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A股控制权的隐秘江湖:神秘富豪频繁现身 多路资本攻城略地

2019年07月2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姜诗蔷  

“国资在这一轮上市公司股权转让潮中扮演重要角色也很好理解,一方面当前有不少公司估值已经降到合理区间;另一方面则是去年来民营企业出现融资困境,资金压力大,而国资则资金充裕,有实力接盘。”受访人士坦言。

“到处要饭。”一位刚刚得到资金纾困不久的某上市公司总经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形容其过去一年的经历,十分无奈地表示。

“事后大家看到的都是新的资本方顺利入主挽救公司质押危机,但其实整个过程十分艰难。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当初我未必会这么选。”前述上市公司总经理表示。

事实上,受市场环境变化影响,2018年以来,上市公司股权转让事件大幅增加。

记者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共发生248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按发生日统计),2019年以来,这种趋势也仍在持续。

今年以来截至7月26日,按发生日统计的有92起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

民营企业融资压力来袭,在资金压力下,企业不得不探寻新的出路。

而值得一提的是,上市公司控制权更迭的背后也涌现出的一系列资本市场新秀,不仅仅是地方国资频频出手布局,更多的“神秘富豪”也在崭露头角。

神秘富豪频繁现身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今年以来92起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事项中,变更后的新任实控人为自然人的上市公司有48起,占比超过一半,为52%。

在变更后的实际控制人名单中,不乏刘永好、解直锟等资本市场熟知的资本大鳄,也还有新鲜面孔。

譬如,荣科科技(300290.SZ)刚刚宣布了其控股股东、实控人崔万涛、付艳杰与辽宁国科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实业”)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这个刚刚成立几天的新公司,因为成为上市公司的新任实控人,迅速引发市场关注。

工商资料显示,国科实业成立于2018年12月21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何任晖,同时何任晖也是公司实控人,国科实业刚刚成立之时,何任晖持股90%。 而在国科实业刚刚成立4天后,荣科科技便宣布了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国科实业成为公司新的控股股东、实控人。

这也让荣科科技的股权转让变得神秘,并引发深交所的问询。

根据披露,荣科科技该次股权转让对价合计5.7亿元,国科实业的资金来源包括现有股东何任晖、李涔出资5000万元,渤海信托设立的信托计划“荣科1号单一资金信托”作为财务投资人向国科实业增资1.8亿元,以及该信托向国科实业借款3.4亿元。

同样因为“突然”成为上市公司实控人而被市场关注的还有大连电瓷(002606.SZ)的第一大股东杭州锐奇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杭州锐奇”)。

虽然在大连电瓷的控股权竞拍中“突袭”,不过在随后的一系列消息中,杭州锐奇实控人应坚的神秘背景也进一步显露。

工商资料显示,应坚担任中机国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中机国能电力工程有限公司大股东为天沃科技,天沃科技的第一大股东是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穿透后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市国资委。

“大环境呈现出信用收缩的趋势,不少上市公司大股东不得不通过股权转让寻求化解股权质押风险的途径。”7月26日,北京某中型券商投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这种情况也刺激了市场的并购重组行情,很多有实力的资方有意愿寻求相关标的。”该人士表示。

譬如嘉兴华控今年年初受让新研股份(300159.SZ)原控股股东8.59%股权以及占新研股份股本总额10.55%股权所代表的表决权,成为新研股份控股股东。而嘉兴华控的实控人张扬作为一位私募投资人,此前也曾主持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事项。

地方国资积极布局

除了“神秘富豪”频繁出手,去年以来还有更多的上市公司获得国资纾困,进而发生实控人变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今年以来92起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事项中,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后为国资的有40家起,占比43%。

譬如美亚柏科(300188.SZ)实控人由郭永芳、滕达变更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锦富技术(300128.SZ)实控人由杨小蔚、富国平变更为江苏省泰兴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星星科技(300256.SZ)实控人由叶仙玉变更为萍乡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从众多案例来看,国资已经成为这一轮股权转让的重要接盘方。就在不久之前,就有券商投行人士在与本报记者沟通时无意中透露,“华东某省的国有企业在按照省里的规划多方寻求上市公司壳资源。”

“国资在这一轮上市公司股权转让潮中扮演重要角色也很好理解,一方面当前有不少公司估值已经降到合理区间;另一方面则是去年来民营企业出现融资困境,资金压力大,而国资则资金充裕,有实力接盘。”前述券商人士指出。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某省级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制定关于国资收购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事宜。

“去年公司遇到资金困难后,也对外寻求帮助。随后有央行等机构也密集释放了化解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困境的相关举措,我们地方政府也十分重视,组织座谈会交流,同时还协调金融机构实地调研了解公司经营情况。”深市某上市公司董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当时公司所在的整个行业都面临资金长周期运转的普遍性问题,再叠加当时市场的民营企业信用风波,金融机构呈现出不信任的态度,导致企业的资金流动性出现困难。”前述上市公司董秘表示。

从当前案例来看,类似前述公司所属地方政府的做法在市场十分普遍,从国资纾困资金到入股成为实控人,企业的经营也出现转机。

今年6月,莱茵体育(000558.SZ)原控股股东莱茵控股集团正式完成了与成都体投集团的股份转让过户。成都体投集团成为莱茵体育的控股股东,成都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为莱茵体育的实控人。

股份转让后上市公司也将获得来自成都市的更多资源。根据公告显示,在其股份过户完成后,成都体投集团及莱茵控股集团将积极支持上市公司发展,向上市公司提供资源对接、导入、融资等支持,改善上市公司经营环境。同时,莱茵控股及其实际控制人高继胜需将其相关资源引入成都,并同意和协助成都体投办理将上市公司注册地址迁至成都的手续。

“公司被国资入主后实际上是完成了产业升级,公司最困难的时候也已经过去了,对个人来说,我也没有遗憾。”谈及失去经营多年的公司的控制权,前述上市公司总经理表示。

股权转让行情犹在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当前并购重组政策的放松,市场活跃度仍在持续。

招商证券此前研报指出,股权转让事件的大量发生有助于推动2019年中小市值行情。在并购重组政策放松的大背景下,2019年很可能是并购重组的大年,部分资方可能会寻求上市公司大股东的地位。

根据记者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7月26日,共有233起按披露日统计的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事项。

最近的一起则来自前期被市场热炒的“妖股”恒立实业(000622.SZ)。

7月22日,恒立实业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接到股东的告知函,由于股东已签署协议转让全部股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李日晶变为现任董事长马伟进。

7月26日,恒立实业称,实控人已完成变更。马伟进仅用50万元资金即买入恒立实业股东深圳市傲盛霞实业有限公司持有的16.54%股权,这笔股权对应的市值却超过3亿元。

反映在恒立实业身上的,也是壳股概念炒作的疯狂。

不过,至于并购重组放松是否会带来“壳资源”价值大幅提升,其可能性却被不少机构认为较低。

“首先,目前科创板已经试行注册制,且科创板的借壳也是注册制,可以看到去年以来退市制度也正在加速完善,不能排除注册制以后向主板推广;其次,近几年A股小市值公司的数量愈发增多,壳资源本身并不稀缺;最后,监管的态度也十分明确,完善并购重组并不是放任恶意炒壳,从严监管下,绩差股鸡犬升天的情况很难再现。”安信证券研究指出。

事实上,部分上市公司股权转让落地也被不少卖方研报当作一个利好。譬如碧水源(300070.SZ)股权转让事项落地,纳入央企体系也被机构认为有利于未来发展,给出强烈推荐评级。

“并购重组政策放开,短期可以提升市场风险偏好,中长期可以为上市公司提供更多改善资产质量的机会,预计本轮对于支持经济发展、符合产业转型升级、交易过程规范透明的并购重组的政策松绑,对于A股的提振应该是结构性且长久的。”华南一家券商人士研究指出。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付立春表示,“现在并购重组市场其实还是保持在比较慢热的一种状态,一直都是有潜力的。虽然说有科创板开板、IPO常态化种种因素影响,但是并购重组一直有机会。”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