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英国脱欧、德国经济减速、法国街头抗议不断 欧盟2020:更自信,还是更现实?

2020年01月07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师琰  

导读:咨询公司EconPartners总裁兼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顾问罗西(Emilio Rossi)认为,欧元区面临的新挑战包括即将进行的英国脱欧谈判以及潜在的外部冲击所带来的风险,如中美之间或欧美之间关税战对经济增长前景造成损害,整体而言,欧元区2020年的前景相当黯淡,或许是“许多问题浮出水面的一年”。

尽管有英国脱欧带来的不快,欧元区经济也面临贸易争端、地缘政治紧张、制造业疲软等多重挑战,欧盟依然正憧憬着一个崭新的十年。

德国前国防部长、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带领欧盟新领导层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绿色增长计划;还打算施展外交抱负,在全球舞台更多展现欧盟的核心权力。

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市场之一,欧盟决心未来任何的对外贸易协议都不得与欧盟的气候目标相抵触。按照新任欧盟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的说法,要确保欧盟工业能够走向“绿色未来”并留在欧洲。

欧盟成员国针对美国网络巨头开征数字税所引发的连环反应已经给欧盟的2020年贸易环境蒙上阴影。德国安联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卢苏伯兰(Ludovic Subran)认为,2020年所面临的系统性冲击很可能是“外生的”,比如对个人数据或与气候有关的重大监管冲击。

咨询公司EconPartners总裁兼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顾问罗西(Emilio Rossi)则认为,欧元区面临的新挑战包括即将进行的英国脱欧谈判以及潜在的外部冲击所带来的风险,如中美之间或欧美之间关税战对经济增长前景造成损害,整体而言,欧元区2020年的前景相当黯淡,或许是“许多问题浮出水面的一年”。

乔治敦大学客座讲师帕拉西奥(Ana Palacio)曾出任过西班牙前外交部长,在她看来,尽管近几年欧洲一直弥漫悲观情绪,现在最该做的首先是“避免自我实现悲观主义”,她不赞成欧盟追求所谓宏大的联邦主义平台或作出组建欧洲军队这种不现实的承诺,建议应致力于取得具体的、渐进的进步以提高信誉。

“进步需要战略远见、政治意愿和有效执行。但首先需要更多的自信。” 帕拉西奥说。

1月15日,欧洲议会计划就欧盟委员会设定的新年愿景,重点讨论欧盟今后应实现的目标,包括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促进社会公平与繁荣、塑造数字时代、确保平等以及加强欧洲在全球的领导地位。

尽管有英国脱欧带来的不快,欧元区经济也面临贸易争端、地缘政治紧张、制造业疲软等多重挑战,欧盟依然正憧憬着一个崭新的十年。-宋文辉图

承诺完成养老金改革马克龙的背水之战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2019年12月31日晚的新年致辞中,重点阐述了他在竞选期间承诺的退休体制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他坚信自己致力于推动的全民统一积分退休体制更加公正并会有良好结果,喊话罢工群体称冷静对话比相互对抗更加有效,同时促请政府设法与工会组织尽快找到和解方案。

对马克龙而言,2019年真是流年不利,从年初的黄马甲示威到年底的反养老金改革大罢工,法国巴黎的街头反政府抗议声浪几乎就没有消停过。

到2020年1月1日,法国的反退休制度改革大罢工已进入第28天,持续的抗议活动使法国的铁路系统和首都巴黎的许多公共交通近乎瘫痪。就算马克龙宣布主动放弃自己的总统退休金,希望换取罢工行动休战、不要影响到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和新年假期人们的出行,罢工的组织者们也毫未领情并退缩。

这次的反养老金改革罢工,缘于法国政府在2019年12月11日公布了养老金改革计划的细节,决心摆脱铁路和能源工人、律师和巴黎歌剧院员工等42个部门的特殊养老金制度,实施统一养老金制度,以保持养老金体系的财务可行性,并适应人们更频繁地更换工作和行业的现代劳动力市场。

法国总理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称64岁是“平衡年龄”,这会帮助政府到2027年实现平衡的养老金预算。政府还宣布保证退休者每月至少有1000欧元的养老金。

养老金改革是马克龙2017年总统竞选计划的核心部分,他曾承诺实现战后时代以来法国社会模式和福利体系的最大“变革”。在改革方案宣布之前,政府已经与工会就该计划进行了18个月的谈判并做出一些让步。

有些工会支持统一养老金系统,但几乎所有工会都拒绝任何与年龄有关的改革调整。政府计划将法定退休年龄保持在62岁,但只有坚持额外工作两年直到64岁才能获得全额退休金。工会对此格外愤怒。这些工会仅代表法国雇员的2.6%,但他们基于行业特殊性所掀起的能量足以席卷所有人不得幸免。

法国最大工会CFDT及其领导人伯杰(Laurent Berger)在政府退休金改革方案宣布之前,曾一直对改革总体框架表示支持。他说,退休年龄是“红线”,政府越过了红线。

相关法律草案原本计划于2020年1月中旬提交,2月在议会进行辩论。不过,负责这次退休金改革的高级官员德鲁瓦(Jean-Paul Delevoye)已经辞职,因为他未能宣布额外收入以及与保险业的潜在利益冲突。

面对街头抗议,马克龙并未选择退缩。有分析认为,不能实施改革将削弱马克龙约25%的坚定支持基础,这对于2022年大选至关重要。除此之外,如果不能在国内推进改革,马克龙雄心勃勃的欧盟改革计划也会受到损害。

1月7日,法国政府与工会代表之间的新一轮谈判将开始。在新年致辞中,马克龙表示,时代在变革,人的寿命在延长,大家要遵循的惟一宗旨应该是维护国家利益,做一个有责任心的公民,把必行的改革进行下去。

除了养老金改革,马克龙还谈及生态、反恐与大欧洲的合作。他特别指出,英国脱欧对法国和欧洲来说将是一次考验,他会努力和英国保持健康的双边关系。

软硬兼施欧盟质疑英国脱欧时间表

新任欧盟委员会执行副主席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在礼节日(2019年12月26日)发出了一封致英国的情书,深情款款地回忆自己作为一名荷兰少年在罗马读英文学校时心灵从此烙下的英国印记,他坦言对于英国离开欧盟大家庭的痛苦与不舍,并宣称英国归来将“永远受到欢迎”。

回忆纵然美好,时光不会倒流。

紧接着出场的,是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她在2019年的最后一个周日委婉地警告英国人,有必要在2020年年中时对英国与欧盟之间有关未来贸易关系的谈判进展进行审查,以确定是否需要延期,并建议英国首相约翰逊(Boris Johnson)应该重新考虑拒绝延长为期11个月脱欧过渡期的决定。

“在我看来,双方都应该认真考虑一下,在这么短时间内进行所有这些谈判是否可行?” 冯·德·莱恩说,“我认为应该在年中进行盘点,并在必要时就延长过渡期达成共识。”

冯·德·莱恩强调需要保持所有选项打开,她指出英国脱欧已经花费了欧盟大量政治精力,只要想到欧洲理事会讨论脱欧的那许多个夜晚,而不是把关注焦点放在诸如气候、难民或内部市场深化等重要问题上,就感到心累。

新当选的英国议员们正在欢度圣诞和新年假期,当地时间1月7日才能回到下议院继续就脱欧法案进行辩论。保守党在2019年12月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后,该法案已顺利通过下议院二读,为英国1月31日离开欧盟铺平了道路。

不单如此,约翰逊还在该脱欧法案中明晃晃地插入了一项条款——明确政府若同意将脱欧过渡期延长一至两年(即直到2021年12月或2022年12月)将是非法行为。

约翰逊走出的这步棋让金融市场大跌眼镜,一想到硬脱欧可能性增加就整个人都不好了,连此前大选利好上涨的财富也吐了出来。很多观察家也是七嘴八舌想不通——这首相干嘛要费尽心思用法律禁止自己干一件自己原本就不想干的事儿呢?

其实原因可能很简单,约翰逊就是要亮明底牌,提升贸易谈判的急迫性。

按照此前达成的协议,英国于1月31日离开欧盟后,将继续保留在欧盟的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中直到2020年底,而且可以选择再保留两年,但是在此期间没有权力参与欧盟事务决策,并要继续向欧盟预算做出贡献。

英国虽然2016年6月就公投决定脱欧,但每年缴给欧盟的份子钱一分也不能少。2018年,英国给欧盟预算贡献了约155亿英镑。按照2019年11月欧盟达成的2020年预算共识,欧盟计划总支出约1536亿欧元。

2020年预算是欧盟当前财政计划的最后一个年度预算,欧盟目前正在敲定2021年开始的7年长期预算财务框架细节,计划总支出1.135万亿欧元,英国脱欧留下的大窟窿如何填补至关重要。

欧盟已为打一场硬仗做好准备划定谈判红线

英国要不要延长脱欧过渡期,必须在2020年7月1日前作出决定,届时双方需要就延长过渡期达成协议。

很多贸易专家都认为延期是必要的,因为英国根本不可能在2020年底之前与欧盟谈判完成如此复杂的新贸易协议。历史证明,从没有如此快速的双边贸易协议谈判,美国的对外贸易协议平均需要12年谈判,欧盟的对外贸易协议需要7年。

除了贸易谈判通常需要花费数年,还有一个问题,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协议需要经过法律修订并翻译成所有欧盟语言以被所有成员国批准,这一过程通常需要几个月时间,因为各成员国关注利益焦点不同而且都有机会发表各自意见,批准过程本身也可能变得情况复杂,带来无法预料的拖延。

但约翰逊依然声称英国与欧盟在这11个月里有足够的时间来谈判一项全面协议,涵盖目前欧盟-英国从贸易到内部安全、运输和数据共享的方方面面。

与冯·德·莱恩的温和暗示相比,欧盟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表达对英国脱欧问题立场的言辞更加坦率,他在2019年结束之际,把约翰逊打出的“不延期”这张牌称为“特技表演”,预言约翰逊将“被迫放弃”对脱欧过渡期的承诺,最终反悔并同意延期。

霍根还针对约翰逊的另一段著名言论反驳说,英国将不得不接受“拥有蛋糕并吃掉蛋糕”的好事儿是不存在的现实。“蛋糕理论”是三年前全民公投时脱欧派用来说明,英国可以离开欧盟但能保留欧盟成员资格带来的大部分好处。

欧盟似乎已经为打一场硬仗做好了准备。伦敦金融城进入欧洲市场的机会以及对英国商业至关重要的数据流设置障碍都将成为欧盟在谈判桌上的重要杠杆。

欧盟新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负责人已表示,英国在与布鲁塞尔进行数据交易谈判的国家中“排在第13位”的队列末尾位置,如果允许英国插队先谈,“对于那些已经为这一过程做好准备的人会有些不公平”。

一份泄露的欧盟文件显示,代表各成员国的欧盟外交官将在1月10日研究英国脱欧后维持数据自由流动以及允许英国金融服务部门通过就“充分性”的决定继续在欧盟内部运作所涉及的问题;随后内部讨论将扩展到货物、服务贸易、知识产权和公共采购的安排。1月14日,欧盟外交官将讨论在渔业方面的立场,并寻求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这意味着英国需要签署同意欧盟的财政、环境和社会标准。

有约翰逊的身边人透露说,首相希望保持制定规则的能力,因此很有可能拒绝签署同意欧盟要求的“公平竞争环境”相关法规。

在这个问题上,欧盟首席谈判代表、法国人巴尼耶(Michel Barnier)肯定最了解英国人的心思。他在媒体上做出的新年许愿就是针对英国脱欧谈判的三大目标:一是保持欧盟与英国在全球层面紧密合作的能力;二是构建强大的安全合作伙伴关系;三是谈判新的经济协定——巴尼耶给这一条加了句注释——“这很有可能将延长到未来多年”。

他强调欧盟与英国有着共同利益和价值观,在共同安全问题上也不存在权衡之难,双方应该做到无条件承诺;但是欧盟还有一个核心关切——如果在社会和环境标准方面,而不是技能、创新和质量方面竞争,只能导致“逐底竞赛”,让工人、消费者乃至地球一损俱损,因此,一切自由贸易协定,都必须提供标准、国家援助和税收事务等方面的公平竞技场。

这是欧盟划出的红线。

1月31日之后,英国和欧盟将各自确定脱欧第二阶段谈判立场,有关双方未来关系的谈判将在3月正式展开。达成的协议还需要其余27个欧盟成员国一致同意,别忘了,每个国家都有各自特定的贸易利益希望捍卫。

引擎减速欧元区经济回暖挑战重重

2019年底,欧盟委员会将2019年和2020年欧盟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至1.1%和1.2%,欧洲央行也下调2020年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至1.1%,在2019年底发布的经济报告中,欧洲央行认为,全球贸易依然低迷、各种不确定因素持续,导致欧元区经济疲弱状况将延续至2019年四季度及2020年初,不过,2021年和2022年欧元区经济增速有望加快至1.4%。欧洲央行认为,欧元区经济回暖机会“并不渺茫”,下行风险有所降低。

不过,德意志银行经济研究部门认为,欧洲央行的描述有点过于乐观,欧元区经济仍无法打破疲软现状,这种状况可能会延续到2022年

评级机构惠誉也警告,欧元区正陷入低增长、高债务的恶性循环,可能触发一系列政府债券评级下调。惠誉报告指出,欧元区国家可能重蹈日本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通缩覆辙,其中,希腊、意大利和葡萄牙风险最大。此外,欧元区国家人口老龄化加剧,金融机构抵御国际金融危机和债务危机能力不足,同样引人担忧。一旦发生全面通缩,欧元区国家的财政状况会显著恶化。

特别是欧洲经济引擎德国在2019年末步入衰退边缘,虽然勉强避免了连续两个季度经济萎缩,但数据显示工业部门陷入困境。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德国2019年10月份工业产出同比下降5.3%。这被认为是德国庞大的工业部门遭遇十年来最严重衰退。

欧洲央行新任行长拉加德计划1月开始全面战略评估,在2020年底前完成评估。她认为欧洲央行应该在欧元区财政和结构性政策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在2003年的上次战略评估中,欧洲央行将通胀目标由0调整为“接近但低于2%”,以防止通缩风险。经济学家们预计,欧洲央行将在本次战略评估后放弃现有“接近但低于2%”通胀目标中“接近但低于”的设定,选择更简单的通胀目标,即2%。

欧洲央行预计2020年欧元区通胀率为1.6%,这比2019年增加不少,但仍远远低于2%的通胀目标。

欧央行政策利率为负值的宽松货币政策未来走向同样值得关注。欧央行监管委员会委员、荷兰央行行长诺特(Klaas Knot)最近就公开批评称,欧元区利率可能在未来多年内处于历史低位,但欧洲央行推行超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诺特称,当前低利率会导致投资者过度冒险,而年轻一代可能会因此被迫继续增加储蓄,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下行压力。他呼吁欧洲央行必须在某个时候重新评估其货币政策。

默克尔在她作为德国总理的第15次对全国新年致辞中表示,“(21世纪)二十年代可以成为好的年代……如果我们对新事物采取开放和坚定的态度,就可能让事情变得更好。”2021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默克尔将不再竞选连任。

默克尔提到了三大挑战:气候变化、数字化时代以及难民问题根源,她强调德国比过去任何时候都需要有更新思维的勇气、拿出摈弃老路的力量和更快行动的决心。

2020年下半年,德国将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默克尔强调,在围绕“价值和利益”的地缘政治角逐中,欧盟的角色至关重要。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