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杭州银行资管部负责人王晓莉:今年银行理财关键词是“真转型”

2019年07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根据杭州银行去年8月31日发布《关于设立资产管理公司的公告》,杭银理财是其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10亿元。

对话资管30人

去年很多银行可能还是在观望中,看转型,今年意识到时间紧迫,再不真转型就来不及了。我们回过头来看,早转型是对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可以更从容地在攻坚期集中精力解决难题。

根据杭州银行去年8月31日发布《关于设立资产管理公司的公告》,杭银理财是其全资子公司,注册资本不少于人民币10亿元。

杭州银行2018年财报显示,该行在报告期累计销售零售理财产品5510亿元,代销其他各类财富产品169亿元。该行续存理财产品规模为1932亿元,其中非保本理财规模1875亿元。

近日,杭州银行资管部负责人王晓莉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深入探讨资管业务的转型之路。

2019年,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宋文辉图

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已过半

《21世纪》:2019年,银行理财子公司正式登上历史舞台。让“银行做银行、资管做资管”是金融业的正确道路吗?

王晓莉:设立资产管理公司是顺应监管要求、完善表内外风险隔离机制、提升资管业务能力的重要举措,有利于银行资管业务实现专业化经营和推进转型发展,也有利于银行拓宽盈利空间,并推动整体经营发展转型。

《21世纪》:对于城商行设立理财子公司,你怎么看?

王晓莉:是挑战更是机遇,可以说,设立理财子公司让很多城商行在资管这一领域重新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银行资管转型为理财子公司后,一方面跟母行实现自营与代客之间风险隔离,理财子公司需要建设独立的内控体系,另一方面资本和风险的并表要求,对如何发挥总行与理财子公司在销售、投资、信息等方面协同都提出挑战。

母行作为理财子公司的全资股东,一定会把母行基因植入子公司,理财子公司也会逐步走出分化和特色。所以理财子公司成立初期的基础必须夯实,尤其是IT、投研、运营,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不是说人员到位了能力就具备了。业务走得稳些,小金额做创新,成功了再推广。人才和系统舍得投入,根深才能叶茂。

《21世纪》:筹建理财子公司将更侧重吸收哪些方面的人才?

王晓莉:先把业务有需要的人才储备起来,比如在产品发行和运作上,净值型产品在投资理念、产品运作逻辑、风险审查模式方面都与预期收益型产品存在较大差异,产品、投研和风险、信用评级等人才的要求都跟以前不同。长期看,则需要提前储备和培养系统规划、信息处理、模型搭建的人才,经过一段时间熟悉和磨合,成为懂业务的科技专家。

《21世纪》:资管新规最核心的是“资产标准化”和“产品净值化”。过渡期结束后,理财产品都要转型为净值型产品,杭州银行净值型产品现在规模如何?

王晓莉:我们目前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已经超过一半,2018年年报披露的数据,净值型理财产品占比从年初的5.15%提升至年末的31.32%。

在我看来,资管新规尤其是净值化转型是两头难,投资者一开始不能接受净值型产品,这是开头难。净值型产品比例提高得越快,解决期限错配的压力就越大,长期理财能够容纳非标产品的精算压力就压在后端。

去年新规出来后,我们就在调整,拉长负债端久期,缩短资产端久期,将两者之间的差距缩短。这都需要时间,所以转型最难的部分集中在开头和结尾。

要让客户清楚这个产品投的是什么,基础资产是什么,以前只管期限和利率,现在要先让客户经理懂产品和里面配置的资产,还要为一线提供及时的咨询后援,随时解答客户的疑问。

《21世纪》:净值型理财产品,流动性管理是不是比较大的难题,怎样解决?

王晓莉:净值型理财产品如果是封闭式,难点主要是在净值波动管理上。开放式的管理难点则是流动性,因此在产品的设计上就要有所取舍,比如我们的“新钱包”定位于小而分散,单日单户赎回最高1000万限额,不管是个人客户还是机构客户都一样。这样这个产品在规模上就可以健康稳定运行。

对于现金管理类产品超过1%的赎回我们都会进行分析,比如股市特别好的时候,以及季末时点、节假日提现需求等,这些根据经验可以评估和预判,提前做流动性准备。

现在最大的难题还是长期的理财产品比较难发,目前客户接受度不够,特别是超过三年期限的,我们曾经发过一个四年的,投资者接受度很低。

《21世纪》:关于 “非标”,你认为如何合规地解决好“非标”资产估值、流动性等潜在风险和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之间的平衡?

王晓莉:非标资产是银行类资管独特于其他资管的特色和能力,非标也是服务实体经济,跟标准资产的区别在于可流转性弱与信息披露不充分,但也无需提“非标”色变。理财资金投资非标资产更加考验管理人的项目管理能力。要有原则,不冒进,尽职履责,敬畏市场,尊重规律。始终牢记,保护投资人利益是管理人最根本的职责。

亟需建立新的信用评级体系

《21世纪》:银行理财子公司是否会对信托或公募基金等产生威胁?

王晓莉: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机构之间,总会存在一部分竞争,一部分互补合作。任何一个机构都不可能满足客户所有需求,竞合关系总是存在的。

成立理财子公司之后,在与外部机构的合作上面,法律关系肯定更顺畅。以前要开个理财户或签个协议,要拿着母行的证照去办理,还不一定能办出来。

《21世纪》:2019年与去年比,理财投向上有哪些变化?2019年银行理财的关键词会是什么?

王晓莉:2019年大类资产配置坚持固收为主,对交易机会相对持谨慎态度,更侧重于绝对收益评估,根据收益率水平挑选不同久期的资产。

今年银行理财的关键词应该是“真转型”,去年很多银行可能还是在观望中,看转型,今年意识到时间紧迫,再不真转型就来不及了。我们回过头来看,早转型是对的,积累了很多经验,可以更从容地在攻坚期集中精力解决难题。

《21世纪》:2019年的委外会有哪些调整?

王晓莉:委外现在全市场都在萎缩,我们从前年开始就在压降委外的规模和费率。银行理财通常比较擅长的固收,可能会把这一块拿回来自己做,但是权益类我们仍缺乏经验,还是会让专业管理人带着我们去做,在策略上吸收管理人观点来辅助大类资产配置。

《21世纪》:2019年,大资管行业将面临哪些风险和挑战?

王晓莉:金融机构的分层和信用评价新的体系正在建立中,会越来越向头部聚集,不破不立,小的机构可能会逐步被市场淘汰。

现在的信用评价体系是0和1的关系,在0和1之间没有分层,应该建立一个从0到1之间分层的评价体系。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