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康得新内斗升级:现任董事会排雷股价暴跌结怨,大股东辣手罢免

2019年06月19日  17:21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张赛男  

6月18日晚,康得新(002450.SZ)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提议召开康得新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侯向京董事职务

6月18日晚,康得新(002450.SZ)发布的公告显示,控股股东康得投资集团提议召开康得新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侯向京董事职务,提名王德瑞、王筱楠、梁振东为独立董事。

公告一出,市场哗然。肖鹏为康得新现任法人、董事长,侯向京为公司副总裁、代董秘,而且二者任命的背后实则都离不开实控人钟玉的助力,上任不到半年,大股东为何要罢免自己亲手扶持的管理层?与此同时,其提名的独董议案是二股东中泰创赢提交过但被拒的议案,是否与二股东达成统一战线?

康得投资集团6月19日发布的一份声明解答了部分疑惑,其对现任团队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及资金、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核心工作上并不满意。

大股东新代言人上位

如果复盘肖鹏和侯向京的上任经历,不难发现,他们的上位背后都离不开大股东的支持。

1月29日,公司徐曙因个人原因辞去担任了18年的公司总裁职务,但仍为公司董事。与此同时,经董事长钟玉先生提名,聘任肖鹏为康得新总裁。公告称:“肖鹏具备担任拟任职务的专业知识以及决策、协调和执行能力,任职后将进一步强化公司管理团队,使得管理团队更加年轻化。”

2月11日,康得新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钟玉因个人原因辞职,其在当日最后一次主持的董事会上,并改选董事会,审议通过了选举肖鹏、徐署、侯向京、纪福星等4人为非独立董事的议案,陈东、张述华、杨光裕等3人为独立董事的议案,并提议召开股东大会审议上述议案。

在股东大会召开前夕,2月18日,康得新第二大股东中泰创赢追加了一项议案,提名余瑶为公司新一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人员。

2月27日,康得新召开2019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元老徐署“意外”落选非独立董事,以0.4%的赞成票率之差不敌通过临时提案补充为候选人的余瑶,未能连任,其余提名人均获股东大会通过。

资料显示,1987年出生的余瑶自2015年起任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投资部总经理,中泰创展为“中植系”实控人解直锟的女儿解茹桐所实控的企业,中泰创展100%控股的中泰创赢持有康得新7.75%的股份。

3月1日,康得新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全体董事一致选举肖鹏出任康得新新一任董事长,聘任侯向京先生担任公司副总裁。

至此,在钟玉辞去董事长职务后,康得新董事会、管理会完成了大换血。肖鹏“挤走”元老的上位,甚至被小股东认为是钟玉的“代言人”。

新人排雷结怨?

但是,肖鹏上任之后,却开始了所谓的“排雷”之举。

在6月6日的股东大会上,董事长肖鹏、副总裁侯向京面对股东的指责时显得“冤枉”。侯向京回应称,”是现任董事会挖出了雷,并且在排雷,我们不是埋雷者,不能因为我们挖雷就迁怒于我们。”他还在现场表示,北京银行122亿元的问题是在董事会自查的过程中被发现的,目前还没有起诉是因为公司的主要诉求是把钱拿回来。

肖鹏还在现场承认,公司此前埋下的雷,还没有排完。“如果有人现在问,雷排干净了吗?那我只能回答,不好意思,还在努力之中,我希望这个时间越短越好。”

肖鹏曾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表示,“我过来是来解决问题的。”

资料显示,1976年出生的肖鹏,并未持有康得新的股份,其先后任职三菱树脂公司经理、德国拜耳公司高级客户销售经理、日本东洋纺公司上海分公司销售课长,并曾于2011年11月至2013年11月任康得新光电事业群副总裁兼营销总监。此后肖鹏任苏州锦富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5月14日,锦富技术公告,公司董事肖鹏近日提交书面辞职报告,因其就职公司的工作越来越繁重,无法兼顾锦富技术董事的履职,辞职后不再担任锦富技术任何职务。

在5月17日康得新召开的网上业绩说明会上,肖鹏公开表态:本人作为康得新的老人,对康得新有着深厚的感情,现无任何离开康得新的计划。

然而,距离肖鹏正式上任董事长不过3个月,一手将其提拔上来的康得集团却提出了罢免。

如果深究,大股东此番提出罢免请求,在不久前的股东大会上便有预兆。

尽管实控人钟玉被刑拘,但持有康得新24.05%股权的康得投资集团仍然在正常履行职责。

6月6日的股东大会上,包括2018年度董事会工作报告、年度报告、高管薪酬等在内的10项议案全部被否,主要原因就是大股东康得集团投了反对票。彼时,就有小股东嗅出一丝信号:“那就是大股东对肖、侯的不认可。”

实际上,小股东对肖鹏上任以来的动作表现出不满。伴随着肖鹏的“排雷”,康得新的股价也一路下跌。截至6月19日,康得新报收2.5元,市值仅剩下88亿元。“如果二股东明确倒向大股东,临时股东大会上会有所动作,我们跟上就行。”一位小股东表示。

矛盾升级重新大清洗

随着矛盾升级,康得集团于6月18日直接提出罢免肖鹏和侯向京董事职务。那么只要股东大会通过表决,形成免除董事职务的决议,二者自然丧失董事长和副总裁职务。

在罢免请求之外,康得集团还提交了《关于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提名王德瑞先生、王筱楠女士、梁振东先生为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耐人寻味的是,5月28日,二股东中泰创赢提交过一份相同的议案,但由于中泰创赢在提案主体资格、提交时间、提交方式及文件齐全方面不符合相关规定,康得新拒绝将这份临时提案提交董事会核查。

目前,康得新3月新上任的原独立董事陈东、杨光裕和张述华已分别于4月、5月相继离职,原董秘杜文静和证券事务代表王山也分别于5月5日和5月17日提出离职,前四人均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不保证年报的真实性。

此次由康得集团“旧案重提”,意图再次洗牌董事会,其目的不言自明:即对新任管理层感到不满。

康得投资集团于6月19日发布声明称:康得新现任管理团队及现任董事会分别于2019年1月29日及2019年2月27日履职上市公司,至今四月有余,现任团队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及资金、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核心工作目标方面均未有进展。

康得投资集团认为,当前须采取务实措施,引入真正有实力的战略合作伙伴,同时通过改组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团队来恢复及强化公司整体经营管理能力,方能切实改善康得新的经营现状,保证其逐步恢复至正常经营,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如若不尽快采取务实有效的措施,将会导致上市公司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错过挽救上市公司的最佳时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此次康得集团的议案获得一部分小股东的支持,并将其解读为大股东与二股东的联手。

值得注意的是,康得新2018年年报透露,在2016年举牌期间,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要求中泰创赢长期持有,因此与中泰创赢签署了带有保底条款的《战略合作协议》及相关补充协议。因为该协议,还导致康得集团与中泰创赢涉嫌构成一致行动关系。不过康得新表示,控股股东等通过与律师沟通,认为康得集团与中泰创赢并不符合构成一致行动关系的条件。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