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记者观察丨投资人眼中的极飞:“农业+AI” 未来农业科技的想象空间巨大

2020年11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翟少辉 

康霈认为,极飞过去的探索为公司积累下了无人化的DNA和对服务的重视,“极飞是一家厚积薄发的公司”。

翟少辉

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康霈是极飞科技的A轮投资人。

谈起认识彭斌和投资极飞的过程,康霈开玩笑说:“创业7年竟然没有融到钱,这公司有点慢吧?”

康霈是国内较早关注硬件领域的投资人之一。2014年初,圈内朋友向他推荐了一位广州的“极客”。春节刚过,康霈打出了“cold call”,双方由此建立了联系。当年的4月1日,极飞成立七周年这天,彭斌给康霈发邮件确认了合作。

康霈认为,极飞过去的探索为公司积累下了无人化的DNA和对服务的重视,“极飞是一家厚积薄发的公司”。

在首次融资约半年后,极飞选择了“all in”农业赛道。记者问康霈当时他是否有所担心?康霈的回答是:“完全不担心。”

共识在于,许多人认为极飞应去“打市场”“比一把”,或是认为无人机可以是智能手机的一个“配件”的时候,双方都认为无人机应是一个行业。这个行业,尤其是在细分领域,还有巨大的机遇。

康霈强调称,他更看重的是团队能够坚持、落地、实干,并把握住机会。“如果先考虑各种风险,就别创业了。创业就是一个探索的过程。”他说,“我们非常看好(无人机)企业级应用的理念,当然最终走到了农业。”康霈也特别提到,极飞已经有了中国农业体系中最基础的工程——农业数据。“今天谁拥有这样的数据,谁就能在将来的农业革命中产生更大的价值,这点绝对不可忽略。”

百度资本和软银愿景基金二期是极飞11月16日宣布的最新一轮融资的领投方。

百度资本董事总经理胡天航坚持认为,“极飞的路还很长”。百度集团在机器学习和无人驾驶等领域有着大量的投入,在行业中扮演了关键角色,百度资本也因此颇为关注深耕人工智能和自动化的项目。

与彭斌首次见面的交流中,最让胡天航印象深刻的是电脑屏幕上通过极飞遥感飞机的扫描形成的精准农田地图。“就像自动驾驶在城市落地,也要需要精准的定位。没有一套基础数据设施是不可能做到的。我认为极飞未来的增长,会基于这套基础数据设施。”

胡天航强调,这能够带来即使是极飞团队现在可能也还没有意识到的机遇。未来在商业模式和细分领域,农业科技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软银愿景基金合伙人许娟则强调了农业领域的机遇:中国是一个拥有全球20%人口的农业大国,耕地面积却只占全球的8%,城市化进展和农村人口的老龄化让农业亟需科技带来的变革。她指出,极飞持续开发和推出的一系列农业科技产品,形成了智慧农业的生态闭环。

创新工厂是极飞最新一轮融资的跟投方之一。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指出,深度学习等算法切入各行各业产生“+AI”的作用,和无人自动AI开始出现在人们身边,这两大人工智能趋势今天正在合二为一,极飞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李开复称极飞团队是其一直在寻找的“怀抱技术实力,也愿意撸起袖子潜心向产业学习,深度去解决行业痛点的创业者”。

李开复认为,过去由于缺乏基础设施、可用数据以及合适的传感器,AI很难在农业领域迅速落地。而如今,随着各种技术普及至乡镇,云计算和大数据基础也已慢慢成熟,“AI+农业”正在成为可能。他同样强调,极飞的产品矩阵正在进一步打造智慧农业生态,其产品和服务在农业转型的强需求场景中有巨大的应用潜力和创新机会。

“独特的是,极飞团队能够放下科技光环,从零去透彻理解原来一点也不懂而且也不是特别‘炫酷’的传统农业。”李开复说,“整个生态系统和今天的产品都来自团队的心血和与农业近距离接触多年后对行业的了解。这就是所谓的‘农业+AI’。”

记者也与没有参与过极飞融资的投资人进行了交流。

基石资本天使基金合伙人黄依群在点评极飞与大疆的长期竞争时指出,极飞虽然目前企业规模相对较小,但贵在灵活,能够全力以赴;而体量相对较大且有其他支柱业务的公司,则要考虑投入的权重,无法像小公司一样“及时转向”。极飞发展历程中能够两次及时转向就是“船小好掉头”。此外,极飞也有先发优势。“其实所有的人进入一些行业都要踩坑,踩过路就会更宽。如果在激烈竞争时踩到坑就会更难。”她说。

聊到极飞科技“all in”农业的选择时,她说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转型”。从类型上看,是从过去的偏“to C”转向偏“to B”,需要完全不同的销售模式;从行业上看,是从航模、无人机切入更为广阔的农业,需要对新的行业领域有足够深的认知。“这需要团队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或者是有资深行业专家加入。”黄依群说,“我相信他们在这两个领域都做了很多努力。”

事实也确实如此。2015年,已陆续开始有农业背景人才加入极飞,团队对水稻、棉花、小麦等作物的理解已颇为到位,并针对性建立了数据模型。虽然团队构成仍以自动化控制、机器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背景的人才为主,但极飞也开始有意招聘从农村走出的人才。相较于城市长大的年轻人,他们不仅对农作物更熟悉和了解,也更有热情参与到一个可以改变故乡的事业中。

在大多数人印象中,“农业”和“前沿科技”似乎有些距离。这一定程度上导致,农业科技公司对高端人才的吸引力可能和“炫酷”的科技企业比会弱一些。不过,中国农村每年走出数百万的大学生。用彭斌的话说,他们在农村长大,他们想改变自己家乡的“未来”。他认为,这也可能会在未来成为极飞在和其他公司的人才竞争中的“壁垒”之一。

文字记者|翟少辉

文字编辑|李艳霞

出镜记者|陈炯如

摄像记者|卢如万

视频编导|陈映梅 

配        音|刘锦阳

监       制|方晓茸

统    筹丨 李锐 于晓娜 祝乃娟 张伍生

出品人|蔡万麟  任天阳

视频报道:

视频丨极飞科技:炫酷科技飞进农田,中国农业科技“瞪羚”能跑多远?

相关阅读:

极飞科技:炫酷科技飞进农田 中国农业科技“瞪羚”能跑多远?

专访极飞科技创始人兼CEO彭斌:农业无人化最可能先发生在中国

记者观察丨投资人眼中的极飞:“农业+AI” 未来农业科技的想象空间巨大

《高成长企业论——发现粤港澳大湾区“瞪羚”样本》大型融媒体系列专题报道 11月17日启播推出

进入专题:

聚焦丨发现粤港澳大湾区“瞪羚”样本

 返回21经济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