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中国要为“后布雷顿森林体系2”时代做好准备

2019年05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国重振制造业以及减少经常项目赤字的做法,可能会改变目前全球以美元为主要货币的金融体系,对于这个可能的变化,中国应该做好准备。

美国重振制造业以及减少经常项目赤字的做法,可能会改变目前全球以美元为主要货币的金融体系,对于这个可能的变化,中国应该做好准备。

冷战结束后,美国与新兴市场之间形成了“布雷顿森林体系2”,即美国通过经常项目赤字消费来自东亚日本、韩国等经济体的商品,以及沙特等能源输出国的石油,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则将贸易盈余用来购买美债等安全资产,美国则将这些资金用于全球投资,形成了一个新的循环。2000年以后,中国加入了这一个循环,并成为美债最大持有国。

但是,自从特朗普政府就任后,美国的经济战略将最终会摧毁“布雷顿森林体系2”。这是因为,美国首先解除了石油出口的禁令,美国更加依赖本土和加拿大生产的原油,欧佩克(OPEC)在美国进口原油中所占比重大约只有1/3,美国已经成为石油输出国,中国则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其次,美国政府试图通过国内减税以及增加关税的方式,重振本国制造业,实现进口替代, 从而缩小贸易逆差,改善经常项目赤字。为此,美国针对中国、欧盟、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发动了关税战。

中国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是美国最大的逆差来源国,这是由全球分工决定的,美国公司在这种分工中获得了比重最大的利润,美国消费者也享受了低价商品的好处。但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则会持续降低中国出口美国的规模,截至今年4月,中美贸易额占中国外贸总值比重创下新低,仅为11.18%。这意味着中国在两国贸易中的顺差将会减少,同时中国必须消耗大量外汇进口石油,因此,中国将缺乏继续购买美债的能力,甚至可能被迫减少持有的美元资产。

美国的贸易赤字是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必然结果,但是,这其中存在特里芬难题:全球对美元储备的积累需要美国积累经常项目赤字。随着世界储备需要的增加,美元储备增长将不可持续地增加美国的外债。这个时候,要么美国停止增加或杜绝经常项目赤字,导致全球储备不足;要么,美国债务将随着全球名义GDP增长而无限上涨,最终破坏美元和其作为储备货币的价值。

就像布雷顿森林体系因为美元与黄金被迫脱钩一样,“布雷顿森林体系2”也存在某种脱钩的临界点,出现系统崩溃的可能。没有人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因为什么发生,但美国政府目前的一系列政策正在制造这样的风险。

触发上述所说的体系崩溃的一个可能原因是,当美国利用这些新兴市场国家的低成本资金融资(借债)后,其对外直接投资的收益越来越低,不足以支付这些债务足够有吸引力的利率。那么,这个系统就会变得不稳定,人们开始怀疑和撤离。

但是,一个更大的可能是美国债务不断刚性膨胀,但世界开始没有足够的资金接盘。这种风险就在眼前,在过去的三年里,美国财政赤字继续增加,但是,由于美国政府发动的关税战,让世界开始怀疑美元作为全球货币的前途,很多贸易国家也没有能力继续购买美债,从而出现“断裂”。其中一个结果可能是美联储不得不为了填补赤字增加印钞,被迫让国债货币化,最终造成美元贬值,甚至失去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

包括桥水基金创始人雷伊·达里奥、贝莱德的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都曾发出过警告,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日子屈指可数,可能出现巨幅贬值。事实上,除了关税政策导致中国等国家弱化接盘美国国债能力之外,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正在迫使欧洲联合中俄印等国家构建独立的金融支付体系,一旦建成,由于美国已经成为石油输出国,未来的石油交易可能大部分以欧元、人民币等支付,将进一步摧毁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

在上周三,投资者对规模270亿美元的十年期美债投标倍数为2.17,创2008年3月以来最低,意味着投资者对十年期美债需求的减弱。在此次拍卖会上,由中国和日本为首的外国投资者的美债认购比例已经逐渐缩小,使得美债国内投资者认购压力增大,而美联储则在缩表进程中。

由于中国拥有2万多亿美元资产,而且外国投资者已经对美国债务失去兴趣,或者说没有能力继续购入,美元资产的安全风险将会逐渐显现。这是美国政府通过制裁别国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可见的巨大的风险。虽然中国不太可能抛售美债打击美国金融市场,但鉴于眼前的风险以及氛围,如何确保外汇储备安全的挑战已经摆在眼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