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海王生物收购武汉三甲医院遭抵制 医院并购潮后隐忧频现

2019年08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萍,陶凯伦,肖苗  

国企医院改革进入尾声,医疗集团收购竞争仍然激烈,不仅得有钱,还需要医院的配合及管理。

图/IC photo

生意场上,半路截和并不少见。但一家国企医院却因收购“截和”演绎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目前,国企医院改制已接近尾声,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也在进行二次改制,多家资本与医疗集团参与竞争,华润医疗、新里程医院集团出局,其中新里程在九进三进入第二轮的竞选中获得投票数最高,但最终投资者为海王生物。

对于这个结果,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一片哗然。7月31日,在网络上流传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院长雷正秀发布《给全院员工的一封信》(下称“公开信”)称,因操作不透明、收购方财务状况糟糕等坚决抵制海王生物收购。

8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事采访雷正秀,对于《公开信》的内容她并不否认,表示现在等待上级部门的处理结果,希望改制不要影响医院发展及损害全体员工的利益;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向海王生物董秘办进行咨询,相关负责人称对此事并不知晓。

8月6日,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一位接近管理层的员工张为民(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医院员工很担心并无投资和运营管理医院经验的海王生物能够运营、管理好医院。“我们也看了海王生物的财务数据,担心他们只是为了将医院营收进行并表,提升股价,对于医院如何可持续发展并没有实质性规划。”

8月4日,一位长期参与医院并购的业内资深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国企医院收购过程中遇到各种竞争甚至“截胡”的事情很多,但院长带头抵制收购的并不多见,医疗不同于其他领域,完成收购后仅仅是一个开始,投后管理才是关键。“现在有一些原来收购了多家医院、想转型医疗行业的上市公司找到我们,想转出他们手上的医院,因为他们没有医疗管理经验,不了解行业发展性质,吞下多家医院后无法管理,现在只能回吐。”

海王生物“截和”

湖北江汉总医院为原江汉油田中心医院,1996年通过湖北省等级医院评审,成为天门、仙桃、潜江地区唯一的国家三甲医院,至今也是湖北潜江地区唯一的三甲医院。医院开放床位1000张,设有28个临床科室,5个医技科室,年门诊工作量65万人次,出院病人2.7万多人次。医院还下辖15个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站和1个托老康复中心。

在国家要求国有企业办医疗机构在2018年年底前完成移交改制或集中管理,采取移交、撤并、改制或专业化管理、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进行剥离的大背景下,江汉总医院走上了改制之路。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开始有12家机构竞购江汉总医院。过去几个月中,一轮轮竞购,进入最后一轮的有三家:海王集团、华润医疗和新里程医疗集团,其中,新里程医疗集团是得到同意票数最多的一家。

不过,在7月30日下午,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举行的遴选会中出现了反转,海王生物获得最高遴选票数。7月30日晚,雷正秀便给全院员工发出一封《公开信》,反对将该院交由海王集团改制。当日凌晨,这封《公开信》便在这家医院的职工微信群内广泛传播。

《公开信》指出:“事实上这个结果在几个月前就已确定,并且在领导小组及部分干部职工中早已不是秘密。”“董事长胡望明自称无法对上市公司进行评价,因此从未看过、分析过海王年报及有关报道,也自称从未听到过职工有什么议论和担忧。总会计师、董事会董事江军作为领导小组中唯一的财务专业人员,也以自己无法对上市公司进行评价为由拒绝研究和讨论针对上市公司财务问题的质疑。”

张为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按招标法,在确定中标人之前,双方不能就投标价进行实质性谈判。而且必须当着全体投标人公布价格。公布后投标价不得更改。而且就目前海王生物的财务状况,我们也担心其收购仅仅是为了拉升股价。”

海王生物遭质疑

《公开信》提到,海王生物近三年负债率较高。查阅海王生物财报可以发现,其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至2018年分别为64.72%、79.05%、82.69%;其中2018年净资产中商誉占65%。三年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4.97亿、-24.33亿、-11.35亿。

与此同时,截至8月2日,海王生物股份质押比例43.96%,质押市值为39.83亿人民币。其中海王集团为海王生物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96%,但所持股份中质押比例高达99.8%。

2019年5月30日,海王生物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下发的《关于对深圳市海王生物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的年报问询函》,要求海王生物说明“频繁开展资产收购的背景及必要性,并评估对公司财务数据的影响”,“短期借款大幅增加的原因、用途,并评估对生产经营和盈利能力的影响”,“公司是否存在债务偿付风险”等。

海王生物的年报显示,2016-2018年公司共花费60.49亿元共收购78家公司,主要为收购兼并医药商业流通项目。对此,集团对下属的医药企业的管理团队需要扩大,相应的管理成本相应增加。2018年仅管理费用就有11.75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上涨91.46%。财务费用为9.04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上涨184.37%,均高于营业收入53.9%的增长率。

海王生物的大量收购并没有增加其收入,反而为其发展增加一定负担。正如其2018年报表明的计划,“2019年公司需要以提质增效、转型升级战略为引领,持续提升经营管理能力,在2018年打下的坚实基础之上控制增长节奏,加快转型升级步伐。”

在业内人士看来,正是基于转型升级的基调,加上像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这样年收入达数亿规模的三甲医院,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海王生物资金紧张的状况。

8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海王生物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海王生物收购江汉油田总医院事宜并不知晓,对于是否基于战略转型需要而收购三甲医院并未置评。

受加快公立医院改革、互联网概念加入、非医疗行业投资(特别是上市公司加入投资行列)等一系列影响,近年来我国医院及医疗机构的并购交易非常活跃,通化金马、恒康医疗、益佰制药、人福医药、绿景控股等都宣布收购医院。

但在医院并购如火如荼发展的同时, 失败的案例也层出不穷。

人福医药曾在2017年底出资1亿元收购黄石大冶有色医院75%的股权,并称未来3-5年将布局超过20家医院,但2018年出现上市20余年来首次亏损(巨亏27亿元),黄石人福医院、武汉宏昇生殖健康中医医院等非核心资产被出售;三年前以百亿定增转型医疗的房地产企业绿景控股,目前也在将收购的医院回吐,将全资子公司广州明安持有的北京明安100%股权、明安康和100%股权出售予明智未来;将广州明安持有的南宁明安70%股权出售予广州誉华。

北京中医药大学邓勇教授表示, 医院并购中企业、医院和政府等主要参与方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对企业来说,存在并购主体多元化,,医院并购市场鱼龙混杂;收购对象与投资模式选择不当;投资前调查评估和投后管理不到位。而医院方存在公立医院领导管理体制不健全,另外职工担心医院改制,取消原来事业编制、以后的养老问题以及担心面临激烈的职场竞争。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