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夏基金19亿营收领衔赚钱效应 中小公募难克时艰“腰斩”者众

2019年08月2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洁雪  

随着越来越多上市公司2019年中报的披露,部分由上市公司参股及控股的基金公司盈利情况也逐一浮出水面。

随着越来越多上市公司2019年中报的披露,部分由上市公司参股及控股的基金公司盈利情况也逐一浮出水面。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22日晚,已披露2019年上半年盈利情况的基金公司有华夏、富安达、万家、诺安、金鹰、方正富邦、东吴、东海、长盛、银华、华安、东方、江信等至少13家基金公司,这些公司涵盖了大、中、小等各类规模的基金公司类型。

其中,作为行业龙头的华夏基金以19.12亿元的营业收入和5.94亿元的净利润收入,成为目前基金公司上半年营收排名榜单上的绝对领先者。虽然营收绝对值突出,但较2018年相比,华夏基金净利润同比略微下滑,显现出受今年A股行情扰动的一面。

实际上,在上半年尤其是3月中旬以来急剧的行情波动之下,盈利受影响的基金公司并非少数。其中,长盛基金、诺安基金、方正富邦等基金净利润同比下滑均在60%以上。

头部优势显现

8月22日晚,中信证券披露了2019年半年报。公告称,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收为217.91亿元,同比增长9%;净利为64.46亿元,同比增长15.82%。

随着中信证券半年报的披露,其控股公司华夏基金的盈利情况也随之揭晓。截至2019年6月30日,华夏基金总资产为107.24亿元,净资产83.23亿元;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9.11亿元,利润总额7.55亿元,净利润5.94亿元。

在已披露上半年营收情况的十几家基金公司中,华夏是唯一一家超大型基金公司,因此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水平无意外地直登榜首。

不过,2018年上半年华夏基金的净利润为6亿元,较之相比,今年上半年华夏基金净利润水平同比下滑了0.8%。

除营收水平外,公告还披露,截至报告期末,华夏基金本部管理资产规模达9,181.12亿元。其中,公募基金管理规模4,874.83亿元,非货币公募基金(不含短期理财)规模行业排名第二;机构业务资产管理规模人民币4,116.41亿元(不含投资咨询等业务)。

华南一位资深公募人士表示,“作为大基金公司,能够在A股行情急剧波动的情况下保持营收水平的基本稳定,还是展现了较强的综合实力。今年上半年,华夏基金在ETF方面的发力行业有目共睹,同行也比较羡慕,这块业务应该贡献了不少的收益。”

据天相投顾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末,华夏指数型基金规模为1308.4亿元,较去年末增长18.98%;其中,华夏股票ETF规模达1051.28亿元,较第二名高出近一倍。上千亿的ETF规模,令华夏成为在公募ETF领域的领跑者。华夏基金在公告中亦特别提及,2019年下半年将加大ETF产品销售力度。

除华夏基金以外,目前净利润水平较为领先的另外两家基金公司是银华基金和华安基金,这两家均是老牌公募。

其中,银华基金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0.59亿元,同比增长15.23%;实现净利润3.34亿元,同比增长16.78%。华安基金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45亿元,同比增长4.84%;实现净利润2.18亿元,同比下降7.63%。

目前而言,华夏、银华、华安是仅有的三家上半年净利润水平在1亿元以上的基金公司。从净利润率(净利润/营业收入)水平来看,这三家公司的净利润率分别是31%、31.5%、25.8%。

中小公司分化大

相较于大基金公司而言,中小基金公司营收水平受A股波动冲击情况显然更为显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已披露上半年营收数据的基金公司中,有多家中小基金公司出现了营收和净利润水平双降的情况,其中长盛基金、诺安基金、方正富邦基金等公司净利润水平同比显著下滑逾60%。

具体而言,2019年上半年,长盛基金实现营业收入1.65亿元,同比下降25.69%;净利润2,177.04万元,同比下降61.19%。

诺安基金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4.02亿元,同比下降22.99%;实现净利润1,855.64万元,同比下降63.38%。

方正富邦基金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092.90万元,同比下降19.61%;净利润-1,770.08万元,亏损较2018年上半年的1011.1万元进一步扩大80%。

此外,金鹰基金上半年的营业收入为1.71亿元,净利润为1933万元,同比分别下滑15.63%和35.88%;东吴基金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0926.18万元,净利润为1237.98万元,同比分别下滑13%和27.79%。

沪上一位公募市场部人士指出,“中小基金公司产品线没有大公司齐全,看天吃饭的程度要更高,一旦市场行情较差,营收下滑几乎是大概率事件。”

一家未披露上半年营收情况的小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亦向记者表示,“小基金公司对市场行情的依赖度很高,行情不好的时候我们的产品很难卖,没有管理费收入公司自然赚不到钱。这种情况下人事变动也会更频繁,毕竟大家的收入和年终奖都是与公司营收水平挂钩的。”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净利润水平下滑严重的诺安基金在8月22日就发生了极为罕见的人事变动。诺安基金公告称,经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临时会议决定,停止奥成文先生担任的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由董事长秦维舟先生代为履行总经理职务。作为诺安基金的元老,奥成文的突然离职引发极大关注,其被停职原因目前仍无明确说法。

不过,行情波动的环境下,中小公司营收下滑并非绝对事件。2019年上半年,江信基金、富安达基金、东海基金均实现了营收水平的显著增长。

其中,颇为引发关注的是江信基金。据国盛金控半年报显示,其持股30%的江信基金上半年营业收入4645.28万元,同比增长3.44倍;净利润587.37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据银河证券数据显示,江信基金截至2019上半年末的公募总规模仅为16亿元,非货币短债公募基金12亿元,而2018年上半年末其公募规模为22亿元,非货币短债规模14亿元。对比可见,在公募规模没有增长的情况下,江信基金营收比去年增长了3.4倍。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