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安防监控 “老大”宇瞳光学闯关IPO 创始人神秘被边缘、外协关联复杂

2019年08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赛男,余天锡  

随着双摄像头手机出货量增加、VR和AR设备普及和监控安防市场的发展,光学镜头应用需求迎来一波高速增长。近年来,相关领域公司都在加快证券化步伐。

随着双摄像头手机出货量增加、VR和AR设备普及和监控安防市场的发展,光学镜头应用需求迎来一波高速增长。近年来,相关领域公司都在加快证券化步伐。

在安防监控市场,宇瞳光学,福光股份,舜宇光学三家的全球市场占有率排在前三位,其中,福光股份(688010.SH)于今年7月登陆科创板,舜宇光学(02382.HK)早在2007年就登陆港股。

反而是排名第一的宇瞳光学,上市之路相对缓慢。其于2018年5月正式披露招股书,今年5月,受审计机构广东正中珠江的拖累,还一度中止审查。

经过漫长的等待,宇瞳光学终于看到了上市敲钟的希望。如无意外,8月15日,宇瞳光学将接受发审会审核,离A股创业板仅一步之遥。

尽管已经做到了安防监控市场的老大地位,但其IPO最终能否成功通过发审委的审核依然存在未知,宇瞳光学历史的股权沿革、产品单价、研发实力、与供应商关联关系、调整成本等方面的质疑都可能成为其上市途中的绊脚石。

被边缘化的创始人

招股书显示,宇瞳光学是专门从事光学镜头等相关产品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产品主要应用于安防监控设备、车载摄像头,机器视觉等高精密光学系统。

历史沿革来看,其前身为宇瞳有限,系张浩、金永红、张道雄2011年一起出资300万元成立。三人的出资比例分别为60%、30%、10%。

但到了2015年,最大的自然人股东忽然就变成了张品光,持股比例为18.54%;张浩持股比例降为4.33%,由董事长变成了行政经理;金永红任总经理,仅占2.67%;而张道雄已经不是直接持股股东,变为宇瞳合伙(持有宇瞳光学18.71%股份)持股3.92%的有限合伙人。其余新增的几位自然人,多人和张品光存在亲戚关系。

从招股书来看,张品光与三位创始人并无关联关系。那么,张品光是如何“挤”掉创始人,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呢?招股书并未披露。

值得注意的是,证监会在反馈函中关注到,张品光2011年7月从深圳天瞳光学离职时向该公司出具过一份单方声明文件,主要内容为离职后两年内不参与相关行业公司的经营活动,而宇瞳有限正是在2011年9月成立的。

记者发现,创始人之一金永红与张品光的离职时点惊人一致,其在2007-2011年同样任职深圳天瞳,此后就创立了宇瞳有限。另一创始人张浩在2005-2011年,则从事安防工程业务的个体经营。

“不排除张品光为避免竞业协议有代持股份的嫌疑。但只要张品光之后获取的宇瞳股权是合法合规的,也不构成大的问题。”8月12日,一位前资深保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此外,证监会在反馈意见中提到,宇瞳光学现任多名董监高均曾在深圳市天瞳光学任职,部分核心人员曾在奥林巴斯、福光数码仪器、舜宇光学和凤凰光学等同行业公司任职。

招股书为何没有披露张品光获得第一大股东地位的过程,核心技术人员此前的同业工作经历是否违反竞业协议?8月12日,记者致电宇瞳光学董秘办,电话无人接听。前台工作人员表示,相关负责人出差,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关联关系复杂

回到宇瞳光学的财务数据,2015年到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分别是4.08亿元、5.81亿元、7.7亿元、4.28亿元,净利润分别是5009.65万元、5031.53万元、6930.78万元、3679.35万元,报告期内相对稳定。

据招股书,宇瞳光学是安防监控镜头出货量最大的生产供应商,是海康威视、大华股份的主要镜头供货商。2017年,宇瞳光学在全球监控安防镜头出货量的市场份额占有率38.1%,超过第二位22%。其中,定焦镜头市占率41.4%,变焦镜头31.1%。

受到外界关注的是,2017年,占其营业收入比达62.12%的定焦镜头平均价格为8.23元每件,与竞争对手联合光电同一年每件116.6元均价相比,仅为后者的7%。在专利数量和研发投入上,和联合光电相比,宇瞳光学也存在很大差别。

“或者就是二者的定位不同,宇瞳瞄准的是中低端市场。但这个差距确实有点大,可能存在某种误解。”8月12日,一位光学光电领域的券商分析师说。

此外,在外协采购上,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获悉,不少供应商与发行人存在关联关系。其中,有7家外协供应商或是由宇瞳前员工持股,或是由现任股东的配偶和亲戚持股。

如2018年上半年外协加工金额排在第二的重庆乾岷光学科技有限公司,系公司前员工伍伟及其配偶控制的企业,伍伟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69%的股份。启信宝数据显示,该公司注册资本500万,人员规模小于50人,购买社保员工仅4人。

排在外协采购第三位的重庆玖胜光学有限公司系前员工代嘉玲的弟弟及代嘉玲配偶控制的企业,代嘉玲通过宇瞳合伙间接持有公司0.17%的股份。该公司注册资本200万,购买社保员工人数只有2人。东莞市宇旺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代嘉玲关联公司,该公司 2018年5月之前注册资本只有3万元,但在2016年度其就为宇瞳光学提供了金额为248.77万元的外协加工。

此外,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张道雄也当起了宇瞳的客户。2017年,张道雄成立东莞宇星线材有限公司,2018年1-6月,东莞宇星向宇瞳光学采购产品390.19万元,但实际支付仅26.72万元。在宇瞳光学的财务报表上,东莞宇星占据上半年新增主要客户应收账款的榜首。

“张道雄目前还持有公司股份,有动机给公司做利润,上述关联关系会成为发审会关注点,但是否会构成障碍还需发审委判定。”前述资深保代说道。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