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夏季达沃斯开幕 今年全球风险确定上升 中国将继续担当世界经济稳定器

2019年07月0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尽管外部的挑战在增加,但宁高宁对中国企业的前景抱有信心。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依然强劲,并将继续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器。

7月1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又称“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拉开帷幕。这是在中美宣布重启贸易谈判之后在中国举行的第一场国际大型会议。在年会首日,几乎所有对媒体开放的场次都离不开一个关键词“中美贸易战”。

图/新华社

当天下午,一场名为“平稳渡过贸易战”的讨论收获当日最高人气。距离会议开始还有20分钟,大批媒体就被告知预定的媒体座位已经占满,如果开场前最后五分钟还有多余的嘉宾席位的话才能进入。一位赶着冲进会场的嘉宾对同伴说,“今天最值得一听的就是这场。”

6月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阪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后表示,双方进行了非常好的会晤,成效超出预期,两国经贸关系已经“重回正轨”。特朗普还表示,双方会继续进行贸易谈判,美方不对此前所说的3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

尽管特朗普释放出善意信号,但鉴于他此前的种种表现,怀疑他诚意的也大有人在。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前IMF副总裁朱民就在论坛上直言,中美贸易摩擦标志着中美关系已经发生了长期的、根本性的变化,而且美国政府自2018年3月发起301调查起一直是“出尔反尔的”。

似乎企业已经开始接受中美贸易关系的起起伏伏。在一场名为“中国经济前景”的讨论中,主持人问,如果去年的不确定性是100%,今年是多少?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回答道,“小了一点,可能八九十。”在他看来,去年大家还在讨论中美贸易会怎么样,但今年大家已经清楚“这种贸易困难肯定会存在了”,“这就反而变成确定性了”。

朱民也在上述讨论中认同宁高宁的判断,强调称,今年的风险“确定”将会上升。“我们希望中美能在今年秋天达成协议……但是现在看来,各种政治因素、各种阻挠、各种波动的出现还是可能的,所以风险还是在上升。”

2019年全球经济面临三大风险

朱民强调,从当下的时点来看,2019年总体风险是上升的而不是下降的,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

朱民指出,第一个原因是英国硬脱欧的确定性是上升的。“我想,10月28日,鲍里斯·约翰逊担任英国首相的概率是很高的,而他当首相带来的风险也是上升的。”朱民说,“我现在很难想象那一天的早上9点半,金融市场开市会是什么反应。”

据报道,英国前外交大臣约翰逊6月25日称,如果当选首相将寻求与欧盟达成新的脱欧协议,但如果欧盟拒绝他的要求,他将在10月31日无脱欧协议的情况下领导这个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离开欧盟。

对于硬脱欧的影响,朱民指出,在那一天,所有商品将在码头上停下来、所有人将在英国北部边境被拦下来,全都无法进出英国。“英国要和162个国家签订贸易协议,这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完成。金融界的所有共同协议,用欧洲标准还是英国标准,在那一分钟必须改变。这个世界将完全是混乱的。”

朱民指出,第二个原因是中美贸易摩擦。他指出,中美领导人在G20大阪峰会上同意就贸易问题继续谈判,这是很好的事情。但他强调,鉴于特朗普出尔反尔的历史,中美贸易摩擦的风险依然不低。

最后,朱民指出,第三个原因是今年下半年的金融和经济周期性下滑的风险。“经济的、金融的周期性下滑的确定性是上升的,但同时,它的风险是在上升的。”朱民指出,美国经济增速去年是2.9%,今年第一季度走得很高,第二季度现在下滑,第三季度预计会继续下滑,今年增速估计也就是回到2.3%、2.4%左右。

在朱民看来,美国经济增速是不是会继续往下走,将取决于贸易战的结果。“全球金融市场已经在周期的第九分段的九成这个位置上逐渐往下走,这就是美联储一会儿可能加息、一会儿可能减息或犹豫不决给市场造成很大困惑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今年会降息三次,我不这么认为。”但朱民指出,受到这三大风险的影响,“美联储降一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美国阻挠上诉机构遴选,WTO正在制定应急方案

当某个大国时不时就要挑战一下多边体制时,其他人慢慢就开始习惯做好准备了。在今年的年会上,焦虑、抱怨的声音小了很多,大家关心的是,现在能做点什么?

以陷入僵局的WTO改革为例。5月28日,在WTO争端解决机构例会上,美国以其“关注的问题未得到解决”为由,继续阻拦上诉机构“纳新”,这或使WTO面临迫在眉睫的体制僵局。

“这是所有成员国最关注的一个问题,因为如果到了年底还不能达成共识,WTO就没有牙齿了。”易小准当天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道。

通常情况下,WTO上诉机构有7名法官,但目前只有3名在任,而且其中两名的任期到12月就将届满。而WTO规定,任何裁决都需要至少3名来自上诉机构的法官签署。

对此,WTO前总干事拉米今年3月23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就表示,WTO正在遭受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攻击,而且更让人担心的是,无法知道特朗普是不是真的要彻底破坏WTO。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国需要制定好应对特朗普的AB计划。

易小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已经(为各方无法达成共识)准备应急方案,但他表示,现在透露具体内容为时过早。“最好的情况当然是可以达成共识,但即便发生最糟糕的情况,我们也不允许争端解决机制失效。”

尽管易小准不愿意透露具体细节,但WTO上诉机构前首席法官詹姆斯·巴克斯3月28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曾指出,所有其他的WTO成员可以绕过美国建立一个平行的争端解决机制。“在没有美国参与的情况下,这将无法使其他成员处理与美国的贸易争端,但这将使他们能够继续解决彼此之间的贸易争端。”

对于中美同意继续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易小准表示,即使两国达成双边协定,也应该符合WTO的规则,“否则的话,整个多边体制都会受到影响”。他指出,很多WTO成员国都希望像中美这样的大国能够回到多边机制来解决争端。

易小准强调,WTO是一个基于规则的贸易体制,如果某个成员国觉得自己的利益受损,就应该到WTO来提出上诉。“如果未来他们(中美)达成协议以后,有些成员不满意,他们可以到我们这儿来提出质疑,成员国会判断这种协定是否符合WTO的多边规则。”

中国企业家心中的英雄从地产商变成任正非

尽管外部的挑战在增加,但宁高宁对中国企业的前景抱有信心。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依然强劲,并将继续成为世界经济的稳定器。

“今年,新兴市场国家的GDP会超过发展中国家,亚洲国家GDP会占世界一半,而且这个增长趋势继续存在。其中,中国经济做出了重要贡献。”宁高宁说。

对于外界热议的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宁高宁称,只要就业是比较充分的,那么增速下降到多少都不会有太大影响,“GDP应该是服务于就业的”。

宁高宁指出,中国经济还有很大的潜力。当前,个人消费对GDP的贡献不到40%,但对GDP增长的贡献已将近70%,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

宁高宁强调,中国经济充满足够韧性。“中国政府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强刺激经济的措施,相反是‘三去一降一补’、三大攻坚战。”他说,“即便是在这样情况下,中国经济依然继续在成长。”

谈及中美贸易摩擦问题,宁高宁说,“我不觉得这有多大的问题。”他指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只占中国对全球出口的16%左右,其中,约60%的出口是由国外公司进行的。

宁高宁指出,随着中美贸易关系困难成为确定性,企业已经开始以此为前提进行布局和规划,“企业自身的不确定性反而变得比较小了”。

在宁高宁看来,中国企业真正面对的挑战是转型升级。在他看来,中美贸易摩擦前所未有地给中国企业敲响了警钟。“过去,中国企业家心目中的很多英雄是地产商、首富,今天变成任正非了。”

宁高宁说,这说明企业的思路变了,变得更加重视研发和技术、更加关注内部治理、更有长远规划了。“我觉得,这是很大的变化。”他指出,随着中国企业正在发生这样的变化,“中国实际上真正进入了一个理性发展阶段。”

在谈到中国经济的未来时,朱民表示,高质量的制造业发展是实现中国经济高质量增长的一个重要方面。他指出,当前,中国高科技产品还在低端价值链上,而全面的自动化和智能化才是中国制造业的未来。

朱民指出,以每万个工人的机器人计算,韩国在全世界最高,达到520个;中国在新兴市场国家中最低,也低于所有的发达国家,只有22个,说明中国自动化程度也很低。“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赶超的空间是很大的。”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