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点 > 正文

评论丨亚投行的使命就是支持亚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2019年06月2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艾德明  

艾德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副行长兼秘书长]亚投行是亚洲第一个提倡基础设施发展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它也是亚洲地区内部经济一体化的卓越案例。通过亚投行

艾德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副行长兼秘书长]

亚投行是亚洲第一个提倡基础设施发展的新型多边开发银行。它也是亚洲地区内部经济一体化的卓越案例。通过亚投行,成员国能够合作去建立一个坚持最高标准治理原则的高效透明的机构。建立亚投行的设想由习近平主席第一次提出,随后在2015年的春天,57个国家加入了创立谈判,这些国家大部分都是亚洲国家,但是也包括如巴西、埃及等非亚洲国家。它们签署了同意建立亚投行的条款,并使之成为国际协定。当时也有一些人在担心,认为亚投行的建立将会削弱国际合作的质量和标准。然而在后来的时间里,亚投行的成功经验证明了那些怀疑论者是错误的。亚投行在全球多边合作银行当中已经占有一席之地,并且通过联合资助发展项目,我们也同其他多边机构形成了强有力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时获得了向其他机构学习成功经验的机会。

亚投行的使命是资助基础设施项目来支持亚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国际间的合作。与其他多边发展银行不同的是,亚投行将关注的重点始终放在了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部门上,我们并没有脱贫的任务,也不会向项目国提供优惠的金融政策。为什么呢?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和互联互通的增强将有助于提升生活水平,普及基础服务,同时也对人们处理气候变化问题有着重要影响。另外,我们始终如一的关注重点也有助于亚投行能够高效率并有成效地展开工作,同时也能够在不影响高标准的前提下及时地作出决定。

亚投行三大核心价值观:精简、廉洁和绿色

对于我们来说,统一标准的共识、良好的治理以及高效率的工作对于深化同政府、公众和私人股东的合作至关重要。我们建立了一系列指标,包括金融评估,环境安全和社会安全等,亚投行始终坚持贯彻落实这些指标。归结起来,这些指标所代表的就是亚投行的核心价值观:精简(lean),廉洁(clean)以及绿色(green)。

“精简”意味着亚投行高效地利用股东的资金,这些资金来源于成员国的税收,并且尽量去避免成为官僚主义、冗杂且低效的机构。目前亚投行只有来自44个国家的230名员工,这个规模是非常小的。然而,只有时间才能证明我们的措施是成功的。

“廉洁”指的是良好的治理以及我们在项目选择和资助上的高标准。亚投行的决策机构是成员国财长所组成的理事会。他们每年7月都会在卢森堡进行定期会晤。为了保证亚洲在亚投行中的主要地位,亚洲国家占有四分之三比重的股份,非亚洲国家则是四分之一。按照持股比例由大到小,亚投行的股东依次是中国、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韩国、澳大利亚、德国、英国和法国等。只有少数决议的批准才需要最高的票数下限,也就是75%股份的票数。下一级的领导机构则是特别董事会,该董事会成员一年进行4次会晤,董事长由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先生担任。特别董事会的运行也是建立在12名董事的共识基础上,该12名董事各自代表了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集团的利益。在决定政策或者战略等决议时,达成共识是非常必要的。特别董事会和管理部门有着明确的职责分工,董事会决定政策和战略,并且保证管理部门能对项目的实施负责。具体分工都在2018年通过的责任大纲里有着明确规定,该大纲今年开始实施。此外,该大纲还授予了亚投行行长在某些条件下批准项目的权力。

此外,“廉洁”也体现在亚投行在选择、发展以及实施这些被资助的项目上所秉持的国际高标准。项目的模范化实施和高标准的倡议在多边开发银行的工作中都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以这种方式工作不仅能够带来更多优秀的项目,而且对开发能够吸引私人部门投资的项目有着重要推动作用。根据亚投行的经验,我们的项目必须要在财政上合理,可盈利,并且还要给项目的接收方带去利益,当然也要考虑到接收方债务负担能力。亚投行在投资项目之前都会投入精力分析接收方的债务支付能力。亚投行的董事在环境安全、社会安全、反腐败以及投诉机制上给予高度重视,所有的项目都必须公开采购来确保公平竞争。亚投行的另一个创新就是创立了投诉解决、评估以及一体化部门。该部门集合了三种不同的功能,但在其他机构中这些功能往往由不同的部门分别执行。在亚投行,这些功能全部被赋予至一个团队,并且这个团队具有直接向董事会上报的权力。这就意味着董事会在解决银行内部问题时会获得足够的信息,也能确保董事会能够预测和预防相关问题,而不仅仅是只能在事后做出反应。

“绿色”则与环保相关。在巴黎协定签署后的几个星期,亚投行就正式成立了,并且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也得到一致通过。亚投行所有的成员国都致力于坚持可持续发展的路线,而且亚投行也为成员国投资绿色项目提供了重要支持。尼古拉斯·斯特恩勋爵(Lord Nicholas Stern)曾论述说,下一个20年将会是决定世界能否赢得气候变化这场战争的关键。在这种意义上,亚投行的成立是非常及时的,同时亚投行也有责任去推广这些绿色标准。

亚投行在不断建立完善自己组织的过程中,也努力变得更加开放和透明,积极公开参与到相关的政策话题讨论。比如,亚投行曾就其2017年通过的能源战略组织了一次公开咨询,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这个战略非常重要,因为它是亚投行支持其成员国能源转型措施的一部分,而能源转型也是响应巴黎协定的号召。

亚投行的独特优势与主要困难

在成立至今的三年半时间里,亚投行已经批准了价值超过80亿美元的共计40个项目,遍及16个成员国。印度是亚投行投资的最大接收国(25%),其他的接收国还包括土耳其、印度尼西亚、阿塞拜疆、埃及和孟加拉国。在不久的将来,亚投行的年度承诺可以达到每年100亿美元。亚投行的投资依然有许多增长的空间,这三年半的成就仅仅是个开始。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亚投行从各大信用机构均收获了AAA最高信用评级。

亚投行在全世界的成员国已经从57增长至97个。我们银行虽然主要面向亚洲,但是在欧洲、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的项目上都有重要利益,其中也包括以加拿大为代表的北美洲。越来越多的国家加盟也表明他们看到了亚投行早期的进步。基础设施的需求在亚洲拥有着巨大市场。经合组织(OECD)估计亚洲、东南亚、印度以及中国的平均年度经济增长将会在2022年之前保持在6.3%,而亚洲开发银行(ADB)估计亚洲所需的基础设施的规模将高达1.7万亿美元。从现在到2050年,12亿的亚洲人将会进入城市。基础设施的质量将对城市的运作、城市居民生活质量和生活环境有着决定意义。今年1月第一份亚洲基础设施报告出版,该报告强调了一个重要机遇,即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发展可再生能源以及输电网将会减少数十亿的能源开支。

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一样,亚投行的资本结构使得其能够向所有的成员国政府以同样的利率借贷。但是,一个重要的不同点就是亚投行可以向中低等收入国家提供贷款。比如,亚投行曾同意向两个在阿曼的项目进行投资,以促进该国的经济更加多样化。这个特点就能确保亚投行有能力向更加不稳定的地区进行投资。亚投行同成员国政府的关系有助于减少在地方投资的风险,这点私人机构是无法做到的。在动员私人资本方面,亚投行同其他多边开发银行的伙伴关系往往比私人投资者更能够吸引私人资本。

目前我们所面临的主要困难就是如何将巨大的对基础设施的需求转变为可以盈利的项目。在这方面,多边开发银行有着重要的作用。比如,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就已经在增强投资能力和推动政策建议上做出了努力。亚投行看到了自身在发掘更多低收入国家可盈利项目中的重要作用。为了能够满足地区发展的要求,我们还需要吸收更多的私人部门资本,这点十分重要。因为1.7万亿美元的投资如果仅仅靠多边开发银行以及其他的政府资源是很难实现的。亚投行依然是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但是我们也希望通过吸收私人资本,将更多的基础设施发展为可供投资的资产。比如,在2017年6月,亚投行就对印度基础设施基金进行了一笔投资,该基金由摩根士丹利公司负责管理,我们希望这笔资金能作为鼓励私人资本对印度能源、交通和通讯基础设施投资的一种机制。

亚投行项目选择的核心依据

世界上像亚投行这样致力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组织或倡议并不少,比如东盟(ASEAN)连通计划、亚非增长走廊以及“一带一路”倡议。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都是由中国提倡,但是亚投行与“一带一路”是有着很大区别的。“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提出的倡议,而亚投行则是一个多边组织。AIIIB向其97个成员国负责,成员国集体制定亚投行的政策方针。在考量每个项目的时候,我们的战略目标和政策要求是重要的依据。也就是说,我们的任何项目都应该符合集体制定的政策。亚投行更像是一个在一定规则上建立起来的国际体系,通过该体系各个国家在法律的框架下展开合作,共同解决当前面临的问题。

现在让我们回到2015年,重新思考我们所做出的决定,我们能学到什么呢?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全球参与达到很高的程度时,在协商一致的标准和规则基础上,新的机构和领导力能够有助于增强多边系统。我们认为亚投行的成功是由于它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高标准以及良好治理的原则,并且积极同符合亚投行政策的其他多边组织展开合作。亚投行的经验证明,一个中国发起并得到全世界支持的亚洲组织,在世界各国的积极参与下能够对全球经济的合作和一体化都有着促进作用。

[本文根据艾德明爵士在全球化智库于2019年6月11日举办的CCG名家讲坛上的发言整理,已经机构审阅授权。](编辑 李靖云)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