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金戈“罗生门”:抗ED市场变局触发多方博弈

2019年07月2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碧华,陈晓琪  

金戈自2014年上市以来,仅2018年就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

近日,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业元”)实名举报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将“国产伟哥”推上了热搜。

康业元称,自己持有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技公司”)49%的股权,同时拥有“国产伟哥”——金戈(枸橼酸西地那非)产品产权、经营权、收益权的49%,但是白云山对其在2016年4月下达的利润分配方案则是按照销售额的2%到8%不等提成。截至2016年4月底,白云山总厂至少握有4亿元“金戈”纯利,但康业元却从未获得分文收益。

随后,广药集团对外发布《严正声明》表示,举报信中涉及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公司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7月26日晚,白云山(600332.SH)进一步公布双方合作详情,并逐一对康业元的控告进行回应。

从这次举报风波不难看出,矛盾根源逃不出一个“利”字。

作为广药集团“摇钱树”的金戈,上市近五年以来销量实现了井喷式增长,毛利率高达87.35%。(根据7月26日公告,白云山金戈主营收入6.62亿,毛利5.87亿元,以此计算毛利率达87.35%。)

自2014年万艾可(俗称“伟哥”)在中国的专利正式到期后,本土药企争先恐后加入到仿制药的行列,国内抗ED市场顿时从寡头垄断时代走向多头竞争,市场变局一触即发。

国产“伟哥”陷“罗生门”

众所周知,ED(勃起功能障碍),泛称为“阳萎”,是最常见的一种男性性功能障碍。世界卫生组织2013年调查显示,男科疾病已成为威胁男性健康的第三大疾病。据统计,中国大陆地区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总体患病率已达到26.1%,40岁以上人群患病率更高达40.2%。

目前勃起功能障碍治疗方法主要包括性心理治疗、药物治疗、真空缩窄装置(VCD)、海绵体注射疗法(ICI)、外科治疗。但受疾病的隐私性及患者就诊意识薄弱等因素影响,绝大部分患者更愿意“自行处理”。

据统计,ED类药物零售终端的销售占比已超过90%,医院终端不到10%,零售药店成为ED患者购药的主要渠道。米内网预测,去年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的零售终端ED市场总体规模已经达到28.5亿元,销售额同比增长2.3%,销售量同比增长6.3%。预计未来整个ED市场的总体规模接近50亿。

而这次围绕金戈的系列矛盾正是基于这样一个疾速扩容的潜力市场而爆发。7月18日起,康业元在其自媒体平台上先后发布了公开信等信息。

康业元在公开信中称,金戈上市以来作为合资公司股东的康业元从未获得分文收益,但根据2001年12月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制药总厂(以下简称“白云山制药总厂”)、哈尔滨三联药业有限公司与科技公司签署的三方协议,金戈的所有产权及归属权归科技公司所有。

同时,康业元还曝光了1999年12月与广药白云山组建合资公司合同的两页文件,当中提到:甲方(白云山方面)以白云山商标使用权,及一家合法的医药经营性公司的无形资产作价400万,另投入资金433万元,合计833万元,占股51%;而乙方则以国家一类新药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临床批件及国家四类新药阿齐霉素粉针剂新药证书做价800万元投入,占股49%。

这二十年间,白云山与康业元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合资合同未被曝光的内容又说了什么?双方的约定目前是否仍然有效?围绕这两家公司之间的合作疑团重重。

据白云山最新公告披露,1999年12月,原广州白云山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原白云山股份”,于2013年被广药白云山吸收合并)基于对枸橼酸西地那非市场前景的判断,与自然人刘玉辉签订《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书》,合资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白云山科技公司”)。

2001年12月,白云山制药总厂、三联药业、宏辉药物研究所、白云山科技公司签订《协议书》,约定三联药业及宏辉药物研究所退出新药申报,变更申报单位为白云山制药总厂、白云山科技公司,确定白云山制药总厂为生产单位,白云山科技公司拥有申报新药的全部产权和收益。2009年8月11日,刘玉辉将其持有白云山科技公司49%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北京康业元”)。

白云山认为,当年合资设立白云山科技公司,是为了推动金戈的研发和上市,但是由于原研产品的专利保护,使得金戈长达14年时间不能上市,之后都是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来重启金戈上市以及销售产品,投入巨大,双方实际合作方式已发生改变,显然继续维持十四年前约定的产权和收益已显失公平。

据悉,目前新药证书由白云山科技公司和白云山制药总厂共有,片剂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持有,原料药生产批件由白云山化学药厂持有,金戈的生产及销售由白云山制药总厂承担。

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此次控告的康业元也来头不小。据工商登记资料披露,目前康业元的股东有两个人,分别是担任公司执行董事的张建蓉,持股90%,以及持股10%的经理殷玉成,刘玉辉则担任康业元的监事。此人多年前曾是制药界叱咤风云的传奇人物。

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科技公司旗下的很多专利证书,均出现了刘玉辉的名字,涵盖头孢、抗病毒软胶囊、心脏病中药制剂,以及国产伟哥的原料“喜勃酮”等多种制备工艺。更有意思的是,刘玉辉的妻子正是康业元的法定代表人张建蓉。

上述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刘玉辉才是康业元的实际控制人,多年来凭借其手上取得的批文,刘与全国多家药企都有合作。此外,刘玉辉与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关系甚好,最风光时刘玉辉不仅是科技公司的总经理,还是广东省药学会副会长。

但这一切随着李益民的受贿落马戛然而止。“与王老吉商标争议一样,要说清楚当年与康业元合作的事,只能用‘魔幻’来形容。”上述知情人士说道。

暴利与博弈

时光倒回至1991年,跨国制药公司辉瑞制药的科研团队在临床试验中意外发现了治疗心血管病的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在治疗男性勃起障碍症效果优于在心血管病中的应用,因此率先打开了ED类药物市场的新大门。

1998年3月27日,经美国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首次在美国上市,商品名为“Viagra”,即俗称“伟哥”的“万艾可”。2001年9月19日,万艾可获得了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授权公告,专利期为20年(即从申请之日起至2014年结束),同时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进入中国市场。

开启“中国之旅”的万艾可很快受到了男科医生的青睐,更是被“中国性学第一人”马晓年称之为“现代性学的第三座里程碑和性治疗的一场革命”。而对于许多制药企业来说,全球巨大的需求量使得ED类药品市场更是宛如一个“百亿蛋糕”惹人眼馋。但囿于专利,中国企业迟迟未能尝到甜头,万艾可垄断中国ED类药品市场长达13年。

尽管在长达十余年的时间里未能分得一勺美羹,但国内制药企业却未曾放弃对“伟哥”的向往。2014年5月31日,随着辉瑞生产的万艾可用途专利保护到期,国内抢仿大战也拉开了帷幕。

2014年10月,白云山生产的“金戈”率先铺货上市,以接近“伟哥”三分之一的价格优势迅速抢占市场,同时还是最早推出50毫克、25毫克小剂量的厂商。金戈的出现打破了多年来外资原研药的市场垄断和价格体系。

最初,辉瑞伟哥在国内的售价为100毫克120元左右,如今伟哥也针对中国市场推出50毫克剂量,售价也下降至40元/粒,仅为金戈的一倍(20元/50毫克)。

作为白云山最重要的赚钱“利器”,金戈自2014年上市以来,销售量从2014年的1495万片飙升至2018年的4774万片;销售额也一路上升,仅2018年金戈就实现营业收入6.6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9%。

业绩步步高升,康业元却被“关在门外”。康业元称,金戈上市销售后,公司代表曾在2014年10月至2017年期间多次南下广州要求广药集团提供金戈的经营状况、财务报表及分红,但广药集团对此置之不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白云山历年年报中,公司都详细披露了每种药品的毛利率,但唯独金戈连续四年“缺席”。

康业元一位张姓工作人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枸橼酸西地那非(金戈)原材料的市场价格约1600/公斤,现在市场价约1800/公斤~2000元/公斤。但据康业元从原材料供应商处获悉,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0000元,2014年4月至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该公司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其中自然涉及偷税漏税。”康业元称。

对此,白云山回应称,公开信所述“原材料”只是金戈生产过程中使用的10多种物料之一,2018年该“原材料”的平均采购成本占金戈原料单位生产成本(不含三大费用)约36.32%。此外,白云山制药总厂生产的金戈分为25mg、50mg和100mg三种规格,耗用原料数量及收得率都不同,故不能简单用该“原材料”采购量做为计算金戈产量、收入及毛利的依据。

抗ED市场变局

自2014年白云山金戈上市后,2015年江苏亚邦也推出万菲乐(西地那非)。随后,地奥制药、天方药业、联环药业、源基制药等十几家本土药企先后加入,纷纷提交仿制药批文。

在这之前,国内在售的抗ED药除了辉瑞旗下的“蓝色小药丸”万艾可(枸橼酸西地那非)外,还包括礼来制药旗下的“黄色小药丸”希爱力(他达拉非)以及拜耳医药旗下的“橙黄色小药丸”艾力达(伐地那非)。大批伟哥仿制药的涌入,一改ED药品市场以往“三色争霸”的局面。

据米内网《中国ED用药市场简析》报告显示,金戈在2016年销售量达2498万片,市场占有率(数量)高达49%。同年,辉瑞万艾可、礼来希爱力和拜耳艾力达三大外资品牌的销售量分别为1557万片、823万片和92万片。

尽管从最新统计数据来看,万艾可依然是我国ED市场(中国所有地级及以上城市实体药店ED市场)销售额最大的产品,但增速已呈下行趋势,2018年更是出现了3.2%的负增长。

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白云山金戈表现亮眼,2017年、2018年均保持2位数增长,尤其是2017年,增长率超过40%,2018年金戈片销售量占比达到66.85%,已成为我国ED市场发展最重要驱动力。

7月25日,记者走访广州市区多家药店发现,目前市场上销售的“伟哥”以进口的辉瑞万艾可和本土的白山云金戈为主。某药店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不同消费者对品牌的需求也会不同。除了部分患有勃起功能障碍的患者外,也有不少男性为增加性生活情趣前来购买。

此外,不同品牌药店的促销力度也大不一样。同样是50mg×2片的金戈,价格在80~89元不等。大森林药房推出了“用至尊卡购买万艾可享8.8折”的优惠活动,泉源堂则打出了“金戈3粒100元”的优惠活动。由此可见,不仅是生产厂商,渠道商对于抗ED药的争夺也十分激烈。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