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11家上市券商拟定增超千亿 密集“补血”投向何处?谁买单?

2020年10月01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很多券商再融资的规模都非常大,吸血效应比较明显。但挤出效应是比较弱的,因为券商是服务直接融资市场的重要载体,融资的很多钱最后都是服务于实体经济。

连日来,上市券商密集发布定增方案,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

9月29日,天风证券(601162.SH)公告信息显示,董事会审议通过《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公司拟以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方式向不超过35名投资者募集资金合计不超过128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发展投资与交易业务、扩大信用业务规模、增加子公司投入、偿还债务和补充营运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天风证券刚刚完成了一次配股,募集资金53.5亿元(含发行费用),创2016年来A股上市公司通过配股募资新高。本次定增预案,距离上次配资再融资完成,刚好半年时间。

这并非个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今年以来,已有11家A股券商发布募资方案,其中6家上市券商的定增已经完成,合计募集资金612.05亿元,另有5家上市券商定增尚在推行中,预计募资总额约468.56亿元。11家上市券商合计(拟)募资额约1080.61亿元。

“整体政策对券商再融资是鼓励的,大券商策略对券商的业务定位和资本运作策略都有较好的引导作用。同时,大券商策略对各大券商也是风险,有可能在政策面推动行业间并购整合的发生,加速优胜劣汰,也间接迫使券商加大融资,加快发展。”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天风证券抛百亿定增方案

具体来看,天风证券定增方案中,不超过128亿元的募集资金将被投向于5个项目,其中拟投资的金额最高项目是信用业务,拟投入不超过49亿元。

作为资本消耗性业务,信用业务需占用大量的流动性,同时也是在目前行业佣金率普遍下调的大背景下,各大券商竞相抢占的市场。

在天风证券看来,通过本次发行募集资金对信用业务的投入,公司可以扩大以融资融券业务为代表的信用业务规模,更好地满足各项风控指标要求,不仅可以保障信用业务的自身增长,还可以有效提升公司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全体提升综合竞争力。

在公开方案中,天风证券并没有具体披露定增发行对象,但在其预案中定增对象包含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这或意味着,除了补充资本金外,此次定增或也将进一步推动公司混改,引入国际战略投资者。

对此,天风证券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希望通过此次非公开发行,与内资、外资,大型国有和民营企业等各类投资者,特别是国际知名机构建立紧密的战略合作关系,通过进一步优化股东结构提升公司发展天际线。”

这只是A股市场上市券商密集补血潮的一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在宽松的利率环境与资本市场再融资松绑等多重利好之下,多家券商都通过发行债券、定增、配股等方式补充资金,积极扩表。

债券融资方面,Wind数据显示,年初至今,截至2020年9月30日,券商累计通过发行信用债融资1.65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73.72%,发行债券类型包括ABS、短融、可转债、公司债等。

而在直接融资方面,上市券商的热情也空前高涨。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已经有海通证券、国信证券等6家上市券商完成定增,累计募集资金高达612亿元。其中融资金额最高的为海通证券。

今年8月,海通证券200亿定增落定,其以12.80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15.625亿股,扣除发行费用后,募集资金净额为198.49亿元,全部用于增加公司资本金。

具体来看,半数资金(不超过100亿元,占50%)用于扩大FICC(固定收益、外汇及大宗商品)投资规模,优化资产负债结构;不超过60亿资金(占30%)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进一步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投行业务和信息系统建设投入分别占10%和7.5%。

与此同时,中信建投、浙商证券以及天风证券等5家券商也披露了定增方案,其中募资金额最高的是中信建投,拟募资不超过130亿元,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发展资本中介业务不超过55亿元,发展投资交易业务不超过45亿元,信息系统建设不超过10亿元,增资子公司不超过15亿元,其他运营资金安排不超过5亿元。

此外,配股也是诸多上市券商乐意采用的融资方式,今年已有5家券商完成配股,募资合计318亿元,包括招商证券127.04亿元、山西证券38.05亿元、东吴证券59.88亿元、天风证券53.49亿元和国海证券39.94亿元。此外,红塔证券配股拟募资不超过80亿元,华安证券配股拟募资40亿元的方案则正在推进当中。

或“挤占”实体经济融资资源?

对于今年上市券商密集开展股权融资的原因,何南野指出,主要有三方面,“一是资本市场稳健向好,券商股价和估值经常性异动,为券商再融资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二是为了有效应对注册制下的业务发展需求,尤其是科创板跟投需要。三是应对行业竞争和防范风险的需要。注册制之下,头部效应越发明显,夯实资本实力成为应对竞争重要一环。”

在何南野看来,经历过2018年的股票质押风险,很多券商都意识到补充资本金,提升风险应对能力的需要。因此,都纷纷在市场行情好的时候,加大融资步伐。

事实上,从前述募集资金投向上看,也不难发现上市券商对补充资本金、缓解流动性压力,扩大业务规模布局的迫切需求,补充流动资金,向子公司增资,扩大信用、自营、投行等各项业务等是大部分券商的主要需求。

具体来看,天风证券、海通证券、浙商证券、国信证券、西部证券、中原证券等六家券商的定增资金主要流向10个项目类型。其中,发展投资与交易业务、投资中介业务、补充运营资金均有5家券商参与,共流入资金分别为184亿、174亿、15.5亿;方案包含偿还债务、增加子公司投入、信息系统建设投入的券商均为4家,投入资金分别为80亿、58亿、23亿。

此外,也有部分券商融资是出于引进投资者,增强战略协同性等方面的要求。如海通证券的两百亿定增中,便引入了国际知名投行机构UBS AG和JPMorgan Chase Bank。

中原证券36.45亿元定增对象中,既有同行业头部券商,亦有大型私募机构等。其中,高毅资产出资5.5亿元认购1.17亿股、占募资总额的15.1%,为本次定增第一大投资者。中信证券、国泰君安、中金公司和中信建投以及国信证券等五家头部券商合计出资金额11.95亿元,占此次定增募资总额的32.8%。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各大券商密集、快节奏融资,有市场人士质疑,这一变化趋势或挤占实体企业融资资源。不过在行业人士看来,券商融资对于实体产业影响有限,反而可以借此机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何南野也指出:“直接感官上看,是资源的挤占,尤其是很多券商再融资的规模都非常大,吸血效应都比较明显。但从实际上看,这种挤出效应是比较弱的,因为券商是服务直接融资市场的重要载体,融资的很多钱最后都是服务于实体经济。”

“比方通过科创板跟投、通过股票质押的业务又流入到实体企业里面去,所以综合来看,券商融资对实体经济还是有较好的促进作用的,通过集合资金并发挥专业中介的作用,可以更好地促进市场资源的优化配置,让好企业能获得更多的市场资金,从而加速发展步伐。”何南野进一步补充道。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