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国庆档后电影公司股价下滑:不确定性依旧 年末片荒难解

2020年10月10日  07: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贺泓源 

让业内安心的是,近亿人次观影,意味着观众对疫情后观影恐惧已降至最低,可资本市场依旧对电影业充满着怀疑。电影巨头们,必须在不确定性中前行。

国庆假期结束,电影市场的挑战,才刚开始。

据国家电影专资办初步统计,2020年国庆档期(10月1日至8日),全国电影票房共产出39.52亿元,吸引近1亿人次观影。

其中,影片《我和我的家乡》累计票房18.7亿元;《姜子牙》累计票房13.84亿元;《夺冠》档期内产出票房3.6亿元;《急先锋》档期内产出票房1.64亿元;《一点就到家》累计票房1亿元。

这一成绩同比仍有差距,去年7天假期,国庆档票房达到44.66亿元,观影人次亦在下滑。疫情后75%上座率或是影响因素,但影响程度有限。记者在北京多家排名前列影院观影时注意到,上座率限制下,影院多是把前排非黄金座位封闭,前排座位一向也并不好售。灯塔数据显示,去年国庆档上座率为36%,今年上座率为26.93%。

当然,除开去年,今年国庆档在同档期影史下算是非常好成绩,且与历史第三名拉开相当大差距(2017年档期票房26.56亿元)。

让业内安心的是,近亿人次观影,意味着观众对疫情后观影恐惧已降至最低。此前,多位影投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担心的是,观众不敢来影院,这将影响片方上映节奏。

产业人士松了口气,可资本市场依旧对电影业充满着怀疑。截至10月9日收盘,《我和我的家乡》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报收7.99元,下跌4.31%;《姜子牙》主出品方光线传媒,报收14.40元,下跌13.57%;《夺冠》出品方欢喜传媒,报收1.37港元,下跌0.72%;《急先锋》出品方中国电影,报收14.11元,微涨0.14%,疫情前该公司主要营收来源是发行业务;《一点就到家》主出品方阿里影业,报收1.15港元,下跌3.36%。

尽管观众对疫情后观影的恐惧已降至最低,但资本市场依旧对电影业充满怀疑。图视觉中国

各家基础股价各有原因,但最重要档期后集体飘绿,则有着共同因素。

电影巨头们,必须在不确定性中前行。

寻找确定性

市场沽空电影公司,很大程度上,在于其不确定性。

今年国庆档上演着惊人“逆袭”,前期势不可挡的动画片《姜子牙》,遭遇口碑下滑,在上映第三日被聚焦扶贫的主旋律影片《我和我的家乡》超越,并最终拉开近5亿元距离。

《姜子牙》因光线传媒此前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而备受期待,《我和我的家乡》是由张艺谋任总监制,宁浩、徐峥、陈思诚、闫非和彭大魔、邓超和俞白眉分别执导五个故事的喜剧片。很大程度上,《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大爆,将光线抬上股价高位,与一众电影公司拉开距离。

但万众瞩目的《姜子牙》,最终表现不如预期,很大原因在于该片故事讲得并不成功。《姜子牙》画面精美、恢弘,制作团队诚意十足,从技术上,堪称国内第一梯队,甚至超过《哪吒之魔童降世》。但《姜子牙》问题在于,想表达的东西过多,导致剧情过于紧凑,转折显得生硬。

《我和我的家乡》正好相反。与《姜子牙》超千人豪华团队历时多年打造不同,《我和我的家乡》是几个大导演的拼盘故事集,快节奏、流畅,恰到好处戳人心。该片很难说是各位导演代表作,但完成度非常高,且贴合时宜。

差距更大的是回报率。相对“短平快”的《我和我的家乡》,甚至还拿下大量补助。北京文化财报显示,该片得到国家电影局电影精品专项资金1300万元、北京市文化发展中心宣传文化引导基金1000万元扶持。

10月9日晚,北京文化发布公告称,截至10月8日,其来源于《我和我的家乡》的收益约为8000万元-1亿元,当时,该片累计票房收入约为18.71亿元。

鉴于动画高投入,《姜子牙》导演程腾对外坦承,对票房没有特别期待,“希望投资方别赔钱”。这种情况下,无疑将影响光线业绩。事实上,光线已将动漫视作拳头产品,且已投资了20余家动漫产业链上下游公司,《姜子牙》的失利,会令外界怀疑光线的长远价值。

光线大力布局动漫有着多种原因,这家公司由电视起家,在电影圈并不如华谊兄弟、中影等具有历史优势,且动画产业本身是个长链市场,如IP打造成功,更相对可控。以迪士尼为例,2018财年,其媒体网络和影视娱乐的收入占比58%,主题乐园、版权与出版及游戏和零售及其他占比42%,其中主题乐园、版权与出版及游戏、零售及其他在2018财年收入分别为203亿美元、31亿美元和16亿美元。从日本动画产业市场来看,据日本动画协会每年统计的动画市场用户支付金额推算,2017年动画商品化市场规模为5232亿日元,占日本动画产业规模的24%。

《姜子牙》的失利,并不是动画本身问题。对光线来说,动画已有历史优势,但需要去解决,如何说服资本,更重要的是令项目商业回报相对可控,毕竟,动画投资太大。

半年报显示,当期,光线营收2.59亿元,同比-77.86%;净利润2057.20万元,同比-80.46%;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13.56亿元,去年同期为10.43亿元。

虽然《我和我的家乡》大爆,但其背后出品方北京文化基本面完全不如光线。财报显示,这家卷入各种风波的公司,在上半年营收仅为564.85万元,同比-91.37%;净亏损6429.83万元,同比-39.87%;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4440.36万元,去年同期为2.18亿元。

“无片可排”

对资本来说,头部影片《姜子牙》与《我和我的家乡》,背后出品方或者影片本身,都有着种种问题,看好,也确实很难。

实际上,所谓《我和我的家乡》突出的讲好故事能力,这本来算是影片基本功,背后是制片方选择问题。这种确定性,对资本市场来说,了解、理解相当难。

另一头,高光时段国庆档刚过,业内已经在开始担心未来“无片可排”。

近期,英国最大、全球第二大连锁影院运营商“电影世界”(Cineworld)宣布,从10月8日,暂停运营在英国和美国的影院。巨头停业背后是,海外疫情依旧。此前,《黑寡妇》《尼罗河上的惨案》等大片就已表示继续延期上映,好莱坞未来2个月再度面临无片可上局面,大片也无缘中国市场。

没有好莱坞大片,国内新上映大片也相对罕见。除由管虎、郭帆、路阳联合执导的抗美援朝题材电影《金刚川》确定10月25日上映外,一直到12月,再无特别具有市场号召力大片。

大片们看上了春节档。10月9日,《唐人街探案3》宣布定档明年春节,此外,多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部商业大片正在争取落地该档期。

这更加剧了近期将至的片荒。“无片可排,天天复制粘贴。”有院线经理如此打趣,带着苦涩。

片荒背后,是电影公司本身在趋稳,实质是其严酷生存环境下,选择收缩。对影院则是生死打击。

“只能熬着,别无选择。”多位在京影投人士表示,他们一直在用积蓄补贴当下。

据拓普数据此前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9月9日,全国仍有1807家去年有票房产出的影院还未复工,未复工影院数量占比为15.79%,在未复工影院中,年票房200万以下影院占比超六成。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