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摩根士丹利邢自强:如果贸易摩擦升级,可追加政府发债额度

2019年05月30日  17:4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杨志锦  

如果说贸易摩擦全面升级,对中国经济增速的直接影响达到了1个百分点,我们认为有必要在年中额外追加政府发债额度。这在历史上也有过,也是一种正常合理的通过政府加杠杆的手段去对冲的工具。

贸易摩擦对全球经济增长带来了巨大的下行风险,特别是在全球私人部门的信心依然比较疲弱的情况下,中国经济也面临着下行压力。”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5月29日表示。

邢自强的测算称,假设现在刚刚宣布的这一轮关税持续下去,对中国经济增速的直接影响是0.3个百分点。如果后续还有进一步升级,如涵盖了剩下的3000亿美元出口商品,对中国经济增速的直接影响额外还会增加1个百分点。

“这些只是直接的影响,间接影响很难量化,比如,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企业可能会减少投资、甚至是裁员,这些信心因素在去年下半年就有所显现。”邢自强表示。

对于中国的应对,邢自强的建议是,短期逆周期稳增长,中长期供给侧破僵局。

逆周期稳增长方面,以财政政策发力为主,货币政策为辅,但金融监管政策应该保持稳定,不能轻易改变已经确立的金融监管框架,不能以增加金融风险为代价来稳增长。

财政政策方面,可以增加赤字、盘活存量资金。“大减税后,减税的乘数效应可能相对会小一些,因为减税后,省下来的钱是用于资本开支、消费还是存起来,取决于企业家、私人部门对未来的判断。”邢自强说,“现在面临新的不确定情况下,财政发力的方向可以是一些较为直接的刺激政策,如对汽车消费刺激。”

“如果说贸易摩擦全面升级,对中国经济增速的直接影响达到了1个百分点,我们认为有必要额外追加政府发债额度。这在历史上也有过,也是一种正常合理的通过政府加杠杆的手段去对冲的工具。”邢自强表示。

从中长期来看要通过三大改革,即进一步对外开放、人民币资产国际化,以及国内国企改革,来提振全要素生产率。

邢自强介绍,改革开放40年以来,中国劳动生产率经历了三轮改善,每一轮都是发生在更高水平的大规模开放之后。如80年代设立经济特区,90年代后进一步开放设立浦东新区,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从这个角度,还是有很多空间可以进一步开放,来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他说。

邢自强表示,人民币资产的国际化,实际上是金融市场开放的一部分。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可以改善中国整个资本市场效率、监管和企业治理状况,最后提升资本布局的效率——这对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也会起到积极作用。

“中国最大的一个优势是,中国政府的净资产非常大,主权净资产占GDP的比重超过150%,其中80%是国企净资产。这块如果做活了,提升管理水平、激励机制,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取得收益,足以覆盖现在面临的僵局或困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