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突发!美拟将华为列入出口管制“黑名单”,中国此前已有107家实体被纳入

2019年05月16日  08:0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缴翼飞  

截至目前,中国被纳入美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的机构和个人已经达到了107家,另有49家中国实体被纳入未经验证清单。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地时间5月15日签署行政命令,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允许美国禁止被“外国对手”拥有或掌控的公司提供电信设备和服务。

同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把华为及其子公司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名单”。不过截至发稿,美国商务部尚未就此发布正式通知。

在此之前的5月14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四家中国公司实体和两名个人实体纳入美国产业与安全局出口管制实体清单。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截至目前,中国被纳入该实体清单的机构和个人已经达到了107家,范围涉及到机械、超级计算机、半导体、航空航天、光学仪器等多个领域的龙头企业、核心研究机构及个人。

除上述107家实体清单外,美国于4月10日将37家中国公司和学校列入“未经验证实体”名单后,目前已有49家中国实体被纳入未经验证清单。其中包括中科院部分研究院所以及人民大学、同济大学等高校,还有汽车零部件、精密光学和电子等领域的企业。

华为就此事向媒体回应,华为是5G电信设备领域无可比拟的领导者,我们也愿意和美国政府沟通保障产品安全的措施。如果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也不会使美国更强大,只会迫使美国使用劣质而昂贵的替代设备,在5G网络建设中落后于其他国家,最终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不合理的限制也会侵犯华为的权利,引发其他严重的法律问题。

中企成为美国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的执法焦点

(图:美商务部近日发布通知,将若干中国企业与个人纳入管制清单)

在5月15日举行的机工智库发布会上,机工智库研究员鲁欣向记者表示,美国出口管制的杀伤力极强,新兴和基础技术是美国管制的重点,当前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出口管制的焦点。美方还进一步限制科研合作、切断人员流动通道,并通过“管制+诉讼”组合拳打压中国企业。

 “美国商务部刚出了一个报告,将16个外国公司和个人纳入实体清单,新增实体包括在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设有分支机构的4家公司,中国大陆2个实体,现在总共是107家,范围涉及到机械、超算、半导体、航空航天、光学仪器等多个领域的龙头企业。”

“实体清单就是一份黑名单,一旦被列入这个清单就失去了在美国的贸易机会,会遭到技术封锁和国际供应链隔离。”鲁欣说

(图:鲁欣介绍美出口管对中国的影响)

比较典型的案例就是福建晋华案,去年10月29号美国产业与安全局决定将福建晋华纳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同年11月1号美国司法部启动了“中国计划”,指控晋华和中国台湾联华电子从美光科技窃取相关技术,犯有经济间谍罪,同时提起民事诉讼。鲁欣指出,美国将福建晋华纳入“实体清单”,严格限制对中国出口,不仅影响到中国的存储技术提升,更是限制了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

“实体清单之外,被列入未经验证清单虽然不意味着被全面禁运,但对应的商业合作伙伴会因为嫌麻烦不跟你做生意了,所以这两份清单的影响非常大。”他指出,此次纳入美国未经验证清单的企业主要涉及到材料加工、电子设备、激光器和传感器、航空电子等等,说明美国政府高度关注中国进口美国相关领域设备的使用情况。

鲁欣指出,整体来看,中国企业已经成为美国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的执法焦点。美国的主要手段包括综合筛查清单和域外管辖措施。

综合筛查清单的特点是复杂、交叉和重叠,美国的综合筛查清单包括11个,美国商务部3个,财政部6个,国务院2个,这导致企业规避风险的压力不断增大,2017年以来美国财政部执行的民事制裁中,中兴通讯是被处罚的金额最高的。

域外管辖的特点是涉及面广,后果严重,企业稍有疏忽就容易触碰域外管辖的原则。“美国凭什么能这么做呢?就是因为它控制着全球的金融体系,可以对不符合美国利益的集团甚至是个人进行经济制裁。”他表示。

供应链风险增加,关键领域投资审查趋严

鲁欣表示,随着中美贸易冲突的升级, 美国“明枪”和“暗箭”无处不在,供应链安全的威胁在增加,反补贴案件数量不断蹿升,关键领域投资审查趋严,知识产权问题依然严峻。同时,中国装备制造业在低端领域竞争力较强,但在高端领域受制于人,未来面临着严峻考验。

关于美国的“明枪”和“暗箭”,鲁欣指出,美国发动贸易战,表面上解决的是逆差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利用多种手段施压中国,在经济和产业体制方面做出让步,其深层目的是限制中国在技术和产业上升级,尤其是要遏制中国企业在高技术领域的发展,美国更新版的301报告针对中国制造业,尤其是先进制造业发展设限的导向性极强。

知识产权方面,鲁欣指出,首先,美方“301调查”导致中美贸易冲突不断升级;其次,近年来,针对中国关键领域和先进技术的“337调查”案件大幅上升,“我们做了一个统计,近年来美国对我国高技术产品的337调查明显增加,2018年主要涉及存储器、无人机和显示屏等领域。”再次,假冒海关扣押问题非常突出,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署发布的统计报告显示,中国是美国扣押侵权商品最主要的来源地,占到美国扣押总额的近80%。

供应链安全的威胁也有所加大。鲁欣指出,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美国、英国、德国等国家都在对供应链安全进行评估,中国的高技术企业会受到较大影响,“卡脖子”的技术和产品已经成为影响我国供应链安全的重大风险因素。

在产品结构上,鲁欣称,中美贸易中,中国竞争力最强的产品主要是技术含量较低的产品,比如说机动车零部件、集装箱、电缆、工程机械零件等;中国严重依赖美国进口的产品主要是技术含量较高的产品,而且大部分都是被美国实施出口管制的产品,例如说半导体、制造设备、其他航空器等,总体来看这是中国装备制造业在低端领域竞争力较强的方面,但在高端领域受制于人。

关键领域的投资审查也日渐趋严,鲁欣表示,去年美国《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立法落地,外国投资委员会( CFIUS)大幅扩权,并启动了试点项目,27个行业被重点关注,包括飞机制造、飞机发动机部件制造等。鲁欣指出,美国在上述领域对华投资审查非常严格,而且美国国会未来两年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就是外国投资委员会立法的推进和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装备制造业还面临着严峻的反补贴问题,2018年国外对中国装备制造业反补贴调查达到了14起,创下历史新高,同比增长了3.7倍。

关于中美关税战升级,鲁欣指出,美国将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提高到25%,这占到了2018年美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46%。有分析认为,如果美国把四轮关税都征了,最终打击的是美国的消费者,美国的GDP将减少

0.37%,一个美国的四口之家每年会增加767美元的成本,关税还将导致美国93万人失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