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联动加速:广深六年后再次战略牵手, 惠州与广深莞跨界地区试点同城化

2019年09月13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杜弘禹,苏珊珊  

9月5日,深圳市党政代表团赴广州考察,并签署两市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也是时隔6年之后,广深两市对2013年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进行的一次升级。

粤港澳大湾区两大一线城市广州与深圳的互动正在强化。

9月5日,深圳市党政代表团赴广州考察,并签署两市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这也是时隔6年之后,广深两市对2013年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进行的一次升级。

此番深圳主动到广州“串门”,时间上颇有特殊性。此前的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公布。

广深同处一省,地理相近,为加强合作创造了便利。更为重要的是,以世界级城市群为目标定位、当前正实质性推进建设的粤港澳大湾区,为广深携手合作带来了推力。上述协议提出,双方将在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打造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共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等方面深化合作。

不只广深,粤港澳大湾区内诸多城市正谋求强化城际合作,尤其对接广州和深圳,探索突破行政边界束缚,承接更多资源,增强功能定位。

惠州近期表示,将探索与广深莞在跨界地区开展产业合作、创新协同和同城化试点。东莞也在加快推进滨海湾新区建设,希望建成大湾区协同发展特色平台、珠三角核心区融合发展战略节点。

广深科创强强联合

一直以来,广深的“CP感”不断增强。

早在2013年,广州和深圳就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2018年,粤港澳大湾区顶层设计出炉前,两市互动更为频密,多次相互考察。

此番,深圳市党政代表团再次到访广州,并签署深化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从时间节点上看,除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正加快推进之外,更为重要的是,《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公布。广东省政府随后召开常务会议,强调举全省之力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广州市委亦表态,全力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

广深两市如何深化合作,尤其广州将如何支持深圳建设先行示范区,进而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发展?从两市互动释放的信息看,科创摆在突出位置。

上述协议显示,广深两市首先强调将共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行程上,深圳党政代表团专门考察了广州无人驾驶产业发展、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南沙科研基地建设发展等情况。

之所以突出科创,原因是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定位之一是“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广深必然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深圳。上述《意见》也强调,以深圳为主阵地建设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粤港澳大湾区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发挥关键作用。

中科院广州分院副院长陈广浩认为,从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看,尽管明确以深圳为主阵地,但仍需从粤港澳大湾区层面理解和推进,需深圳与其它城市联动发挥作用。这一中心依托于大科学装置、大科研平台,就大湾区而言,是以集群形式部署,各市多元互补。

近年深圳的创新发展在全球都有不凡的影响,但作为华南“科教重镇”,广州高校科研院所云集,人才资源丰富,创新能力亦不俗,尤其在基础研发方面。广州的创新能力也在不断提升,9月4日,中国科学院宣布将在广州布局15个科研项目,聚焦“深海、深空、深地”领域。此前,还引入冷泉港实验室等海外顶级科研机构。

近年,广东根据各市科创能力布局诸多省级实验室,其中广深各有侧重,亦突出互补。在最新的第三批实验室中,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省实验室,更是“结合优势产业及创新资源分布”由广深联合共建,显示在一些前沿科研,两市均有实力。

多位受访人士认为,对于国际科创中心这一目标而言,此番广深强强联合,突出“集中力量办大事”。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公共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汪云兴分析,广深在科创上各具优势,广州的亮点在于基础科研能力较强,创新资源丰富。两市的优势需要通过互补进一步释放,而合作利于共同发展提升,包括重点完善基础创新、应用创新和产业化链条。同时,也可避免同质化竞争,增强组合力。

“从区域创新体系来看,即便政府没推动,两市企业的创新也会不断产生联系,但政府需要引导和创造便利。”汪云兴说。

周边积极对接中心城市

不仅如此,随着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推进,除广州和深圳“强强联合”,内部其它城市的互动、联动亦在提速。

近日印发的《惠州市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近期重点工作及2019年工作要点》提出,惠州市积极探索与广深莞在跨界地区开展产业合作、创新协同和同城化试点,探索建设协同发展试验区。此外,还将探索与香港合作开发建设科技创新园,并要在平台建设上探索与东莞谢岗银瓶合作创新区合作共建莞惠先进制造业合作示范区。

惠州位于珠三角最东侧,西临广州、东莞和深圳,靠近香港,占据绝佳位置,但经济发展相对滞后。2018年,惠州GDP约为4100亿元,低于过万亿的广深和超8000亿的东莞。这使其一直积极寻求对接广深莞以获得进一步发展,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了新的契机。

除了与广深莞毗邻的绝佳区位外,惠州的优势还在于其拥有丰富的空间资源,为承接产业转移创造了条件。同时,依托石化产业,惠州在能源科技上有一定基础和优势。惠州提出,加快推进大湾区能源科技创新中心建设。

此外,东莞正积极寻求与广州、深圳加强合作,重点是建设滨海湾新区。近期广东省印发的《东莞滨海湾新区发展总体规划(2019-2035)》提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特色平台、珠三角核心区融合发展战略节点,与深圳大空港地区和广州南沙新区高度互动。

同时,佛山也在加速广佛一体化进程,提出全面对接广州发展战略,并明确将率先启动广州南站-佛山三龙湾-荔湾海龙片区建设,以及加速对接广州南沙自贸试验区片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些城市均谋求进一步对接广深港澳这四大城市,希望利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契机,突破行政边界束缚,承接更多溢出资源。按照顶层设计思路,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亦强调要发挥广深港澳四大中心城市的核心引擎作用,实现极点带动。

汪云兴认为,无论从粤港澳大湾区空间格局还是城市能级差异上看,非中心城市均迫切需要向珠江口靠拢,进一步融入中心,获得后者的发展经验、管理模式、优质制度和高端资源,加速形成都市圈、城市群生态,推动大湾区更有机、协调和多元发展。

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认为,严格意义上,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城际联动还未完全进入活跃期,处于起步阶段,行政、体制等制约因素需要破解。从目前来看,上述城市新近提出的一些思路和举措,意味着探索正在加快,一些做法很精准,但重在落实到位。

胡刚指出,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呈全面加速状态,将支撑和推动粤港澳大湾区城际联动发展,珠江东西两岸交通的畅通,将有效带动整个城市群融合发展。

珠海提出,将谋划建设广江珠澳高铁、广中珠澳高铁和伶仃洋公铁通道。广州地铁18号线也将直接贯通至中山、珠海两市。广东省发展改革委计划近期将《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上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审批。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