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2020年关催债新变:更合规了,为什么钱更难收了?

2020年01月14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有近20年催收经验的债务问题专家楼克佳1月13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春节将至,总结今年的催收行业,最明显的一个新特点就是“催收更合规,钱更不好要”。

有近20年催收经验的债务问题专家楼克佳1月13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20年春节将至,总结今年的催收行业,最明显的一个新特点就是“催收更合规,钱更不好要”。

一位网贷公司贷后部门负责人介绍,该公司的催收都是委托给外包公司进行的,2019年以来,催收难度提升,这也令公司的不良率上升。

在于合规化的进程里,催债是否合法增强了相对清晰的边界。

“比如说一天之内打超过三次电话催收就可能被公安部门定性为恶意催收,还比如在欠款人能联系到的情况下不能去联系第三人(比如欠款人的亲戚朋友),也不能向第三人透露欠款金额。”

“癌症”债务怎么催

每年春节前,是一年中催收力度最大的时节,所以最近有很多人来咨询楼克佳如何催收,他过去18年来一直都在帮债权人做催收。

“首先我要给他这些债务做一个归类,到底属于什么情况?哪些好要的现在先去催收,哪些不好要的暂时性的要先放一下。”楼克佳建议要先把债务归类,这相当于癌症,到底是癌症早期、中期还是晚期?癌症晚期耗费很多时间精力和催收成本,却没有什么效果,导致好做的却错过了癌症早期的催收时机。

比如浙江一家公司,逾期金额是1.2个亿,有62个债务人,其中有3000万属于癌症早期,因为有抵押物,这些债务人外债也不多,这些债权人自行去催一催基本上90%都能收回。还有26个债务总金额6000万是癌症中期,抵押物较少,不足值,债务人外债较多,这种需要交给专业的催收公司去操作。还有3000万则是癌症晚期,债务人的外债金额已经是欠款金额的十倍甚至更多,这些只能先放弃了。

哪些债务是早期?比如说这个企业目前还在经营,有一点还款能力,外债不多的,这种就是应该尽快去催收的。否则就会因为浪费精力在癌症晚期的债务上而错失良机。

比如楼克佳在内蒙有一个客户,2018年有两个债务人,当时这两个债务人的企业还是在经营,也没有诉讼情况,所以他没有急着去催收,到2019年这两个企业已经面临破产打官司也没有用了。

“他2018年去催收打官司,有可能还拿得到钱,2019年再打官司就没用了。这个当中就是他对债务的分类评估有错误,他认为债务人之前一直在付利息的就是优质的,结果现在变成很差的客户,他觉得有一些危险的多多少少还是还点款,所以应该把这些出现问题的案件早一点全部拿出来一个个去整理、去分析、去判断。“楼克佳说。

经济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很多债务人有很强的还款意愿,但挣不到钱,没有还款能力。楼克佳近期在北方处理的一个债务就是这样的情况。

这个债务人欠其客户800万,没有抵押物,借的钱用于自家木材厂经营。虽然木材厂一年的销售额大约一千万,但他是做贴牌,木材加工的利润比较薄,毛估在8%-10%,每年基本上这个厂最多就挣100万,但是这个厂之前在银行有贷款1200万。银行贷款每个月就要付近7万块利息,加上每个月开销一两万,利润和费用就持平了,多不出钱来还债。

企业也没有什么资产,厂房一万多平方已经抵押给银行了,资产也卖不了。他也借不到钱了,都知道他欠了这一笔巨款没人会借给他,有时候为了生产经营缺五万八万,还得去借高利贷,五分息甚至于六分息借一些钱周转,所以他也不可能去借几百万来还债。

“综合分析来看,只能给他时间和空间让他慢慢发展,你现在去逼他,他挣不到钱,卖不了资产,借不到钱怎么还?就算现在去和他打官司,对债权人一点好处都没有,因为你打了官司,接下来银行肯定也要打官司,势必要拍卖厂房处置,处置以后银行先拿走钱,那后面的钱你也拿不到。那你打官司有什么意义呢?而且一旦他上了失信名单就是断了活路,所以现在只能让他先经营着,银行贷款的利息付着,过几年土地厂房增值了万一不行再去起诉他,拍卖他的房产还可以拿得到更多钱。有可能那个时候他也会找人合作,找别人入股还你的债,所以只能等待。”楼克佳表示。

楼克佳以前处理的很多类似的债务也是,只有等债务人的固定资产增值了后再还债,包括上海的房子,2015年之前的房价和2015年以后的房价差很多,“很多债务人为什么还钱,就是过了几个月房子翻了一番,增值了,厂房增值了债务都可以还清。”

合规催收的边界

催收容易引发纠纷和风险,某些地区出现催收公司涉“黑”案件,在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也不时出现P2P催收公司的字眼。

今年催收难度更大,这是行业人士普遍的体验。那么,催收工作的法律边界到底在哪?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1月13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催收合法债务,一般不构成犯罪。问题是“合法债务”怎么界定?如果是追讨超过年化36%利率的部分,则可能属于“不合法债务”,在进行催收时,容易引发法律风险。

套路贷是2019年以来重点打击的对象,套路贷主要是借用“合法民间借贷”的名义,通过“虚增债务”、“签订虚假借款协议”、“制造资金走账流水”、“肆意认定违约”、“转单平账”、“虚假诉讼”等手段非法占有他人财产。

肖飒表示,由于套路贷的手段复杂,动机不一,在司法实践中,不会统一按照某一罪名处置,而是按照具体行为的特征进行定性。比如说如果想要本金+利息,有可能会涉嫌诈骗;如果只想敲诈一点“通融费”,可能涉嫌敲诈勒索。对于有组织的讨债行为,“地下执法队”等可能构成“恶势力”,甚至构成黑社会组织。

在这种情况下,有些网贷企业做了法律风险隔离,称自身跟有组织讨债的催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即便如此,作为“雇佣者”、“指使者”,还是会被处罚。

在港上市的51信用卡在2019年10月21日被杭州警方调查也就是因为其外包的催收公司涉嫌寻衅滋事。相比此前大数据公司爬虫业务和催收机构被查,51信用卡被查对各机构的震撼更大。一位网贷机构高管近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这件事给行业最直接的警示在于,催收合规是第一要务。

51信用卡当时也表示,公司在2019年7月底已经终止所有催收外包,未来催收工作将严格合规进行。

在2019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中专门提到,要对暴力催收予以严惩。为强行索要因非法放贷而产生的债务,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等行为,构成犯罪的,都应当数罪并罚。纠集、指使、雇用他人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强行索要债务,尚不单独构成犯罪,但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

业界普遍认为,除了政府部门加大“对涉黑除恶”的打击力度之外,2019年催收不好做更重要的一个原因还是大环境不好,经济下行压力大,很多债务人确实是有心无力,还不起钱。

企业到底有多难?就连马云都要在年底的一天之内被5个朋友借钱。

马云在2019年12月21日的2019世界浙商上海论坛上表示,过去可能是部分人不容易,2019年是大部分企业都不容易,他还举例称,快到年底,就在昨天(2019年12月20日)一天之内他就接到5个朋友借钱的电话。“过去一个礼拜,要卖楼的朋友大概有10个,确实不容易。”

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披露的数据,截至2019年10月底,浙江共对218件167名职业放贷人的利息收入补征个人所得税1359万余元,单笔最高征税额达到696万余元。在2019年7月,浙江省高院联合省税务局出台《关于对职业放贷人征收税费的会议纪要》,在浙江全省推行职业放贷人利息征税的协作机制。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