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银行间评级业务又来了两位新成员 能否搅动一池春水?

2019年07月09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银行间债券市场再扩容,正式迎来了两家内资评级机构。

银行间债券市场再扩容,正式迎来了两家内资评级机构。

7月8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公告称,接受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开展银行间债券市场A类信用评级业务的注册;接受远东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开展银行间债券市场B类信用评级业务的注册。

此前,这两家评级机构则仅可以在交易所市场开展评级业务。

今年1月,国际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标普获批成为首家外资评级公司,加上7月8日获批的两家,银行间市场评级“家族”扩容至8家,其余几家分别是:中诚信国际、上海新世纪、东方金诚、联合资信、大公资信。若再加上投资人付费模式的中债资信,则共有9家。

分获A、B类牌照

交易商协会在今年5月6日召开常务理事会,审议通过这两家评级机构获得银行间市场评级牌照的议案。

其中,鹏元资信因评价结果较为靠前,获得A类信用评级牌照,可在银行间债市开展金融机构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结构化产品以及境外主体债券等全部类别的信用评级业务;远东资信获得B类牌照,仅可开展金融机构债券信用评级服务。

2018年11月,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完成股改,证监会麾下中证信用增进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大股东,持股比例51.01%。

迄今为止,中证鹏元累计已完成40000余家(次)主体信用评级,为全国逾4000家企业开展债券信用评级和公司治理评级。经中证鹏元评级的债券和结构化金融产品融资总额逾万亿元。

远东资信成立于1988年,是中国第一家社会化专业资信评估公司,一度拥有银行间和交易所市场全牌照资质。但在2006年福禧事件发生后,央行暂停了远东资信的银行间评级业务,导致牌照作废。在此期间,远东资信客户大量流失。

上述交易商协会常务会议审议材料称,“两家机构均具备交易所债市评级牌照,其中远东资信目前在交易所市场的业务量较小,但近期无违法违规行为。”

“有过‘前科’,现在业务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拿B类牌照在意料之中。”一位评级公司中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评级业头部效应显现

新进的两家本土评级机构,能否搅动评级业这池春水?

“过去鹏元进入交易所市场,通过评级竞争,迅速做大了市场,但这种模式在银行间已不可复制。一来协会加强了评级竞争的监管,二来现在评级中枢已经很高,没有多少给评级的空间了。”某评级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评级市场已进入存量时代,预计中证鹏元进入银行间债市后,或许只能在存量客户中做些中票、短融业务,切不了其他公司的蛋糕;而远东资信,因此前受罚而错过了中国评级业最好的时代,接下来留给它的机会很少。”

前述评级公司中层亦表示,此次新机构的加入,对现有银行间评级业的格局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且未来头部效应可能更加明显,“这次放行,更多是在落实去年监管层统一评级监管的要求。”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大公资信因收取高额咨询费被整改后,“大公资信的客户中,90%以上的AAA客户去了中诚信”,使得中诚信的市场份额进一步扩张至将近50%,并与第二名联合资信进一步拉开距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发现,评级业人士更为关注标普入场后可能对市场带来的影响。

有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标普已答应启用中国本土评级序列,未来评级中枢将与目前的评级中枢相仿,而考虑到标普收费较高,难以争夺市场。

相反的观点则是:由于标普相中中国这一全球第二大信用债市场,其早期并无所谓盈利问题,在价格上完全可以与内资评级公司齐平。更重要的是,尽管标普使用本土评级序列,但目前在海外发债的公司已有海外评级序列,“未来投资者自己会主动去寻找标普全球和中国本土评级的对应关系。”

“数量多没有用,重要的是,其评级体系能否真正对市场进行信用分层和风险定价。”前述评级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际三大评级公司的营业收入中,“并不只是按单收取评级费,另一块重要收入来自投资者服务,二者通过不同的公司进行风险隔离,但评级的序列是一致的。”对比国内,受制于严重的评级泡沫,此类业务无法开展。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