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工业互联网浪潮激荡: “创二代”频触网、巨头忙抢滩

2019年09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苏珊珊  

在粤港澳大湾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工业互联网举足轻重。创二代将其视作事前诸葛,可实现提质增效、降本减存,各大巨头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在跑马圈地,纷纷落户大湾区。

在粤港澳大湾区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工业互联网举足轻重。创二代将其视作事前诸葛,可实现提质增效、降本减存,各大巨头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在跑马圈地,纷纷落户大湾区。

1984年,“创一代”詹克华在汕头市澄海区创立了华信塑料模具厂,涉足玩具制造业,也正式开启了中国积木玩具的序幕。

彼时的他大概想象不到,35年后,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制造国和出口国。而他所涉足的玩具产业也成为汕头澄海的名片之一,一度占据全国七成的市场份额。“世界玩具看中国,中国玩具看广东,广东玩具看澄海”,这句话流传甚广。

在“创一代”们抓住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红利后,这些原本以家庭手工作坊起步的玩具制造工厂也面临着诸多挑战:行业竞争无序、品质标准混乱、内部管理缺失、人力原材料成本上涨等。

历经40余年发展,在广东类似汕头澄海一样的产业集群或专业镇已超过400个,如佛山的陶瓷产业、中山的灯具产业、湛江小家电、阳江五金刀剪等。但时至今日,其中绝大部分厂商、中小企业都需适应现代产业发展的最新趋势,亟待转型升级。

传统产业如何实现转型升级?数字化转型革命成为广东的重要尝试之一,而工业互联网被赋予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急先锋”的重任。

2018年,广东最先发布了支持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地方政策,提出到2020年推动1万家工业企业运用工业互联网新技术、新模式实施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带动20万家企业“上云上平台”。

创二代拥抱工业互联网

1万家企业运用工业互联网技术、带动20万家企业“上云上平台”,在阿里云智能物联网智能制造总经理郑旭看来,要实现这一目标并不容易。阿里云面向广东推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飞龙”。

几乎每家工厂的老板都认同信息化、数字化对于提高生产效率、管理效益的重要性。但技术人员在向部分制造业企业推广时发现,这种“认同”要转化为“行动”,还要具体测算投资回报率与投资回收期。在计算过后,不少企业往往没了下文。

在受访人士看来,“创一代”们往往更务实,由于常年专注于生产制造以及扩大销路,在面对这些日新月异的新技术时,往往不知所措。

以汕头澄海的玩具企业举例,在改革开放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大多数企业都在为海外品牌代工,其产品同质化严重,新技术的导入能力也一直欠缺,企业信息化建设更是落后。

这也导致不少企业在面临劳动力、原材料成本上升,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时束手无策。

据汕头澄海当地的企业主反映,作为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玩具企业面临生产交期达成率低、产品质量控制、响应客户个性化定制化订单能力缺失等一系列问题,于是导致企业经常处于“有单没人做,有人没单做”的尴尬境地。

在传统产业遭遇转型升级难题时,珠三角的“创二代”们也开始登场。詹卡达就是其中之一,他大学还未毕业便进入到父辈的华信塑料模具厂做工,长达5年之久。

“生长在汕头,我从小就是个流淌着玩具血液的孩子,希望通过玩具把中国文化传递到世界各地。”他说。

不同于“创一代”们,詹卡达在开启广东启梦玩具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启梦玩具”)这一新事业时,就想利用新技术改善传统玩具产业,工业互联网成为像他一样的“创二

代”们破题企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钥匙。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工业互联网,就是事前诸葛。”郑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工业互联网能够帮助企业把供应厂商联合起来后,用数据监测从用户下单到备料、销售,再到新品研发等全过程的运行状态,及时调整生产和销售,实现整个物流和现金流的事先预知,最终实现提质增效、降本减存。

在启用“事前诸葛”后,詹卡达所在的启梦玩具开始在转型上初获成效。

“以前1.8个人管理一台机器,现在是1个人管理8台机器,整个注塑车间从280人减为86人,车间产能反而提高30%,库存周转从30天降为15天,良品率提高60%,废料比率降低了15%,整个生产综合收益超过100万元。”詹卡达说。

作为启梦玩具的合作方,阿里云“飞龙”也为汕头玩具产业的转型升级提供了有力支持。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库伟在2019中国工业互联网大会暨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大会上表示,企业使用工业互联网后,订单准交率提高25%,减少库存量35%,提高产品直通率15%,真正打通了从订单下达到玩具生产的数据,实现了产业链的大协同。

巨头纷纷抢滩大湾区市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仅参展2019工业互联网应用场景特色展的企业就超过了110家。这些企业既包括了浪潮、阿里、用友等具备IT基因的知名业,也有以工业富联、海尔智家、美的集团、三一重工为代表的具备制造业基因的企业。

放眼大湾区,目前已经云集了众多主流云计算开发平台,这些平台已在多个领域与大湾区产业开展示范合作。自2017年起,先后有阿里云工业互联网总部、树根互联正式落户广州开发区,“微软广州云暨移动应用孵化平台”落户广州南沙,以及即将落户广州开发区的浪潮工业互联网大湾区总部等等。

广东为何成为各大巨头工业互联网平台跑马圈地的“主战场”?广东浪潮集团副总裁毛宪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一方面广东产业集群相对明晰,早年间的机器换人等动作,为其开展数字化转型积累了基础。另一方面,经济发达的广东对于转型升级需求最为迫切,地方政府在推动工业互联网上最为积极。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广东已先后引进了20余家国内知名工业互联网平台,培育了中设智控、机智云、裕申、中和、中船互联等多家本土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在全国10个“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中,广东占据3席。

即便在工业互联网起步较早的广东,争论依然存在。偏重制造业的人认为,工业互联网姓“工”,智能制造才是其主攻方向,而偏重互联网的人则认为它姓“网”,万物互联才是其重要部分。

在业内人士看来,争论的焦点无非是各家平台强调各自优势,以获得更大话语权。

“互联网和制造业企业发起的工业联网平台都各有优势,但又不可避免有劣势。”在毛宪阳看来,工业互联网平台应该既具备赋能企业信息化能力,又具备高端制造业经验,同时又兼具提供云服务功能。

“未来个性化定制消费的过程,仍然离不开4个环节,分别是购买、制造、运输、反馈。”郑旭则认为,互联网公司在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上更胜一筹。他以阿里云举例称,购买环节有电商,运输环节有菜鸟,反馈环节有支付宝,整个环节互联网都能够产生数据监测。

“未来的生产一定不是有多少库存卖多少货,一定是有多少需求(订单)生产多少货来卖。”郑旭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互联网可以真正帮助企业打通上下游产业链的数据,使得其上下游之间协同、交互速度大大加快,大幅度缩短产品交付周期,更好地满足消费者对于产品迭代的需求。

破解工业互联网推广难题

广东省很早就提出了“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鼓励中小企业上云上平台”,但历经数年发展后,仍有不少企业表现出了“不想改”、“不敢改”也“不会改”的态度。

在郑旭看来,当前推广工业互联网的最大难度有两大阻碍因素。站在中小企业角度看,要进行数字化改造,前期需要投入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最终获得多少回报仍是未知,风险成为横亘在应用新技术面前的最大障碍。

大企业对于推广工业互联网也存在疑虑。郑旭在进入阿里云前曾在制造业工作多年,他认为当前大企业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有瓶颈,因为没有一家公司会无私将自己积累的数据和经验分享给竞争对手。

以三一重工为例,在过去多年发展中,沉淀了大量的质量管理数据,这些数据很难对外公开。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质量总监陈康表示,各家公司都有品控,但各公司的统计方法又不一样、标准不一样。

另外,市场竞争关系令企业的指标数据跟利益有一定挂钩,这更决定了数据不能随便“上云”。竞争对手的质量指标也是高度保密的,外人根本看不到。

微软中国首席技术顾问管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人才的短板也是工业互联网平台亟需补课的领域。他认为,“找不到人、请不起人、留不住人”是当前工业互联网最头疼的问题。他认为,现在不缺少制造业高端人才,也不缺少高端互联网人才,但缺少的是既精通制造业技术又懂信息技术的跨界融合人才。

“在现在这个工业4.0时代,智人比智造更为重要。”詹卡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启梦玩具在这场数字化转型浪潮中,不单只是机器换人,而是积极培养“智造人才”。

启梦玩具与诸葛云、阿里云达成了合作,在对企业进行全面的综合诊断的同时,还共同建立全球更为先进的注塑4.0学习工厂与小诸葛育人计划,积极培养科学注塑成型、科学设备/模具维护保养、精益生产、自动化智能制造等能胜任工业4.0需要的专业智能匠才。

针对上述难题,在2019中国工业互联网大会暨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大会上,粤港澳三方共同发布了《粤港澳合作共同推进大湾区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倡议书》。

根据倡议书,粤港澳三地将在重大数字经济活动举办、数字核心技术研发及产业化、数字经济创业创新、工业互联网应用、人工智能发展等五个方面加强合作,优势互补,推进“数字湾区”建设。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