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丨日本经济是否真的进入衰退期?

2019年05月15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亚南  

一致指数的下滑意味着3月份多种经济指标的下滑,所以,内阁府的这个判断引起了大家对此的关注:本来应该在明年东京奥运会之后才会出现的景气衰退是否已经提前。

鉴于3月份显示景气动向的一致指数的下滑,日本内阁府下调了对日本景气基调的判断,把上个月的“出现下滑的迹象”的判断下调为“恶化”的判断。一致指数的下滑意味着3月份多种经济指标的下滑,所以,内阁府的这个判断引起了大家对此的关注:本来应该在明年东京奥运会之后才会出现的景气衰退是否已经提前。

从2008年以来,日本内阁府每月都会发布对日本的景气基调判断。这个判断分为“改善”“恶化”等5个等级,而“恶化”的定义就是景气衰退可能性非常大。在以往的发布中日本内阁府也只有在2008年和2012年两次使用过“恶化”的判断,而那时正是全球金融危机和欧洲债务危机爆发的时候,日本的景气都因此而衰退,事后都证明了内阁府判断的准确性。所以,日本内阁府这次对景气基调判断的下调,很自然地让人意识到日本经济应该是提前进入了景气的衰退期,但是,也有日本的分析师指出,由于采样太少,过去的事例并不能说明内阁府发布的“恶化”判断一定意味着日本经济走进衰退期,因为日本国内的所得和雇用状况依然比较好,受影响的主要还是出口受挫,今年第一季度日本的出口额连续减少。如果出口有所恢复的话,那么,日本经济就可以避免进入衰退期。

但是,形势似乎并不那么乐观。因为美国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已经搅乱了世界贸易体制,日本想尽快恢复出口并不那么容易。由于日本经济对中国经济的依赖程度的加大,所以,中国经济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影响日本经济。第一季度中国经济有所回升,也让日本对第二季度出口中国出现好转情况抱有期望。但是,特朗普对中国出口产品全面施加关税压力,再次冲击全球贸易,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也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其次,美国对日本的贸易压力也不小,特朗普曾经希望在5月份结束美日贸易谈判,否则会对日本出口美国的汽车等产品施加关税压力。虽然5月份没有可能真正地结束美日贸易谈判,但是,受美国贸易政策的影响,欧洲的景气也不容乐观,日本的出口企业都已经受到很大影响。在日本内阁府下调对景气判断的同一天,丰田汽车的社长公开宣布,日本企业已经没有意愿来维持终身雇佣制度了。这说明现在的经济环境已经让很多日本企业陷入经营的困难而不得不进行改革。虽然就在一个星期前,丰田汽车的财报显示其年销售额超过30兆日元,这是第一家日本企业获得这样的突破,然而这并没有妨碍高瞻远瞩的企业家对危机的认识。而这次内阁府的判断材料中也显示了汽车等耐久消费品的出货指数下降,带动了全体指标的下滑。丰田汽车不无道理的担忧也代表了很多日本企业的想法。

在出口很难打开局面的时候,促进国内的消费就显得更加重要。但是,按计划日本今年要提高消费税率并不利于国内的消费。实际上,安倍政府已经连续两次因为景气原因而推迟提高消费税率,再次推迟显然会更加失信于民。况且,这次消费税率的提高是为了让日本的幼儿教育和保育园全部免费化,以期达到扭转日本人口减少的趋势,这事关日本未来的战略。所以,日本政府宣布,除非发生雷曼危机那种规模的经济危机,否则会如期在今年10月份提高消费税率。但是,提高消费税率会打击本国的消费,这是日本自引进消费税后的经验教训,在出现景气衰退局面时,安倍政府是不是还能按计划提高消费税率呢?在今年参议院大选前,安倍政府必须做出抉择。而这个抉择当然会影响到日本的景气走向。

再一次推迟消费税率的提高,出动大规模财政刺激政策,或许能刺激日本经济,再次延长日本的景气扩大周期。但是,由于日本经济的成熟,景气循环所带来的波动已经不那么强烈。从2013年到2018年的景气扩大期,日本的GDP年平均增长率不到1%,所以,有80%多的日本人对景气扩大并没有实际的感受,似乎长达6年多的景气扩大只是数字上的存在。这实际上也是经济成熟的一种表现,而正是这样的成熟,才让东京奥运会对经济拉动没有预期的那么大,同样,消费税率的提升对消费的打击也不会很大。即便是日本进入景气衰退期,也不会出现很大的滑坡。而长期的危机意识也有可能让日本企业在景气衰退的时候反而更能发挥出他们的竞争优势。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