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带一路 > 正文

渣打集团主席韦浩思: “一带一路”债务可持续问题是挑战 但更应“迎难而上”加强治理

2019年04月2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和佳,吴睿婕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下称“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4月25日,渣打集团主席韦浩思出席“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并作演讲。他在会上

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下称“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4月25日,渣打集团主席韦浩思出席“一带一路”企业家大会并作演讲。他在会上表示,展望未来,“一带一路”建设应更强调项目的质量,而且,私营部门应该发挥基础性作用,促进更多的多边平台参与到建设中来。

此次到访中国,韦浩思除了参加高峰论坛以外,他还拜访了许多监管机构和金融机构,寻求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进一步合作。记者获悉,4月24日和25日,渣打分别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中国进出口银行签署了“一带一路”框架下的相关合作协议。

4月26日,韦浩思在北京接受了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内的媒体群访,就渣打参与“一带一路”合作情况、防控项目风险、鼓励私营资本参与等问题一一进行分析。他在采访中表示,在渣打银行遍布全球的分支机构中,有4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渣打进入其中很多国家的历史已超过一百年,对当地的市场和企业经济有非常深入的了解。

“2018年,渣打银行支持了大约一百个‘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项目总金额达到两百亿美元。这显示了我们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承诺和支持,渣打也是最早将‘一带一路’倡议作为集团战略重点的国际金融机构之一。上述的这些成就也表示渣打不光是在语言上做出了承诺,而且落实到了非常具体的行动。”他说道。

深耕沿线市场

《21世纪》:你如何评价“一带一路”五年多以来取得的成就?渣打银行在其中的参与情况如何?渣打为什么将“一带一路”作为业务重点?

韦浩思:总体而言,在过去的5至6年中,“一带一路”倡议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从渣打参与“一带一路”项目领域来看,渣打有一半项目是在交通基础设施领域,另外在水处理、废物处理还有能源项目的融资上,渣打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从地域分布看,我们在南亚和非洲地区的参与度非常高。我认为,渣打能够作出贡献的原因是,我们在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市场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和广泛的业务。我们对“一带一路”相关市场当地风险有着深入了解,这能够帮助我们克服这些项目的复杂性。另外,渣打银行和包括世界银行、亚投行在内的许多全球性的、区域性的多边机构都有着非常好的业务关系,有利于我们共同参与到“一带一路”相关项目的合作中,共同确保这些项目的可行性,让这些项目的风险和回报可以达到较好的平衡。

《21世纪》:渣打在防控相关项目风险方面有怎样的经验?

韦浩思:我们提供一个非常系统性的方法和机制,来分析和解决项目风险。项目风险包括信用风险、行为风险、金融犯罪风险、环境风险和社会风险等,在这些领域渣打都秉持着非常高的标准进行评估。此外,我们也和其他金融机构进行合作,比如我们和中信保的合作就是为了减轻项目风险,我们还和IFC(国际金融公司)合作提供混合融资。我们认为,利用这些信用缓释的工具和手段,加上有效的公司治理落实风险管控措施,可以大大增加项目可行性。这样的机制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对于东道国来说也非常重要,可以保证项目达到预期的经济和社会回报效果。

另外,如果一个项目能够通过可行性研究,那么它产生的相关回报也就应该能够负担得起债务。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债务可持续性问题一直是个挑战,也存在争议,但我们不应该因此就停止“一带一路”项目,相反我们要加强项目治理,降低风险,使得项目变得可行可持续。

鼓励私人资本参与

《21世纪》:五年多以来,渣打银行是如何与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进出口信用保险机构等金融机构开展合作,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渣打银行的角色是什么?

韦浩思:在中国我们和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合作,包括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中信保等机构。另外,我们也和许多多边金融机构和开发机构合作,比如世界银行旗下的国际金融公司、亚投行,新开发银行等。在非洲,我们也和当地各国的开发性银行合作,为的就是把这些多边和区域性的开发机构和金融机构都聚集在一起共同支持“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渣打银行的总部在英国伦敦,而我们在香港、新加坡、上海和深圳等重要的金融中心也广泛开展业务,也有悠久的历史。在这其中,我们可以作为一个桥梁的角色,起到协调和引荐的作用,把这些金融中心连接起来,让更多的来自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资本共同来参与“一带一路”相关的项目。

《21世纪》:如何更好地鼓励私营资本参与?

韦浩思:我的建议是,可以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开发信息库,让私营部门的公司看到“一带一路”倡议下有哪些潜在的项目或者正在进行的项目有投资的可能性,把这些项目的特征和相关的信息公布给私营部门,可以大大增加项目的吸引力。当然,如果项目相关的关键风险也能透明化,效果会更好,但是实现这一点的难度更大。我相信,依靠一些十分了解本地市场风险的金融机构来做协调工作是非常必要的,我们愿意做这样一个角色,引进更多的投资到“一带一路”的项目中来。其实渣打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我们举办了很多论坛,也把项目介绍给投资者。

充分利用金融科技

《21世纪》:渣打上个月拿到了香港虚拟牌照,也在与中国一些金融科技公司开展合作,未来将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支持“一带一路”发展?有哪些计划?

韦浩思:我们在很多“一带一路”相关的市场都和金融科技公司展开合作。2017年12月我到上海,亲自和蚂蚁金服签订了有关“一带一路”市场合作的协议和谅解备忘录,在签署协议之后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之内,就结出了很丰硕的成果。比如我们和蚂蚁金服共同推出了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跨境汇款业务,帮助在香港工作的菲律宾人把钱汇回祖国,大大加快了汇款的速度和准确性,降低汇款的成本,这个项目取得了成功。此外,2018年上半年,我们在非洲推出了第一家没有实体网络的纯电子银行。目前,我们在非洲多个国家都有相应的电子银行计划,在未来的几个月内,我们预计会在4到5个非洲的国家推出电子银行,不久的将来这个网络会扩展到9到10个国家。另外我们也利用人工智能帮助我们进行风险的分析,诸如在金融犯罪防控方面。

《21世纪》:有分析认为,未来随着贸易面临较大调整压力,中国外汇储备有可能受到影响,使 “一带一路”建设面临一定的资金挑战。对此你怎么看?

韦浩思: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现在的经常账户盈余比过去少,长远看出现赤字的可能性增加。但与此同时,随着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断开放,中国的净资本流入也在增加。因此,我对未来的预期是,随着中国向国际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将有越来越多的净资本流入中国,这将抵消那些减少的经常账户流入资金。因此,我认为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中国的外汇储备会大幅下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