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电子处方共享平台启用 “因药就医”时代终结?

2019年09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  

近日,全国第一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在甘肃省启用。

近日,全国第一个省级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在甘肃省启用。

这个平台由甘肃省卫健委牵头,联合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技术搭建方易复诊共同建设。它意味着甘肃省、市、县、乡(镇)、村五级医疗机构信息网络已经打通,患者可以通过线下药店等更多渠道获得处方药。 据了解,有处方药售卖资格的大批药店都将在短期内改造完毕。

9月10日,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电子信息共享平台的建立是未来医药行业发展的大趋势。这次在甘肃启用如果可以取得成功,对所有患者来说都是重大利好。对中国医药环境、营销模式,也将产生深远影响。”

对患者,尤其是慢性病患者而言,频繁复诊一直都是麻烦事。当次就诊开具的药量只够维持14天,然后就需要去医院重新挂号、复诊、拿药,尽管每次病情和处方基本没有变化。

因此共享平台带来的便利就体现出来了:医生开具的电子处方存入一个巨大的流转平台,两周后患者在家里通过App进行远程问诊,调出平台中的电子处方,再让线上的医生远程随诊、续方,线上付费后,药物就会在当天送达。在这个模式下,除非病情有了新的变化,否则就不用再多次往返医院。

甘肃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在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启动暨培训会上透露:该平台目前在省级8家公立医院、各市州三级公立医院、全省区域综合医改试点县(区)部分二级公立医院已经开展试点,2020年将在全省二级以上公立医院推广应用。

电子处方流转

2017年起,北京、天津、重庆、福州、西安等地先后颁布推行电子处方的政策,进行电子处方流转试点,希望公立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信息互联互通。

但由于各级医疗机构的信息共享平台未能完全建立起来,大多数试点地区只停留在医院和药店之间的流转,并且只能从医院单向流转到药店。 而省级处方流转意味着从单向流转到多向流转的阶段。

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原来只要能共享电子处方就行,现在不仅共享,还要流转。角度不一样导致需要的技术也不一样。原来你只要把接口都打通就完了,现在你拿过来的处方数据,得先进行相应的审核,审核过程中,可能还要做控费干预。” 也就是说,在这个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上,省卫健委随时能看到每一个患者的就医信息,及时发现和监管不合理的诊疗行为及处方。

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需要在各个医院之间建立统一的接口和编码,前期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且这笔投入后期并不会产生什么收益。因此医院的积极性并不高。

据行业估算,到2020年处方外流市场将达到4000亿元。接连而来的新问题则是,院内处方能真正大规模流向市场吗?

“处方外流是一件操作难度很大的事情,因为涉及医院的利益。医院可能会做到部分处方共享,可所有处方被共享出来目前可能不太现实。”史立臣指出,“如果院内处方流转不能确保安全合规,那么在市场红利变现之前,诸如出现电子处方和纸质处方两个版本的尴尬局面,就与建立平台的初衷背道而驰。”

马光磊认为,处方流转高效性与安全性的平衡是关键点之一。“处方真实性是药品零售过程中最重要的基本原则,如这个原则被打破,患者安全用药将无法被保证。”

近期修订的《药品管理法》一定程度上对此进行了正本清源。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网售处方药确立了“线上线下要一致”的主要原则,药品销售必须和医院信息互联互通,确保处方来源真实。

与此同时,处方外流还牵涉到药企、医药流通企业、医院、医生、药店等多方利益的重新分配。

史立臣认为:“之前大多数试点,例如上海,都是有条件对接几家药店。现在要在整个行业链中,协同各方利益,重新达到新平衡,在省卫健委牵头的情况下也不容易办到。”

为何甘肃?

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自此,各地开始通过搭建处方流转平台推动医药分家、处方外流。在多地政策起跑的情况下,为何首个省级平台最终落户甘肃呢?

“2016年的时候,甘肃就开始做全民健康信息系统平台。现在,我们省、市、县、乡、村五级医疗卫生机构已经互联互通。”甘肃省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路杰曾公开介绍,“我们将健康档案系统、研究规划系统、电子病例系统等各类业务,通过全民健康信息系统打通。”换言之,在甘肃现有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网络拓补的基础上,只需进行小幅扩展,即可满足电子处方信息共享系统中网络上的需求。

在医疗资源匮乏、分布不均而贫困人口居多的甘肃省,慢性病患者基数不容小觑,例如需要长期复诊服药的糖尿病患者有200万人以上,其中87万人为贫困患者。高血压群体人数更是远远超过糖尿病患者人数。方便患者复诊、同时大幅降低患者的医疗卫生服务费用,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甘肃省各级医疗机构平均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25.47%,其中医院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27.11%。 电子处方流转能够实现“医药分开”,斩断公立医院利益链条。

对于人们最关心的医保支付问题,路杰表示:“我们现在正在积极协调医保部门,下一步需要和我们对接的系统不仅仅是电子处方流转系统,还有互联网监管平台,它们都要和医保进行对接。所以我们和医保的对接工作正在进行。”

解决“因病就医”只是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建立后的第一步,后期该平台还将在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慢病便捷化管理和处方信息统一监管上进一步发挥更大的作用。

“一旦这个平台取得成功,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也是具有可复制性的。”史立臣表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