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从农民工到产业工人:广东开发第二次“人口红利”

2019年09月12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洁,朱家嬿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人口不断流入、人口素质不断提升、人口城镇化率不断上涨。同时,随着人口受教育程度的跃升,呈现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过渡的趋势。

16年前,从河南老家前往广东打工的黄斌,大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工资收入从第一份工作的400元,一跃升至目前的8000元,而且还是包吃包住后的税后工资。

如今,他在东莞中集专用车有限公司正干得热火朝天,并试图通过培训,从焊接技术工人转型为懂得机器人编程的更全面的技能型人才。

在此之前,黄斌已经成功从普通工人转型为技术熟练的焊接工人,工资出现了连续“上跳”。

以黄斌为代表的这类普通工人转型,已经成为广东产业转型背后的关键“拼图”之一。

“现在企业招聘普通人才少多了,以前很多都靠人力,现在能靠机器就靠机器,毕竟机器可以24小时不停。企业更多招聘的是高技术工人,他们的工资可以达到6000元、8000元甚至更高。”智通人才连锁集团相关负责人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广东以开放、务实、包容的态度,吸引全国各地的劳动力源源不断地涌入,为广东经济发展带来充足的劳动力资源和人口红利。

广东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982年广东省流动人口只有28.09万人,1990年上升到331.47万人。到了2018年,广东省跨省净流入总量为1843.88万人。

随着经济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广东将为在此工作的人员提供收入更高、领域更宽的就业机会,同时市场也对劳动力的素质和技能水平提出了新的需求。

“我们每年有一到两次技术培训的机会,公司出钱,每次参加培训合格之后,工资都能上涨500元左右。”谈到未来,黄斌充满干劲。

截至2018年底,广东省常住人口11346万人,比上年增加177万人,增长1.58%。-甘俊摄

从人口红利到人才红利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广东呈现出人口不断流入、人口素质不断提升、人口城镇化率不断上涨的三大态势。同时,随着人口受教育程度的跃升,呈现出从“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过渡的趋势。

广东省统计局数据显示,改革开放以前,人口的迁移和流动较小,且以户籍迁移为主。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先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蓬勃发展,随后又迎来了制造业向“智造”业的转型升级,广东的人口迁移和劳动力流动状况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生显著变化。

首先是流动人口总量迅猛增长。1982年广东省流动人口只有28.09万人,2010年流动人口达到3139.04万人,比1990年增加2807.57万人,成为全国流动人口总量第一大省。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部地区吸收了全国流动人口总量的52.9%,其中,广东一省就吸收了全国流动人口总量的14.1%。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广东的跨省流动人口(指离开户籍登记地半年以上的外省人口,不包括离开户籍地不满半年的外省人口)占全国总量的24.79%;跨省流动人口占广东常住人口的比例达到22.22%。

这使广东的人口红利周期更长。截至2018年底,广东省常住人口11346万人,比上年增加177万人,增长1.58%。2018年全省跨省净流入总量为1843.88万人。

其次是流动人口高度聚集在珠三角地区。1990年珠三角流动人口占全省流动人口总量的84.98%,2000年流动人口占比上升到92.52%,2010年珠三角地区流动人口总量高达2871.25万人,占人口比重的91.47%。这一数据还在上升,2018年末,广东珠三角核心区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6300.99万人。

在改革开放以前,广东人口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1964年小学以上教育程度有1265.12万人,占总人口的34.21%,其中79.84%为小学教育程度。改革开放初期,1982年,广东小学以上教育程度有3570.61万人,占总人口的66.58%,其中62.19%为小学教育程度。

根据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推算,广东省总人口中,大专及以上、高中和初中、小学受教育程度的人口分别占6岁及以上人口的11.87%、21.36%、39.32%和23.81%。与1964年相比,每十万人中拥有的各种受教育程度人口,大专及以上学历由383人上升为11014人,高中学历由1460人上升为19846人,初中学历由5055人上升为36458人,小学学历由27315人下降为22065人。

此外,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城镇人口较少。1953年城镇人口只有368.16万人,占总人口的12.03%,1982年增加到1034.13万人,占19.28%。而到了2018年,广东城镇人口为8021.62万人,占总人口的70.70%,人口城镇化率仅次于上海、北京和天津三个直辖市,位居全国第四位。

人才流入、学历提高与城镇化,共同催生了广东经济的增长。广东省统计局数据显示,1949年到2018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由20.27亿元增加到97277.77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是1949年的600倍,年均增长9.7%,占全国的比重由1952年的4.3%上升到2018年的10.8%。

此外,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也在不断迈上新台阶。1949年到2018年,广东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从78元上升到86412元,按可比价计算,年均增长7.5%。

根据国家统计局广东调查总队的数据,从1949年到2018年,广东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55.6元增至17167.7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952年的125.88元增至44341.0元。

在这背后,许多像四川人老李这样从外省来广东打工的人,成为为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添砖加瓦的“建设者”。

25年前,老家在四川达州的老李,因为姑姑的堂姐在广州工作,加上更高的收入机会,毅然决定抛弃老家的安稳生活,前往广州打工。

“我一开始就在环卫局工作,当时政府有政策,环卫工的子女都可以在广州读书,所以就在这里留下来了。当时没有想到能在这待这么久,一待就待了二十多年。”老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他一直在广州环卫局的天河二所工作,还有几个老乡也和他在同一个单位,大家都已经在广州落户了。谈到在广州的工作和生活,老李连续用了“挺满意”来表达。

“虽然工作是辛苦一点,但是工资有保障,五险一金都齐全,工资也不会拖欠,加班也有加班的工资。我们环卫所的工作时间就是8个小时,每个星期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另外,我们一般都会多做几份兼职,比如我的兼职就是送水和送报纸,工资都是两千多,这已经能养活自己和家人,我还挺满意的。”

随着环卫装备的升级,老李的工作更加便利。“和以前相比,现在更好了,有了扫地车,也有高温补贴,我们就主要负责街道的卫生,马路交给扫地车就好了。单位给我们也换了很多不同材质的衣服,以适应夏天炎热的天气,所以不觉得怎么辛苦。”

一名普通工人的转型之路

老李拥有的,是广东所带给他的安稳而富足的生活。对于黄斌来说,他在广东的向上奋斗之路仍然在持续。

黄斌原本在老家乡镇的政府部门工作,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时每个月的工资只有200到300元,而且还经常发不出来。已经有了家庭和孩子的黄斌在生活压力之下,选择离开老家,前往广东。

“我2003年出来的,当时已经二十七八岁了。我到广东,一开始是进入电池厂做普通工人,工资400到500元。后来在电池厂一干就是七八年,职位从普通工人升到生产管理岗位,工资待遇也慢慢提升,到2011年已经达到了4000到5000元。”黄斌表示。

在2001年,黄斌在深圳中集专用车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工作的表弟告诉他,深圳中集正在招人。他认为深圳中集是国有企业,同时工资待遇较高,因此毅然决定从原来公司的生产管理岗位离职,前往深圳中集重新做回一线工人。

“到这边,工资待遇一开始就有5000到6000元。”黄斌说。开始仍是普通工人,但黄斌非常勤奋,积极学习新的技术。随着不断的培训与岗位的晋升,黄斌的工资也在上涨,目前已经成为一位熟练的焊接工人。

“我想不断地提升自己。”黄斌说,“我在深圳经常参加一些技术培训,后来深圳中集搬迁到了东莞,我也来到了东莞,坚持不断地参加培训。现在我们和东莞技师学院有合作,东莞技师学院会根据我们公司的生产需要,定下课程安排,公司会让我们来参加。”

培训一般在下班之后,一天两个小时,有理论培训和技能培训。理论培训一般都在15天到20天左右,一年会有1-2次培训机会。每参加一次培训并考试合格之后,黄斌的收入都会上涨500元左右,所以工人也都有积极性。

持续的培训,使黄斌在公司的级别也在不断上涨。东莞中集专用车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人才招聘与培训发展经理高流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说,公司针对普通工人、技术工人和工程师分成C、B、A三个级别。同时,这三个级别也各自有划分。

“普通工人是C级,一共分成三个级别。其中C1是最基本的,就是类似做一些生产辅助工作的工人,C3则有一定的技术含量,算是半技术工人。到了B级就是技术工人,要求必须有技术证书,一共四个级别,比如黄斌就是B2级别的工人。到了A级就是工程师序列,也有四个级别,从工程师到总工程师。”

目前,黄斌的B2级别已经能够让他每个月税后收入达到8000元,能够很好地支撑家庭,并支付上大学的儿子学费与生活费。但是,黄斌对未来还有更多设想。

“我现在是一个产线熟练的焊接技术工人,同时做一部分机器人维护工作。未来我还想学习焊接机器人方向,学习做编程。因为我们公司不断用机器来代替人工操作,这是发展方向。我想,一个人的技能又好,又会操作焊接机器人,又会编程,这样的人才少之又少。”黄斌说。

产业工人的新机遇新未来

像黄斌一样,追求技术升级和转型的广东工人已经越来越多。

“我做培训20年了,对职业培训的变迁感受很深刻。之前,大家来进行培训,主要是为了拿证,只要能拿到证,给钱不培训都行。现在不是这样了,来培训的人更看重技术学习的过程,学不到技术,觉得不划算。”东莞技师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主任助理张欣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张欣荣说,企业也一样,不光看培训证书,还要看个人能不能干,能不能解决技术难题,能就给相应的薪水。

东莞技师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主任叶贵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东莞是一个制造业城市,产业工人特别多,想要进行产业转型,就需要高技能人才。现在东莞的初级中级人才不少,但是高级人才还很缺乏,工人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企业紧缺高技能人才。

“我们发现,有些工人甚至愿意自己掏1万多元进行培训。因为这些人进行培训之后,在企业的地位升高了,工资待遇提升了。”叶贵强说。

个人转型升级的背后,是整个广东产业升级的迫切需求。

“我2008年来到公司,当时农民工的工资平均大约在770元,然后上涨到1100元,现在上涨到4000-5000元。”智通人才连锁集团相关负责人说,随着广东产业升级,普通工人的招聘越来越少,工程师、工程师助理这类的需要越来越多,涉及的方向包括机器人维护保养、编程等等多个方面。

需要更多高技能人才,也确实是广东企业的呼声。

“我们企业此前就遇到过产业装备升级,制造工艺也在升级,但是我们工人的技能水平一直跟不上的情况。”高流云表示。

作为人力资源经理的高流云,也遭遇到了招聘难题。

“去年5到7月份,我们的机器人岗位招聘不到合适的人。去年企业产能创下历史新高,机器人相关的技术工人编制是40个人,但在岗只有25人。面向社会招聘技术工人,往往出现底子不好、适应性比较差的情况,经常招了十个可能会走九个。”

最终,东莞中集通过和多个理工高校合作,到学校选拔优秀的毕业生,加上自身下大力气培养人才,最终解决了人才空缺的问题。

“现在,像机器人团队80%都是本科生,未来其他团队也是这个趋势。”高流云说。

拥有更高学历的新一代技术工人,正逐步开始成为广东新工人群体的主流。黄斌的儿子正在河南的一所高校从事轨道交通和高铁轻轨技术的学习,黄斌说,儿子大学毕业后非常想来广东发展。“未来,如果他来这边发展,就会在这里安家了。”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