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科创板败走者木瓜移动 一个“大数据”故事的憧憬与失意

2019年07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在木瓜移动刚刚提交科创板申报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去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8号科技财富中心的木瓜移动所在地实地探访,当时其证券部工作人员对申报科创板仍信心满满。

在木瓜移动刚刚提交科创板申报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前去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8号科技财富中心的木瓜移动所在地实地探访,当时其证券部工作人员对申报科创板仍信心满满。

事情的进展却在7月8日晚间反转。

彼时,上交所官网显示的木瓜移动审核状态变更为“终止审核”。自3月29日递交科创板申请,经历了3个多月、两次问询的木瓜移动,科创之旅宣告结束。

“消息一出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啊,果然撤了。”北京某中字头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木瓜移动撤回科创板发行申请的消息,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意外。

事实上,这家“大数据营销”公司,在提交科创板申请后就多次被市场质疑。这些疑问大多集中在研发投入以及公司的科技属性等方面。

上交所方面表示,对木瓜移动及其保荐人提出的撤回发行上市申请进行了审核,按照相关规则规定,现同意其申请,依法决定终止其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同时也指出,撤回发行上市申请,是申报企业的自主判断和正常行为,本所予以尊重。

不过如今选择主动撤退,木瓜移动的后续计划仍牵动着相关人员。

中天国富首个科创项目

多个消息源显示,木瓜移动的撤退,并不风光。

“据说公司是被上交所约谈所以撤退,从两轮问询的情况来看,这家公司瑕疵太多。”前述投行人士指出。

从时间线来看,木瓜移动是在上会前夕紧急停止了脚步。

木瓜移动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在3月29日被受理,4月11日上交所启动问询。公司先后在5月22日和6月20日完成了两轮问询的回复,随后6月28日,经过两轮审核问询和回复,上交所已对其发行上市申请形成审核报告,拟提交上市委员会审议,并发函要求发行人和保荐人提交招股说明书上会稿。

按照受理日期,木瓜移动是第28家申报科创板的企业,属于较早的一批企业。

木瓜移动的保荐机构为中天国富证券,木瓜移动也是中天国富证券保荐的首个申报科创板企业。

上交所数据显示,截至7月12日,中天国富证券担任保荐机构的共有3家科创板申报企业,除已终止的木瓜移动外,还有贵州白山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及洛阳建龙微纳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目前均处于已问询状态。

3家公司中,木瓜移动与贵州白山云均为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行业,洛阳建龙微纳为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

“木瓜移动的主要问题一方面是不符合科创板定位,另一方面是招股书过份夸张且不符合实际情况。或许保荐机构就实在手里没项目,硬要蹭一下科创板热度也说不准。”北京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事实上,刚刚申报科创板之时的木瓜移动显然是忙碌而热切的。

“最近有点忙,公司的反馈刚刚下来了,我们就加油干吧。”在此前记者走访木瓜移动时,该公司证券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话语里都难掩兴奋。

同样在木瓜移动的官方网站上,本报记者发现,官网首页冷清了许久的新闻资讯开始在今年4月不断更新,多条资讯均围绕着木瓜移动“大数据技术”,强调公司的技术优势和竞争力。

“木瓜移动或许是大数据应用落地的最好诠释,是一家专注于帮助中国企业出海的基于大数据技术的智能营销企业。”一篇文章中这样介绍木瓜移动的核心业务。

木瓜移动后续被上交所多次问询的重点问题,就包括木瓜移动对自己行业定位及归类的准确性问题。

科技属性备受质疑

木瓜移动将自己定位于“一家依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主要利用全球大数据资源和大数据处理分析技术为国内企业提供海外营销服务”。

而有资深投行人士则直言,木瓜移动简单说就是一个广告公司。

招股书中,木瓜移动列出了公司以往所获奖项,包括“金坐标奖-2014最佳移动广告平台”、“最佳出海营销平台奖”“最佳移动营销案例奖”等多个奖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木瓜移动官网上,列出了公司2019年刚刚斩获的两个奖项,奖项名称均与“大数据”搭上了关系。

一个是《广告主》杂志颁发的“2019年度大数据营销公司”;一个是艾瑞咨询“2019中国新经济创新势力榜”的“最佳大数据营销平台”。两个奖项的主体此前均给木瓜移动颁发过奖项,但名称并未显著提及“大数据”。

与此对应,在招股书中,木瓜移动表示自己是一家依靠自主研发技术进行大数据处理分析的公司。具体取得的科技成果则包括1项美国专利、10项正在申请的发明专利和17项软件著作权。

但针对木瓜移动反复强调的“大数据”,上交所却并不买账。

上交所方面指出,发行人所属行业为互联网与云计算、大数据服务,细分行业为云计算与大数据服务,而发行人选取的同行业上市可比企业蓝色光标、佳云科技和华扬联众,均属于文化传媒行业。

木瓜移动方面则指出,国内的传统营销行业将媒体资源直接打包卖给广告代理和广告主,国外绝大多数的互联网媒体已经将每个广告展示都放在广告营销交易平台上进行公开实时竞价。公司的业务环节就是将用户的数据进行收集、存储、管理、分析和标签化,建立决策模型,在全球的互联网流量中自动进行实时竞价,并自动化选取最精准的展示机会和展示受众,为中国企业低成本、高精准度、高效率地获得全球用户。

然而,包装如此高级的技术背后的研发投入却很少,这不由得让人怀疑其技术的先进性。

招股书中显示,木瓜移动2016至2018年的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4.94%、1.20%及0.71%,这个比例在所有科创板申报企业中排名尾部。而木瓜移动的研发费用主要由职工薪酬和租赁费构成,占研发费用总额的比例达到99%。

此前上交所亦针对木瓜移动核心技术先进性和主要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的情况提出问询,要求其说明核心技术是否是行业内开展业务通用的基础性技术,相关技术在向客户提供海外营销服务时所发挥的作用,结合研发投入情况等进一步披露公司核心技术是否具有先进性、能否有效转化为经营成果。

在本报记者走访过程中,前述木瓜移动证券部人士并未对研发投入低,科技含量低等市场质疑作出回应,仅表示不了解,“没有关注过市场的质疑。”

后续动作受关注

7月12日,本报记者再次联系木瓜移动方面,一位证券部人士回应表示,“不清楚撤回申请的原因,也对公司后续计划并不知情。”

突然的转折让各方都措手不及。对比起来,前期还干劲满满,如今已经“无事可做”。

“木瓜移动受到关注主要是因为是第一例撤回申请的公司。其实在注册制下这种情况应该会常态化,因为注册制下企业有选择申报或终止的自主权利,那么可能企业在某些时期某个阶段申报科创板,后来则在进程当中遇到一些问题,或者有其他打算,就会撤材料。”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认为。

撇开本轮申报科创板IPO,木瓜移动早已是资本市场的熟客。

2016年5月,木瓜移动挂牌新三板。挂牌后,木瓜移动随即抛出了一份股票发行方案。

2016年6月20日,木瓜移动公告称计划定向发行股票不超过750万股,发行价34元/股,融资额不超过2.55亿元。

“定向发行主要目的在于提高公司的资金实力,加快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本次股票发行必将进一步优化公司资本结构和增加运营资金,提升公司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增强公司综合竞争能力,有利于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木瓜移动方面指出。

然而,该项定增并未成功实施。紧接着,2016年11月,木瓜移动即宣布申请摘牌。2016年12月22日,木瓜移动终止挂牌。

在此之前,木瓜移动CEO沈思还曾公开表示考虑过美国上市,但最终放弃。

如今选择科创板,木瓜移动的资本市场梦显然仍未结束。但在遭遇强烈质疑败走科创板后,企业后续的机会似乎已经希望渺茫。

“这件事情也是提醒企业、投资机构以及中介机构等主要参与者,对科创板要保持健康持续的、积极建设性的态度和观点。”受访人士坦言。

付立春认为,“各方都要做好自己专业的事情,严守规范性,在此基础上认真地评估公司是否符合科创板的相关要求,千万不要抱有侥幸心理,用闯关的心态对待科创板。”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