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广东探路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政企合力跨越融资、市场、创新“三重门”

2019年09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跟随中央网信办与广东省网信办组织的“新时代民营经济和高质量发展”调研活动发现,广东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民营企业的快速成长,离不开广东为民营经济提供的政策扶持、营商环境、创新创业氛围等优渥土壤。

广州禾信仪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禾信仪器”)的成长史颇具广东特色。

在民营经济大省广东,禾信仪器作为一家典型的民营企业,创立于2004年,历经10年摸爬滚打才真正打开市场,其创始人周振创业期间一度因融资无门而抵押房产、汽车。

如今,禾信仪器已成为国内质谱仪行业的冠军民企,掌握了飞行时间质谱核心技术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多项技术及产品填补了国内甚至国际质谱领域与高端环保仪器行业的空白。

“禾信仪器能够从一家中小企业成长到如今规模,一是靠10年持续不断研发投入,二是靠政府营造了公平竞争的营商环境,还有就是广东对民营科技企业的大力扶持。”禾信仪器总经办主任蒋米仁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禾信仪器仅仅是广东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缩影。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全省4.5万家高新技术企业中,民营企业占比超过七成,中小企业占比超过六成。作为民营经济大省,今年上半年,广东民营经济增加值同比增长7.1%,较全省GDP增速快0.6个百分点,民营经济贡献税收收入7454.3亿元,占全省税收比重达46.6%。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跟随中央网信办与广东省网信办组织的“新时代民营经济和高质量发展”调研活动发现,广东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民营企业的快速成长,离不开广东为民营经济提供的政策扶持、营商环境、创新创业氛围等优渥土壤。

上半年新增减税降费400亿

2018年,广东民营经济增加值为5.26万亿元,增长7.3%,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54.1%;2018年底,全国1亿家民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中,广东超过1084.54万户;2019年,广东省60家民营企业入围2019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广东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厅长涂高坤在《关于我省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情况的报告》中透露,2018年,广东民营经济贡献了全省50%以上的地区生产总值、60%左右的投资、70%以上的创新成果、80%以上的新增就业和95%以上的市场主体。

“广东民营经济之所以取得上述成绩,政府和企业起到了决定作用。”原广东省社科院区域与企业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丁力认为,一方面广东政府出台减费降税、缓解融资难融资贵、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等措施,另一方面民营企业以市场为导向、有的放矢的创新,提供解决消费者痛点的产品和服务,才最终“降低了成本的高山、融化了市场的冰山、跨越了创新的火山”。

近年来,广东省始终在减轻民营企业税费负担方面不遗余力。2018年,广东省在鼓励高新技术企业、改善民生、促进小微企业发展等方面共减免税收2297亿元。实施“实体经济十条”(修订版),2018年为企业减负897亿元。2019年上半年,落实“实体经济十条”为全省新增减税降费约400亿元。

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助理胡琳铧表示,自今年国家实施新一轮减税降费以来,初步测算全年集团公司增值税减税达6600万元,预计全集团今年减税至少1亿元,为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降低了成本。

针对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等问题,广东省在2019年出台《广东省支持中小企业融资的若干政策措施》,提出22条政策措施。2019年上半年,广东辖区地方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2350亿元,较年初增长12.9%,高于各项贷款平均增速约2.5个百分点。

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相关人士也表示,为进一步帮助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融资慢的问题,广东将发展供应链金融支持先进制造业中小企业,依托核心制造业企业的信用,建立广东省中小企业融资平台。

据了解,该平台预计9月底正式上线运行,届时可为超过4万家中小企业提供融资支持。

政企合力跨越三重门

民营企业的成长,往往需要政府提供创新的机会与平台。

2009年,比亚迪在港交所上市,成为摩托罗拉、诺基亚的供应商。彼时,比亚迪提出“城市公交电动化”解决方案,但并未获得市场应用。而深圳给了比亚迪试一试的机会。2010年,比亚迪K9纯电动大巴下线,同年第25届世界电动车大会也在深圳举行,深圳第一批电动大巴上线。2011年,深圳再次采购其101辆纯电动大巴。

正因为这次机会,让深圳成为全球首个公交车全面电动化城市、全球纯电动出租车运营规模最大城市、全球率先实现纯电动重卡商业化和规模化运营城市。比亚迪电动车也因此成功驶入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300多个城市,成为首个进入欧、美、日、韩等汽车发达市场的中国品牌。

2006-2008年是禾信仪器创业低谷期,一度面临资金链断裂危机,董事长周振当时卖掉了汽车抵押了自己的房子。直到2009年,来自国资背景的广州市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提供了一笔500万元的资金才解了禾信仪器的围。

“这笔资金至关重要,不仅是雪中送炭,更是政府对科技类中小企业的认可。”蒋米仁说,正是这笔资金让企业在公司困难情况下依然能够保障在研发上的不断投入。

在优必选CFO张钜看来,来自政府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企业自身的创新基因。

“优必选的成功恰恰证明了,先进技术、核心技术求不到、买不来,要靠我们自己拼搏。优必选从开始创业就专注于人工智能及机器人领域的研发和创新,与清华、悉尼大学等成立了实验室、研究院,攻破了机器人领域的核心技术难题。”张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只有核心技术过硬才能在市场竞争中胜出。

依靠技术创新快速成长的民营企业比比皆是。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孵化培育科技型中小企业超2.8万家,约占全国总量的21.6%,居全国首位;2019年上半年新增省高成长中小企业440家、国家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22家。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广东民营经济的发展不能满足于只做全国的“尖子生”,而是要力争做“排头兵”。

在丁力看来,广东要争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排头兵”,必须要政企合力跨越融资、市场、创新“三重门”。企业创新发展既要政府提供土壤环境,也要自身培养内生动力。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