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贸信息 > 正文

纠纷调解从1年缩短到2小时 广东自贸区知识产权保护“升级”

2019年05月2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没想到这么快就把问题解决了,该有的赔偿和司法确认都有了,维权变得非常方便。”参与调解的美国金霸王营运有限公司(下称“金霸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律师频频点赞。

“没想到这么快就把问题解决了,该有的赔偿和司法确认都有了,维权变得非常方便。”参与调解的美国金霸王营运有限公司(下称“金霸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律师频频点赞。

这样一则涉及进出口的知识产权纠纷如果放在以前,仅走完行政与司法程序就要1年以上,而现在解决同样的问题2小时即可搞定。

带来这一改变的是南沙自贸区法院驻口岸知识产权纠纷调处中心(下称“调处中心”),这也是全国范围首创法院与海关合力保护知识产权的创新之举。

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南沙自贸片区已经创造性地解决了耗时长的问题。-甘俊

南沙自贸区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张志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将司法调解服务直接提供到一线口岸,可以及时对源头发生的知识产权纠纷进行调处,以最快的时间和最低的成本妥善解决。

实际上,这只是广东自贸试验区在创新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上的一个缩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除南沙自贸片区4月24日挂牌成立调处中心外,深圳知识产权法庭也于2017年底在前海自贸片区设立,同时上线的还有横琴自贸片区知识产权快速维权援助中心。

受访专家表示,国际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越来越成为吸引企业落地的首选因素。广东自贸区之所以加速形成保护知识产权的体系,根本上是想通过优化法治环境,吸引更多的高端生产要素和业态新模式。

怎样从1年缩短到2小时

5月21日,广州南沙调解现场,涉嫌侵权与被侵权双方代理律师正焦急等待。

最终,这批货值约11.5万元的知识产权纠纷案,在法官和特邀调解员的耐心调解下达成协议并签署和解协议书。

事情的起源来自于不久前南沙海关的一次抽检。南沙海关发现,一批申报出口至尼日利亚的电池,印有“DURACELL”的商标标识,涉嫌侵犯权利人金霸王公司相关知识产权,海关当即向权利人发出《确认知识产权状况通知书》。

事实上,此类侵权在南沙海关已是常事。仅2012年至2017年10月期间,南沙海关保税港区查验科就查发侵犯知识产权情事212起,涉及Nike、CK等90余个品牌,货值约4179.3万余元。

为此,广东自由贸易区南沙片区人民法院在海关设立了驻口岸知识产权纠纷调处中心,在海关即可调解纠纷,还能获得司法确认。在权衡诉讼成本后,权利人决定通过调处中心化解纠纷。

来自“一带一路”国际商事调解中心的特邀调解员李启首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处中心”最明显的优势就是快。调解过程只需2小时,司法力量从矛盾源头介入后,被控侵权人更早承担起调查、处理侵权环节中应当承担的责任和费用,法律文书作出后,权利人也能及时获得赔偿。

张志荣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调处中心化解纠纷,企业维权成本确实降低了很多。以往的进出口知识产权纠纷,行政与司法程序完成至少要一年以上,权利人还需垫付侵权货物的仓储费,时间越长,费用越高。有了调处中心后,纠纷发生立即调解,当事人更易达成和解,且无需缴纳各项诉讼费用。

除了将处理时间从1年缩短到2个小时,调处中心更关键之处在于极大地提升了自贸区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金融与现代产业研究所所长刘国宏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港口业务很多来自于国际市场,而与国际客户对接首先需要适应国际范式规则。过去很长时间,外企与内地企业涉及专利侵权的案件一是判决时间长,二是判罚轻,造成外企一直对我们知识产权领域违法成本低有看法。

“将‘立案’变‘调解’,南沙的创新就很好地解决了耗时长这一问题,企业自然会对自贸区营商环境的优化有明显感受。”刘国宏说。

南沙自贸区法院副院长李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论是在海关环节提前提供司法服务,还是邀请特邀调解员参与纠纷化解,都旨在提高自贸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加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不断优化自贸区营商环境。

从最严保护到最快解决

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南沙自贸片区已经创造性地解决了耗时长的问题,而前海自贸片区早在2017年底就已着手解决“违法成本低”这一问题。

2017年12月26日上午,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在前海揭牌成立,办理由深圳中院管辖的知识产权案件。该法庭成立的一条重要背景就是,深圳市知识产权案件呈现出基数大、增长快的特点。

数据显示,2016年,深圳全市法院一审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4887件,同比上升63.2%,占广东全省二分之一、全国十分之一。

这一点,安杰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邹雯深有感触。在进入律师事务所前,她曾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任职法官,在中院任职有11年之久。

“深圳本来就要打造知产保护高地,而且高新技术企业多,所以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本身从管辖的案件性质到裁判水平,都是打造知识产权保护高地的重要保障。”邹雯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大疆知识产权部门负责人王晓丹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创新公司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尤为迫切。一般的知识产权侵权诉讼流程需要1年以上时间,但对企业而言即使获得有利的判决结果,也可能错失保护的最佳时机。

在邹雯看来,深圳知识产权法庭之所以设立在前海自贸片区,其实是彰显了对于前海在未来知识产权保护领域会起到重要作用的一个肯定。

“虽然法庭设在前海,但是面向的还是全深圳市的知识产权案件,集中管辖的主要是专利、集成电路布图设计、驰名商标、技术秘密、软件著作权、垄断等案件。”邹雯说。

受访人士评价,从最严保护到最快解决,广东自贸区的创新探索已经加速形成了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2018年12月,深圳出台了被誉为“保护知识产权最严”的法规——《深圳经济特区知识产权保护条例》(下称《条例》),该法规已于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条例》特意明确前海蛇口自贸片区建设“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示范区”,其探索成果条件成熟时可以在深圳全市推广。《条例》还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违法经营额设置了多处可操作性的“倍数罚款”规定,侵犯知识产权行为的违法成本将大幅提高。

“类似最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等自贸区的创新探索,实际上都是借鉴自香港,目的就是为营造对接国际、融通港澳的国际化的法治环境。”刘国宏说。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