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京东数科副总裁许凌:金融科技下半场体量是上半场数十倍

2020年01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英子  

许凌说,上半场,靠流量与简单的场景类供给就能满足金融机构的诉求,但下半场是金融行业深水区,对专业度要求更高,对线下要求更高,体量则可能是上半场数十倍。

双十二来临前日,北风凛冽,经海路京东集团总部。京东数科副总裁许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说,“这个市场上持牌能力是一种能力,但并不稀缺,真正稀缺的是科技化、数字化的能力”,金融科技下半场体量或是上半场数十倍。

2013年10月,(原)京东金融从京东集团剥离,独立运营。同样是2013年,作为初创团队的一员,在传统金融机构深耕近十年的许凌加入京东金融。这一年,也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

六年来,京东金融进化为京东数科,产品开发领域从供应链金融到消费金融、第三方支付再到金融服务平台,进军智慧城市,发力产业×数字科技。这一路走来,亦是中国金融数字化发展的一部微观启示录。

金融科技应运而生,潮起潮落,又向阳而生。2019年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12月初支持北京市率先开展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同时公布了北京已有46个金融科技项目获国家六部委批复进行应用试点,京东数科参与其中。

谈及为何要从自营金融转型为科技服务平台,许凌说这源自京东数科基因禀赋,也是深思熟虑的商业战略。

京东数科副总裁许凌。资料图

一家to B公司

2013年至2015年,京东数科首先取得突破的是数字金融业务:用赊销模式做白条,用小贷模式做小额信贷,用保理牌照做供应链金融,许凌认为,虽然京东金融从诞生时就希望做to B生意,但那时的市场能力还有客户认同度都逼着京东先做自营金融,“只有证明我们这个能力行,别人才会去用”。

从2015年定位金融科技开始,京东数科进入第二个阶段,真正开始做平台式金融科技服务。截至2018年,几百家银行、基金、保险等金融机构成为京东数科客户。第三阶段是2018年下半年提出数字科技。

许凌认为,目前真正被数字化的不到十个行业,且都是消费级行业,如娱乐、游戏、新闻、社交、零售、个人金融、移动支付,三百六十行里,更多行业没有被数字化,许凌认为,数字化能力可以复制,所以京东数科在2018年下半年进入农牧、城市等领域,将在金融领域建设起来的大数据、人工智能、IOT、云计算、区块链等数字科技能力应用于更多行业,这是京东数科非常明确的战略。

京东数科收入结构也已发生很大变化:原来自有牌照产生的金融收入,在2015年以后开始转变为技术服务型收入,付费方是银行、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京东数科已从资本型、资产型持牌收入变成了科技型、服务型收入,自营金融比例急剧下降。

“这个市场上持牌能力是一种能力,但并不稀缺,真正科技化、数字化的能力稀缺。”许凌说,银保监会发放的银行类法人机构牌照4000多张,不缺持牌主体,缺帮他们提升能力的主体,只有真正成为市场上稀缺的核心能力,才有竞争力。

两个月前,京东数科把个人服务群组和企业服务群组进行了整合,想要传递的是,京东数科自营金融业务占比已非常低,大部分收入来自B端客户。

“即便做支付,大家传统理解支付是to C业务,其实内部讲,支付一直是to B业务。支付客户是谁?一头接商户,另一头接银行。先完成to B连接,C端客户才能通过B端机构使用整个清算网络。所以某种意义上,我们认为支付首先是to B业务。”许凌透露,现在京东数科80%以上精力在B端,本质上是通过帮助B端客户成长、增收获利。

目前银行均对京东数科有较高的认可度。跟大行合作领域较全面,包括小微普惠、资管领域等。在单个领域,京东数科跟股份行深度合作,再往下是大量的城商行、区域性银行。

“现在我们收入结构里,股份行占比最大,然后是头部城商行,相当于橄榄形,这是双方商业化追求的结果,且这种结构会比较稳定。”许凌说。

京东数科内部的战略公式是什么?许凌说是“产业×科技”,京东数科扮演的是科技角色。现在已经做成功的,也是收入结构里体现明显的是金融乘以科技。还有无数产业乘以科技正在开发当中。例如,2019年11月份,京东智能城市操作系统落地雄安新区,京东数科成为新区开放式智能城市大数据平台——块数据平台的建设者,这是典型的城市×数字科技的典型案例。

下半场体量增十倍

支撑这些的,原本都是在金融科技领域里面的能力。

金融科技领域要做大量反欺诈和风险管理,大量使用图像识别,人脸识别,人机语音交互。而这些技术是在金融行业实践以后,再向其他行业推广。“金融行业是对安全性、精准性要求最高的一个行业,把这些科技能力剥离出来以后到其他领域复制,对于我们来讲也很容易。”

那么,在BATJ旗下四家金融科技公司战略趋同之时,京东数科又怎么看自己的位置?许凌认为各自禀赋跟母体基因传承相关。京东数科天然长在追求正品行货的零售主体上,对场景、用户消费行为理解更深,与大型客户、大型供应商联系更深,所以在to B的金融科技、供应链金融科技必然有优势。

但每家都不会只沉浸于自己的禀赋,都在寻求突破,许凌认为,BATJ可能代表未来整个行业里面引领金融科技的中坚力量,四家核心不在于PK差异化,金融市场这么大,要思考的是,四家供给能力是不是足?

许凌的答案是,不足。

因为金融科技已进入下半场,而供给仍停留在上半场。许凌说,上半场,靠流量与简单的场景类供给就能满足金融机构的诉求,但下半场是金融行业深水区,对专业度要求更高,对线下要求更高,体量则可能是上半场数十倍。

“这个领域有这么巨大的市场机会,为什么不试试?”许凌说,小微普惠,还有资产管理,都是金融科技下半场巨大的潜在市场。但互联网机构天生认为应该做在线运营、流量业务、C端用户业务,虽然实际上金融科技上半场占整个金融领域的比例不高。

“比如我们经常说的支付,多指移动支付,但从专业领域来说,移动支付占整个支付结算市场比重不到10%。大量支付是在对公和企业之间的结算、清算和资金的流通,其体量比C端的C2C、C2B移动支付体量大太多,这里面有好多痛点要解决。”许凌说。

自我突破、自我颠覆更是一种能力。“试是一种理念,怎么试是一种战术。”许凌在对话中将“创始人精神”概括为“创新理念的创造者、行业标准的定义者、产业实践的先行者”。

10月18日,许凌在朋友圈转发京东数科微信公众号推送的一篇六周年文章,并附言:六岁了,希望心里简单又可爱的梦想多停留会儿。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