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专家解读丨中国要在WTO改革中发挥重要作用

2019年06月13日  12:37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卢先堃  

【学习经济】专稿2018年11月30日,习近平主席出席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人类发展进步

【学习经济】专稿

2018年11月30日,习近平主席出席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三次峰会第一阶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人类发展进步大潮滚滚向前,世界经济时有波折起伏,但各国走向开放、走向融合的大趋势没有改变。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不断延伸和拓展,带动了生产要素全球流动,助力数十亿人口脱贫致富。各国相互协作、优势互补是生产力发展的客观要求,也代表着生产关系演变的前进方向。在这一进程中,各国逐渐形成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命运共同体。无论前途是晴是雨,携手合作、互利共赢是唯一正确选择。  

习近平主席强调,坚持开放合作,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我们应该坚定维护自由贸易和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中方赞成对世界贸易组织进行必要改革,关键是要维护开放、包容、非歧视等世界贸易组织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保障发展中国家发展利益和政策空间。要坚持各方广泛协商,循序推进,不搞“一言堂”。    

 

2018年12月通过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宣言》声明,支持世界贸易组织(WTO)进行必要改革以提升其运行效果。宣言强调,各方支持多边贸易体系为达到增长、创新、就业和发展目标做出的贡献。2019年6月9日闭幕的G20贸易和数字经济部长会议,会后发表的部长声明也坚持,维护自由公平的贸易环境非常重要,二十国集团应致力于推进世界贸易组织改革。二十国集团有必要采取行动,强化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

当前WTO形势危急,特朗普的破坏性作用严重,多边工作全面陷入危机。如长此以往,则存在破局危险。G20已经多次表示要推进WTO改革。

中国一直是WTO改革的积极推动者。WTO所代表的多边贸易体制对中国下一步发展、“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以及整个外交格局至关重要。中国必须在WTO改革的谈判上发挥积极作用,力推WTO做出必要改革,全力维系WTO在全球经贸治理中的核心作用。

在WTO改革中,中国的作用不可或缺。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货物贸易第一大国,中国在WTO中的作用举足轻重,已经是WTO的核心成员,很多成员和专家均表示中国和美国已经成为WTO任何谈判取得成功不可或缺的角色,也希望中国发挥领袖作用。中国牵头推动投资便利化并决定加入电子商务诸边谈判,中国和欧盟就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危机共同推出提案,均获得了其他成员的积极评价和联署支持。

但同时,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且自加入WTO以来发展迅猛,美国和西方国家感觉自己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中“吃亏”了,利用WTO改革要求中国进行深层次“结构性改革”的愿望突尤其是“特殊和差别待遇”以及工业补贴、国有企业以及电子商务中的信息自由流动等。

对这两方面角色的把握,将是下一步中国参与WTO改革工作的关键,既要在总体工作和部分具体议题的谈判上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也要结合国内改革,妥善化解矛盾。

WTO改革尚需时日,但不排除在具体问题上“早期收获”,中国在其中可以起到积极作用。

目前来看,“WTO改革”总体上仍只是一个概念,尚未获得正式授权,也未纳入WTO任何机构的正式议程,目前仍处于初步讨论阶段,因此,其内容、目标远未成型。因此,对于WTO改革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中国宜有思想准备。

但同时,主要成员灵活主动,已经利用WTO现有机构的授权和机制,推动各相关问题的谈判,例如,在总理事会上就发展中国家地位和“特殊和差别待遇”,在货物贸易理事会上就透明度和日常工作,在多哈回合规则谈判项下就渔业补贴,等等。对暂难纳入多边机制的新议题,例如电子商务和投资便利化等,部分成员也已经率先启动诸边进程,并已经开展实质性谈判。其中,中国是投资便利化的主要推动方。

就各方面内容来看,透明度和日常工作相对争议较小,有可能短期内取得部分成果;上诉机构危机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2019年底该机构将只剩下一位成员,届时应该会有初步结果;规则制定最为复杂,但多边的渔业补贴、诸边的电子商务和投资便利化可能会部分取得成果,形成“早期收获”。2020年6月WTO第12次部长级会议上,WTO改革有可能获得各成员部长批准,被正式纳入WTO工作日程并全面推开。

对此,中国宜积极推动WTO改革纳入2020年的第12次部长级会议议程并正式通过,以为此项工作获得正式授权并提供必要的政治动力。同时,中国宜积极发挥领袖作用,争取在一些具体问题上取得初步成果。

在WTO改革中,主要成员会形成各种小的利益集团和机制,中国可区别对待。

主要成员之间就不同的议题和内容相互串连,形成了不同的组合。例如日本牵头并联合美国和欧盟成立了三方机制,就“第三国家非市场导向的政策和做法”发布若干部长级联合声明,矛头直指中国;加拿大牵头成立“渥太华集团”,召集包括欧盟、日本和巴西在内的13个成员,但将中国和美国排除在外,已就WTO改革的广泛内容发布了2次声明,下一步还将就“特殊和差别待遇”等具体问题提出提案;中国和欧盟成立了副部级的WTO改革双边工作小组,首次会议之后即就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问题向WTO提出了两份提案,并分别获印度、加拿大等其他多个成员联署;阿根廷牵头召集巴西等拉美9国,在WTO总理事会上就美国关于发展中国家地位的提案作了集体发言,其是否成为固定性机制仍有待观察;而巴西前不久在其总统访美时公开表示“将在今后WTO谈判中开始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被视作是在政治上与美国站队并与其他发展中大国拉开距离,对中国一贯重视的发展中大国多边合作形成冲击。

对此,中国宜对各个小集团和机制区别对待,善加利用。例如,对美欧日三方机制保持警惕,防止WTO改革演变成单纯的“中国改革”,但不排除在一些领域做出必要让步,例如国有企业的管理体制和经营、工业补贴等。对中欧双边机制要高度重视,推动欧盟在中美之间发挥积极和正能量的桥梁作用。与加拿大牵头的“渥太华集团”等进行对话,最好是形成固定的沟通机制。与其他发展中大国灵活务实地进行对话和合作,包括在具体议题上共同提出提案,但要以我为主,防止立场极端化。

 (作者是中国常驻WTO前参赞和综合组长,现任日内瓦箂科中心执行主任、中国对外经贸大学和武汉大学兼职教授。)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