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促进经济结构真正改善

2020年01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欧阳觅剑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升级,但并不是所有的结构变化都是结构的改善和升级。要促进经济结构真正改善,需要系统性的改变,使各部分更加协调地发展。

在2019年12月30日召开的2019年全国商务工作会议媒体吹风会上,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王斌透露,预计2019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首次突破40万亿元大关,同比增长8%,达到41.1万亿元。2019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超过60%,连续6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

消费、投资、净出口等三大需求,是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在中国经济超高速增长的时期,在多数年份,投资是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这是人们认为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一个理据。而2014年以来,消费一直都是贡献率最大的需求,而且与投资贡献率的差距越来越大。今年前三季度,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60.5%,而投资的贡献率只有19.8%。相应地,消费占GDP的比例(最终消费率)持续上升,从2010年48.5%的低位,2018年达到54.3%,今年还会进一步提高。消费占比高、贡献率大,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结构的改善。

消费本身的结构近年也在发生改变,同样被认为是结构的改善。首先是消费的方式发生了改变,网购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越来越高。2015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32424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为10.8%。而今年1-11月,这个比例上升到了20.4%。其次,消费的构成也发生了变化,服务消费的占比越来越高,今年前三季度,居民消费支出中服务消费占比超过了一半,达到50.6%。

显然,支出法GDP的结构、消费的结构都在发生变化,这都是中国经济结构变迁的重要内容。在中国经济从超高速增长向中高速增长、高质量发展的转变过程中,经济整体的增速放缓,一些组成部分的增长率下降得比较快,也有一些组成部分的增长率高于整体,这当然就会带来经济结构的变化。实际上,有些结构变化是改善,有些结构变化则并不然。一种结构变化是否属于结构改善,要看这种变化是否有利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从支出法GDP的结构看,长期依靠投资拉动,投资占比持续上升,当然是不太合理的经济结构。但结构改善不是向依靠消费拉动、消费占比持续上升转变,而应该是使投资和消费的拉动力变得更加均衡。消费增长长期慢于投资是不合理的,但投资增长长期慢于消费也是难以持续的。

近年消费一直维持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的地位,固然是因为消费增长比较稳定,但也是由于投资增长减速的幅度大。2012年之前,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率长期维持在20%以上,而现在降到了个位数,今年1-11月为5.2%。由此导致投资占比下降而消费占比上升,这种结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动的,并不一定会增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实际上,虽然消费增速相对稳定,但随着经济整体的减速,也不可避免地放缓了。

从消费本身的结构看,虽然网购的增速快于线下,服务消费的增速快于货物消费,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替代关系,而不是消费的新动力。随着消费整体的放缓,网购、服务消费也会减速。2019年1-11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的增长率高达19.7%,这是一个非常高的增长率,但与2015年的31.6%以及2018年的25.4%相比,已经是大大降低了。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转型升级,但并不是所有的结构变化都是结构的改善和升级。要促进经济结构真正改善,需要系统性的改变,使各部分更加协调地发展。

与促进某些部分更快增长相比,降低经济运行成本对于结构改善更为关键。从消费来看,房价高企是消费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2019年通胀压力上升也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这都是经济运行成本上升的表现。房价高企削弱了居民的消费能力,同时也妨碍了居民改善居住,从而影响了居住类消费品的销售,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家具类的零售额2019年增速都比较低。由于通胀压力上升,虽然11月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速为8%,但扣除价格因素后的实际增长率只有4.9%。从降低经济运行成本的角度看,要促进消费发展、改善经济结构,长期性的根本措施是稳定房价,短期的重要措施是抑制通胀。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