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新经济领跑者丨对话旭创科技总裁刘圣:超额完成业绩承诺背后的专注与坚持

2019年09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在获得一定的市场认可之后,旭创希望借道资本市场谋求更多发展,但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

在四年前A股市场的并购热潮后,标的公司因业绩对赌失败而被上市公司追偿、上市公司因并购重组失败而商誉减值的现象屡屡发生。

反之,标的公司因超额完成业绩承诺而获得奖励、上市公司市值水涨船高的并购重组,显得弥足珍贵。中际旭创(当时名为“中际装备”)对旭创科技的并购,便是其中一例。

2016年9月,中际装备公告称,计划发行股份作价28亿收购旭创科技,进军高端通信设备制造领域。第二年5月,该交易获得证监会的批准,旭创科技由此登陆国内资本市场,中际装备的市值随之提升。

在这笔交易中,旭创科技也签下业绩对赌协议,承诺2016-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73亿元、2.16亿元和2.79亿元。如今三年过去,旭创科技2016年-2018年分别实现净利润2.36亿元、5.89亿元和6.63亿元。按照此前的超额业绩奖励约定,旭创科技将获得4.92亿元的超额业绩奖励。

旭创业绩为何能稳步增长甚至超额增长?旭创科技总裁刘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其实不只是过去三年,旭创在过去十年的发展历程中一直在走“上升曲线”。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全球云计算数据中心市场整体增速较快,对光通信模块产品需求量大,公司选对了赛道。另一方面,公司坚持在技术研发上倾力投入,产品在跟国外公司的竞争中,不断夺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同时,刘圣也丝毫不掩饰对伴随公司一路成长的风险资本的感激。本次专访中,刘圣回望旭创成长的重要节点,反思风险投资的价值,也谈到旭创并购上市后的再出发。

关键订单

时光回溯至2008年,彼时的刘圣已在Agere System(前朗讯)、Opnext等北美光电企业工作多年。受硅谷创业环境的长期熏陶,他怀揣一颗不安分的心从美国硅谷回到国内,在风险资本的支持下创办了旭创科技。

“2008年下半年正好是金融危机爆发,如果你在那时候还没有完成融资,可能就再也融不到了。我们很幸运的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就拿到了投资,搭建起核心团队,迈出回国创业的第一步。”刘圣说。

据了解,在那笔约3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中,元禾控股是其中主导者。元禾控股直投部该项目负责人戴瑜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忆称,与旭创最初的接触契机是当时苏州工业园区的领军人才计划,元禾在诸多高端人才归国的创业项目中,选择了投资旭创。

“元禾的资金给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刘圣说。由于高新技术领域的创业风险较高,一般的民营风险资本并不太愿意进行投资,元禾的支持帮助公司走过早期创业的关键阶段。公司在2010年、2011年,获得元禾控股三只不同阶段的基金和元禾债权平台的投资。后续,元禾又引入东沙湖基金小镇入驻机构达泰资本等机构投资旭创。

在拿到融资后的早期发展阶段,旭创尝试开发一些初期产品在市场上销售,但作为初创企业的客户认可度却并不高。一直到2011年前后,当公司的40G产品研发成功并通过谷歌认证后,旭创才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刘圣回忆称,当时中国市场已经有一些光模块公司,但大部分都在低端制造上竞争,旭创的策略是高端光模块市场形成差异化优势。此时,恰逢以谷歌为首的云计算数据中心厂商开始大力投资建设数据中心,对更高速的40G光模块产品提出需求。

但放眼当时的全球市场,即使是比较有影响力的海外公司,也是以生产10G、20G的光模块产品为主,40G产品并未被推出。刘圣敏锐把握市场机会,将全公司的精力投入在40G光模块项目的研发中。

当时,好几家美国上市公司也在研发40G产品,它们与旭创科技同时向谷歌送样,竞争之激烈堪称生死时速。不过由于毕竟是新产品,大家的前几次送样都没有通过谷歌认证。第一次失败、第二次失败……旭创科技在十几次尝试之后,终于成为第一家通过谷歌认证的供应商。

“我们的优势在于做事情比较专注,所以能够比竞争对手快三个月取得了供应商的资格。”刘圣说。很多海外大公司研发新产品的效率较低,因为它可能研发在美国、生产制造在亚洲,中间的沟通时间成本较高。但旭创的研发、中试、制造是一体化的,能够更高效地完成新产品的研发和批量交付,帮客户节省时间。

拿下谷歌这个国际大客户后,旭创科技的业绩迅速增长,公司销售额从几千万做到几个亿。同时,旭创也借助谷歌合作案例的成功,开始接触合作亚马逊、华为等客户。后续,旭创借助40G产品的研发基础,又开发出100G光模块产品。刘圣透露,目前公司的100G光模块产品出货量在全球居于领先水平。

曲折上市路

在获得一定的市场认可之后,旭创希望借道资本市场谋求更多发展,但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

“元禾的投资组合中也有几十家上市公司了,旭创不是上市耗时最长的,却是最曲折的。它当时几乎论证了所有的上市可行路径,有些路径甚至也真实走过了。”戴瑜回忆说。

据了解,旭创在2013年前后就开始实现正向盈利。最初考虑内资、外资股东的不同诉求,以及内地资本市场上市周期较长等综合因素,公司考虑去香港或者台湾上市。

但在2014年,谷歌资本对旭创科技进行了3800万美元的投资。这是谷歌资本在中国的第一笔投资案例,也给旭创的上市路径打开了新思路。公司琢磨借助谷歌资本投资带来的资源和国际影响力,搭红筹在纳斯达克上市。

在旭创启动纳斯达克上市,走到真正“临门一脚”的2015年下半年,中概股却在纳斯达克遭遇泡沫危机,甚至普遍被做空,这让旭创科技不得不暂缓了上市步伐。

随后,公司决定拆红筹回到国内上市。由于直接IPO所需排队时间较长,考虑公司发展的机会成本,旭创选择与上市公司中际装备合作,通过并购重组的方式走向上市。

“你听起来可能觉得这也没多复杂,但其实如果决定走不同的资本市场,会涉及整个公司架构的调整,包括搭红筹、拆红筹等。其中有很多繁琐的操作,这个过程也很考验团队和股东的专业性。”戴瑜说。

值得一提的是,在旭创重组上市的交易中,早期股东可以通过三种方式参与其中。一是直接现金退出,二是参与重组但不参与业绩对赌,三是参与重组也参与业绩对赌。在部分股东选择前两种方式交易时,元禾却选择了最为冒险的第三种方式。

“当时确实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我们内部经过严密的论证,最终基于对团队、市场的信心选择了参与对赌。现在来看这个选择是正确的,我们也因旭创完成业绩情况较好而拿到业绩奖励。”戴瑜说。

再出发:专注主业,谨慎扩张

目前,元禾控股在中际旭创仍持有合计约10%的股份。从2008年至今,元禾控股为何坚持押注旭创长达11年?

戴瑜解释称,首先,元禾平台上有元禾原点、元禾重元等是以基金形式运作,它们跟市场上其它基金一样有投资期限的限制。但元禾直投部是以公司制存在的永续投资平台,平台以自有资金轮转,循环投资在不同项目中,没有具体投资期限的限制。所以团队有足够的耐心,陪伴芯片类、通信类等相对长周期的项目成长。

第二,旭创项目本身也足够优质。“最开始从教育背景和光通信行业的从业背景上来看,旭创团队的整体配置是非常亮眼的。后续的接触过程中我们还发现,创始人身上展现出创业成功所需的诸多品质。”戴瑜说。

在旭创成立之初,刘圣便参考硅谷公司的做法进行员工激励设置,愿意把股权作为激励,分享给高层、中层和技术骨干。在2011-2012年公司最艰难的时刻,刘圣一方面想办法把团队稳住,一方面抓住云计算数据中心的机会加大投入,终于打开了局面。

“这么多年来,元禾直投项目超过270个,在不同项目的接触、对比中可以看到,一些核心团队不稳定的项目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旭创的核心团队很稳定,创始人有凝聚力、专注力,并且愿意分享、带领团队不断把蛋糕做大,这些都对创业成功至关重要。”戴瑜说。

对于上市带来的变化,刘圣表示,上市后,旭创的品牌效应更强,融资渠道更为丰富。团队也做了股权激励计划和员工持股计划,让员工享受公司成长带来的财务回报。

“但不变的是,团队仍希望保持创业精神往前冲。上市是旭创发展的重要里程碑,也是团队再出发的起点。”他说。

现阶段,旭创正加大对400G光模块和5G领域的投资布局。一方面,在起家的光模块业务上,旭创将持续开发下一代产品,扩大市场份额。据了解,今年是400G光模块产品的商用元年,旭创已经有产品在小批量出口。同时,旭创明年将推出800G产品样品,进行更前瞻性的行业布局。

另一方面,旭创也在尝试将积累的高速通信技术,从数据中心产业扩展应用到5G产业,为企业提供前传、中传和回传用到的光模块产品。“这块业务刚刚起步,将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刘圣说。

许多公司上市后,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进行多元化发展,旭创却对多元化扩张仍持谨慎态度。“光通信行业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需要我们更加专注,增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刘圣说。同时,旭创也通过外部基金的形式,对光通信上游产业链的芯片公司进行了投资布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