府间就有一个投资合作委员会,由双方副总理牵头,每年要讨论包括宏观、微观及中俄贸易企业的相关问题,旨在解决、改善、加速中俄贸易。若企业有相关难题,也可通过这些政府渠道反馈。

三家航空公司损失超60亿

随着企业对外贸易的不断加码,汇率波动造成的影响越来越显著。

根据年报显示,截至4月21日,去年A股上市公司因汇率波动已经产生37.35亿元的汇兑损失。三家航空公司的损失巨大,其中中国国航目前在A股上市公司中损失最大,达到23.77亿元。根据中国国航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8亿元,利润总额99.58亿元,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6.2亿元,分别下滑13.27%和8.4%,汇兑损失是影响利润的重要因素之一,几乎侵蚀其1/3的利润。

除了中国国航之外,东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的损失也不小,仅因汇率波动,分别亏损20.4亿元和17.42亿元。

不过硬币总有两面,也有公司“躺赢”,如中国石油在去年人民币大幅波动的背景下,仅汇兑收益就超过10亿元,达到11.45亿元。

面对汇率的波动,多数企业显得较为茫然。“我们企业进出口业务此前比较小,没有做过任何保值或者对冲的措施,一直都处于‘裸奔’状态。不过去年进口采购增加,明显感觉到压力,特别是下半年一段时间美元升值较快,导致成本飙升,利润被大幅挤压。”4月16日,华南一家油品进出口公司的负责人表示。

4月16日,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中国经济实体的增强,跨国交易也会越来越频繁,企业做好汇率的对冲和保值工作也尤为重要。

中信银行国际业务部贸易融资处资深专家王金金曾表示:这两年美元升值的预期较强,企业不但要应对汇率风险,还要应对利率风险。“以企业跨境融资为例,要经历借款、用款、收款和归还等四个环节。当上述环节出现币种错配时,企业就将面临汇率风险。此外跨境融资畅通期限较长且多为浮动汇率,在债务续存期间若遇加息,企业则将面临利率风险。”

4月16日,中国国际期货研究院分析师张庆、姜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出口企业是天然的本币多头套期保值者,进口企业则是天然的本币空头套期保值者。出口企业在外汇市场上的操作是买入本币期货合约,而进口企业的套保过程是在外汇市场上卖出本币外汇期货合约。目前市面上有多种方式可以减少企业在汇率上面临的损失:与银行签订固定价格结汇、远期外汇交易(如远期外汇契约DF或NDF)、外汇掉期(如交叉货币互换合约CCS)、外汇汇率套期保值和外汇期权业务;或增加本币对其升值较小的币种作为贸易收汇币种,亦可以减少汇兑损失;外汇风险敞口套保;及时结汇、提前或延期结汇;还可以向银行申请办理出口押汇、出口保理、付费提前结汇都可以锁定汇价;向保险机构购买货币汇率保险,聘请专业研究机构咨询汇率方面的研究建议结汇时机和方式等方法减少汇兑损失。

任何一种金融工具都是收益和风险并存的,企业很难在纷繁复杂的金融工具里做出正确抉择。面对外汇波动,满足企业应对风险的最佳方式还是套期保值。套期保值锁定了反向风险,减少损失。

4月16日,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是自己不想做汇率的套期保值,只是委托银行要收取1%到2%的手续费,这对于利润已经薄如刀片的中小企业来说,实在再无空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