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老熟人齐聚一堂的戛纳,今年会有惊喜吗?

2019年05月06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柳莺  

每年5月,戛纳电影节总像盛夏之时的一针强心剂,直捣影迷心中最骚动的部分。

每年5月,戛纳电影节总像盛夏之时的一针强心剂,直捣影迷心中最骚动的部分。

在今年的官方新闻发布会之前,各个地区种子选手和偷跑的入围名单便已经在各类媒体上“漫天飞舞”。近日,戛纳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官方单元的大部分片单(按照每年惯例,发布会后的两周内,会有零星的惊喜影片补入),印证了人们此前关于本届电影节阵容的大部分猜想。不出所料,第72届戛纳电影节,大师齐出马,电影节的老熟人们也商量好了一般扎堆回归。

《丧尸未逝》(资料图)

今年戛纳将开幕影片的位置留给了美国导演吉姆·贾木许的类型片《丧尸未逝》,并且罕见地将其列为竞赛片(通常,开幕影片不参加竞赛),而之前盛传锁定开幕席位的昆丁·塔伦蒂诺《好莱坞往事》则不见踪影。根据戛纳官方的说法,后者尚在后期制作中,倘若能够赶得及在戛纳之前完成,电影节自然愿意张开双臂欢迎。《丧尸未逝》俨然是近几年来最令人期待的戛纳开幕片,不仅因为亚当·德赖弗、蒂尔达·斯文顿构成的全明星阵容将会让红毯熠熠生辉,作者型导演贾木许会在这部恐怖片中带来怎样的惊喜,也让人倍加期待。毕竟,他在1984年就凭借处女作《天堂陌影》捧得“金摄影机奖”,还曾经将“短片金棕榈”、“评审团大奖”收入囊中,十次入围戛纳的履历也着实让人无法小觑。

主竞赛的重磅片单中,“双金棕榈俱乐部”成员的比利时达内兄弟和英国老导演肯·洛奇榜上有名。巧的是,两组导演一直以来都对西欧底层倍加关注,用现实主义的手法刻画当代社会令人心碎的一面。三年前,肯·洛奇凭借《我是布莱克》捧得金棕榈,上台领奖时,他发表了一番檄文般的演讲,引发了人们对于“政治是否在戛纳绑架了艺术”的争论。但不可否认,单凭几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创作方向,为小人物发声这一点,他就值得来自观众的敬意。

除此之外,欧美的中生代作者型导演亦有着抢眼的表现,佩德罗·阿莫多瓦《痛苦与荣耀》再一次获得戛纳的青眼,和导演前作《胡丽叶塔》一样,本片在西班牙的公映日期早于戛纳,但这并未阻挡选片团队对影片的交口称赞和网开一面。同样和戛纳有着深刻“亲缘”关系的泽维尔·多兰和柯内流·波蓝波宇,虽然近几年时有作品问世,但似乎经常处于被戛纳“下放”到次级单元的窘境。好在此番,两人都分别带着《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和《戈梅拉岛》重回主竞赛;而备受瞩目的巴西导演小克莱伯·门多萨,则保持着一贯的创作水准,在令人惊艳的《水瓶座》之后,《巴克劳》将依旧在卢米埃尔电影宫迎来它的世界首映。

每年5月,戛纳电影节总像盛夏之时的一针强心剂,直捣影迷心中最骚动的部分。(IC photo)

每年戛纳最难抉择的当然是“法国军团”,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曾经在自己的选片手记中很详细地描述过在本土电影选择上的举步维艰——一方面,众多的人际关系需要平衡协调,另一方面,来自法国公司源源不断的报名,让片单在新闻发布会前一刻都充满变数。去年,《太阳之女》成为电影节口碑最差的电影之一,也开始让人们质疑戛纳是否在针对本土影片的选择上被太多人情因素所左右。纵观今年的法国入围影片,依然让人不太安心。倘若通过导演前作水准大胆预测,瑟琳·席马安《年轻女孩的肖像》、贾斯汀·楚特《西比勒》、阿诺·戴普勒尚《贝鲁之灯》都似乎会流于中规中矩,当然,也难保这里面有亮眼的爆款突出重围。

去年,“亚洲三大巨头”是枝裕和、贾樟柯、李沧东争夺金棕榈。今年,则只有奉俊昊的《寄生虫》和刁亦男《南方车站的聚会》两部亚洲影片亮相主竞赛,不过作为此前的金熊奖获得者,刁亦男的新作自然备受期待,也在冲奖上被给予厚望。此外,“一种关注”单元惊现另一部来自中国的处女作《六欲天》,出自演而优则导的祖峰之手,这部雷达范围之外的影片,也许能给今年的亚洲作品带来新的看点。

作为世界电影节最高殿堂,戛纳一直都被诟病在挖掘新人方面不如洛迦诺、鹿特丹来得大胆,虽然今年片单上也有不少处女作的身影,显示了策展团队依然试图在长远的未来打造一支属于自己的嫡系队伍,但成熟导演压倒性的胜利,让人一方面觉得戛纳稳扎稳打,品质可期,另一方面又怀疑电影节是否会因此变得平庸无趣,黑马难觅。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