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武汉“虚惊”

2020年01月1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红霞,刘迅  

得益于检测手段的进步,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次通报疫情到专家组初步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仅用时9天。

距首次通报仅9天,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即被专家组初步“验明正身”。

1月9日,据央视新闻,病原检测结果初步评估专家组就武汉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疫情病原学鉴定进展问题公开表示,截至2020年1月7日21时,实验室检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获得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经核酸检测方法共检出新型冠状病毒阳性结果15例,从1例阳性病人样本中分离出该病毒,电镜下呈现典型的冠状病毒形态。

得益于检测手段的进步,从2019年12月31日武汉卫健委首次通报疫情到专家组初步认定为“新型冠状病毒”仅用时9天,相较于此前SARS验证时间长达5月已经得到大幅缩短。

根据武汉卫健委通报的最新情况,至2020年1月5日,共有59例病毒性肺炎病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其余患者生命体征稳定,无死亡病例。1月8日,央视新闻消息称,已有8名患者治愈出院。1月10日,据长江日报消息,大多数患者的病情都属于轻到中度。经治疗,患者的病情多可得到控制,最初入院的患者中已有部分治愈出院。目前其他在院的患者大多数病情稳定。

何为新型冠状病毒

根据央视新闻消息,冠状病毒是一类主要引起呼吸道、肠道疾病的病原体。这类病毒颗粒的表面有许多规则排列的突起,整个病毒颗粒就像一顶帝王的皇冠,因此得名“冠状病毒”。冠状病毒除人类以外,还可感染猪、牛、猫、犬、貂、骆驼、蝙蝠、老鼠、刺猬等多种哺乳动物以及多种鸟类。目前为止,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共有六种。其中四种冠状病毒在人群中较为常见,致病性较低,一般仅引起类似普通感冒的轻微呼吸道症状。另外两种冠状病毒则是著名的SARS冠状病毒和MERS冠状病毒,即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可引起严重的呼吸系统疾病。

而引起此次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不同于已发现的人类冠状病毒,对该病毒的深入了解需要进一步科学研究。

香港中文大学呼吸系统科讲座教授许树昌此前公开表示,此次不明肺炎疾病的严重程度比SARS低,他表示当年SARS每4宗病例中有1宗为严重病例,全球整体死亡率约为9.6%。这次肺炎疫情虽然仍在发展中,但至今未有死亡案例,1月8日亦有8人已出院,显示严重程度较低。

即使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导致的肺炎也并非无药可医。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传染病学讲座教授袁国勇此前公开表示,早前已对SARS进行研究,发现蛋白酶抑制剂等药物能有效治疗SARS、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疾病。

上述专家组表示,从病人中发现病原的核酸、基因组和抗体证据,短期内可以完成。病原的分离和致病性鉴定等科学研究,则需要数周时间。而针对一种新发病原体的特效药物和疫苗研发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来完成。

人非病毒正常宿主

冠状病毒在自然界分布很广,宿主主要集中在各种禽鸟、哺乳动物。通过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与各类动物的冠状病毒,或许能排查找到“武汉肺炎”的病原。

值得注意的是,在动物界带有最多冠状病毒的动物是蝙蝠。基于此,袁国勇认为,本次“武汉肺炎”或是从蝙蝠开始,再传给某种野味,继而传染给人类。

根据武汉市卫健会发布的通告显示,初步调查表明,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也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果壳网数据显示,在近年来病毒引发的危害性流行事件中,人兽共患病超过75%。如SARS与蝙蝠、果子狸; MERS与骆驼;埃博拉出血热(EBHF)与果蝠、猩猩……此前并不存在于人类社会的病毒通过野味市场或者密切接触被带到了人类聚居地。而海鲜产品大多常与急性肠胃炎的病毒相关,而非呼吸道传染性病毒相关。

事实上,人并非冠状病毒的正常宿主,其感染人类需达到某种特定条件,例如免疫力下降、接触病毒时间长或病毒产生变异等。而判断病毒是否具备人传人的条件则需要通过流行病学特征与接触史、病毒序列特征与进化关联性,以及人群的传播模型进行分析。简单来说,若出现群体性病例、医护人员感染,才会怀疑人传人情形。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